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82章
男主病情揭秘 1

面對她的問題,周玲只能告訴她。

“是我讓他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所以對你這樣,也是我的錯,但是我沒辦法,對不起。”

林蔭看著這個女人,眼中愧疚大概沒幾分,她是在恐懼,至於為什麼恐懼,恐怕也是因為她的兒子。

“如果不能救我,就別來說對不起,你還不起,要是這就是你要跟我說的話,那沒必要了。”

周玲垂下頭,萬分無力的蜷縮著手指,聽到樓下傳來的動靜,她忐忑的心猛的一跳,身體也猛然顫抖起來,警惕的回頭觀望。

確認沒有人後,又上前一步,緊緊挨著床沿,對她說道,“我知道你叫什麼,林蔭對吧。”

她別過頭不再去看她,“不管你是從哪裡知道我的,是不是調查我了,你現在報警的話,說不定可以救我。”

她聽到了身後緊張而急促的呼吸聲,好像,挺害怕報警的?

林蔭自嘲的笑了,轉頭,看她咬起了大拇指的指甲,“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啊,教的不錯,你們一個樣。”

“抱抱歉……”周玲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拉住了自己一側的短髮,“我不能報警,對不起,我真的不能報警,他不能坐牢,我我我……會牽扯上我的,對不起!”

聽完她斷斷續續說的話,林蔭笑出了聲,一般紅腫的臉上牽扯出疼痛,低吟的笑聲迴盪在房間中。

“天吶,聽聽,這是什麼話啊,你不是他的媽媽嗎?怎麼還怕牽扯上你了?你的兒子是撿來的嗎?不是你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嗎?”

“不,你別激動,我不能……”

“難道我他媽就是有罪的嗎!你怕牽扯上你,為什麼要扯上我啊!”她撕心裂肺的吼了出來,頓時間紅了眼眶,呼吸都在顫抖。

她看著面前這個面目猙獰的女人,眼睛逐漸濕潤了。

“我他媽也是人啊,你說對不起就算了,現在連報警都不給我報?你算什麼母親啊,你生他出來做什麼啊!禍害人間的嗎?”

“那麼恭喜你達到一半的目的了,現在禍害到我身上了,你開心嗎?你的兒子,棒不棒?”

她流著眼淚笑了起來,綁在床頭的手發力的緊握起來,無論她怎麼掙扎,那鍊子始終沒辦法從她手腕上脫離,這一切被這個女人看在眼中,她無動於衷,只是害怕,害怕會牽扯到她的身上!

周玲終究是往後退了一步,見她眼淚從眼眶中順流而下,天色暗了下來,房間中灰暗的光線快看不清對方的臉了。

“抱歉……我先走了,你保重。”她轉身,踩著高跟鞋迫不及待的離開。

房間中再次恢復了寧靜,林蔭看著那被合上的門,噗嗤的笑了起來,身子都在抖動,逐漸的哽咽起來。

“媽的!”她咒罵一聲,撇過頭看著窗外,落寞的黃昏一點一點的沉下去了,跟她剛才激烈的心一樣,逐漸消停。

陳琴費力的拿著手銬,好不容易把他綁在了桌子的桌腿上,藥效總算是開始揮發了,靠著桌子垂頭,安靜了下來,垂下來的劉海擋住了他的眼睛。

她撐著凳子起身,高跟鞋支撐不穩身體,索性坐到了凳子上,一隻手緊握住無力捶在一旁的手腕,'咔'的一聲過後,復位了。

她滿頭冷汗,睜開緊閉的雙眼,嘴唇都變得蒼白。

“真狠啊。”差點都能把她的骨頭給弄碎了。

樓上的人下來了,緊緊握住扶手,警惕的看著地上的男人。

“放心,已經吃過藥了,我多餵了他兩個,暫時不會有事。”

周玲鬆了口氣,慢慢的從樓梯上下來,走到了他的面前,隔著一米沒有在靠近。

“澤城,我在醫院的時候跟你說的很清楚了,我也查過那女孩了,都跟你說過了,我的歉也道過了,你……對她好點。”

何澤城的額角突突的跳起,抬起頭睜開眼睛,無神落寞,黑眸定凝著她的臉。

心中的怒氣不消,卻沒有任何念頭要掙扎著去殺她。

他的一隻手摸到了剛才翻落在身旁的兔子標本,無力的朝她砸過去,正好落在她的腳邊,完整的沒有碎掉。

“你可真賤,為什麼你這種人還不死,等著,別讓我找到機會,我絕對會殺了你。”他抬起頭有氣無力的靠著身後的桌子。

周玲低頭,“我知道。”

她撿起地上的標本,回憶逐漸被勾了起來,這是她親手弄死的東西,還會被留到現在。

看了很久,慢慢放回了地上,對陳琴點了點頭,“我現在走了,錢會準時打在你的卡上。”

陳琴扯了扯嘴角,“加十萬。”

她朝她揚了揚自己的手腕,“剛才可是差點斷了。”

“你放心,這麼多年了,一分錢都不會虧待你,謝了。”她沒再停留,快步往門口走去。

何澤城蔑視了陳琴一眼,“你可真是個好東西。”

陳琴聳肩,“孩子,我也是個醫生。”

他呵呵一笑。

神他媽的醫生。

“醫生會他娘的會帶著情趣手銬來綁我嗎!”

陳琴看著那粉紅色的手銬,淡然一笑,“畢竟這不是沒有別的辦法了嗎,情急之下就拿出來了,忍一下,暫時還不能放開你,我得去看看被你虐待的'寵物'。”

何澤城沉重的呼吸著,警告她,“別給她說什麼餿主意,不准答應她任何條件!”

“放心,我畢竟還需要錢呢。”

林蔭看著又來一個女人,真挺好奇的。

“你又是哪位?”反正不是好人,總不可能是什麼警察。

陳琴自覺的坐到她的身邊,“他的心理醫生,上次我來給你看病的時候,你昏過去了,不認識我也正常。”

“哦,既然都是醫生了,那能幫我報警嗎?醫生警察消防一家親啊。”她咧嘴。

不出所料的拒絕。

“很抱歉,我是收錢做事,不要把我想的那麼高大上,跟你一樣,也都是個有自私和本能的人類。”

不愧是心理醫生,比上一位說話要好聽點。

陳琴撫摸到她紅腫的側臉上,她側頭躲避,聽她嘆了一口氣。

“我知道他這麼做不對,但我能做的,也只有讓他情緒冷靜下來,或許你可以改變他,不如試試看?”

“我沒興趣改變他,我不是什麼菩薩,沒那個權利普度他。”

“可是你能拯救你自己啊,反正,你也逃不出去。”

林蔭心中咯噔一下,對視上她的眼睛。

她知道自己逃不出去,但是就被人輕易的這麼確定了,她的心臟還是緊揪了起來,好難受。

陳琴輕笑,“知道剛才上來的那個女人,以前都經歷過什麼嗎?不要覺得她多狼狽多懦弱,多膽小,她也是個精神病,殺過人的。”

見她瞪大了雙眼,愣神,在認真聽著她講。

陳琴撫摸著她的黑髮,溫柔的手法,好像是來自一個母親身上的安全感。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