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90章
都是我的味道(H)

葬禮那天,雨依然下的很大,黑色的傘和衣服都十分的沉重。

人來的不多,甚至同班同學都沒有幾個,只有校領導和導師,還有毛秧的爸媽和那個弟弟。

跟照片上長得一摸一樣,果然是沒血沒情的家人,眼淚都不掉一滴,全程毫無感情的跟一旁的校領導交談,甚是還笑的出來。

墓碑上的人留著披肩長發,這是很早以前拍攝的學生照。

她慢慢的蹲下來,將傘打在了墓碑上,撫摸著那張照片,成了黑白色的定格在這上面,再也出不來了。

“對不起。”

她低下頭,閉上了眼睛,鼻尖通紅的忍下眼淚,雨水的墜落聲打在傘上敲出不規則的音符。

寒冷的墓地沒有彩色,你也喜歡黑色,對你來說會不會見值得慶幸的事情。

很久,雨砸落的兇猛。

墓碑上的水漸漸乾了,空蕩的碑前已經沒有了人,只剩下白色的菊花,和那把黑色的雨傘,遮擋住那張微笑的臉,空蕩蕩的墓地,沒有一絲的生機。

——

好像一切都恢復了正常,也好像一切都不正常了,每天都在上課和被他操,這樣的時間中循環,唯一改變的,是他操的花樣有些多了,不經常在公寓裡了,而是特意找那些刺激的地方。

他發現,這樣的她更容易到高潮,更容易被爽。

林蔭抓住了技巧,從不在他操的時候求饒,說淫蕩的話勾引他,摟住他的脖子,親吻著他的唇,這樣似乎給了他極大地滿足感,輕而易舉的就能得到他的寬容。

嗤,只會操的發情動物,她漸漸可以控制他的脾氣了,不再小心翼翼了,學著去使喚他,做飯?拿書?餵飯?她甚至可以去控制他的性慾了,只要勾引他,讓他隨便操,沒有是他答應不下來的。

原始動物,連人都沒這麼性慾強。

她被操了半天,從上午操到了中午,精疲力盡的躺在了沙發上,下身被堵住,身上的襯衫被撕的破破爛爛,還不如不穿。

額頭上的碎發被黏在皮膚上,被滋潤過紅潤的小臉,嘴巴被親的通紅,談吐都能顯得如此柔情,轉頭看向了廚房,那個男人正在做飯。

她伸出無力的手拿了茶几上的手機,忽然發現快過年了,從暑假開始,原來已經被操了這麼長時間,她還挺有堅持活下去的毅力。

點開撥號鍵,手卻頓住了。

忘記了他們的號碼,太長時間了。

廚房的人走出來了,拿過了她手中的手機,看著界面,警惕的眼神投向她。

“你想打給誰?”

林蔭扯了扯嘴角,“我爸媽,不行嗎?快過年了,總得打一通電話。”

他眼神微變,彎下身來親吻著她脖子,呼吸都噴灑在上面,深情款款的聲音。

“你只有我了。”

她撇嘴。

所以,連她爸媽的醋他都吃嗎。

摟住了他的脖子,順帶摸到了他脖子後面不平穩的傷疤,為什麼沒能疼死他!

“我餓了。”她紅唇高高翹起弧度,看的男人呼吸都沉重。

“那吃飯,做好了。”他單手輕鬆的將她抱起,托住屁股,姿勢像是在抱一個孩子。

還沒坐下來,他便在她的耳側低聲道。

“寶貝,坐到我身上吃飯。”

他說的身上自然就是進去了,林蔭舔著他的耳朵,嬌滴滴的聲音道,“可是我好累,讓我休息一會兒,晚上再說。”

他拉住她的手腕,摸到了那塊腫大的地方,眼中飽含祈求,“漲得疼。”

“那就給你用手。”她把手腕抽了出來,撫摸上他的唇瓣,微微一笑,“還是說,待會用嘴比較好?”

“嘴。”果斷決定了注意,絲毫沒有拖泥帶水。

“那就等吃完飯了。”

“不行。”桃花眼微瞇,盯著她的紅唇痴迷,“先幫我口,這樣你吃飯的時候,就都是我的味道了。”

噁心的怪癖,真虧自己忍得住沒給他一巴掌。

“好啊。”

他欣喜若狂,將她抱去了餐廳,坐到了凳子上後,將她摁在了桌子下面,猴急的拉開褲子,撫摸著她嘴巴,聲音都變得氣促。

“寶貝,等不及了,快點。”

她的手握住那東西上下擼動著,眼神肆意的在給他拋媚眼,

“急什麼,滿足得了你。”

伸出舌頭,在他的龜頭上舔了一下,看到了他舒服的表情,可恥的下身有了反應。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