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84章
寶貝,我愛死你了(H)

'咔'

手銬被解開,他握了握自己的手腕活動了一下,扶著桌子起身。

陳琴轉了轉手銬,重新塞回了自己的包中,打開的那一眼,他看到了裡面滿滿的情趣用品,嗤笑出聲。

“私生活挺好的。”

“過獎了,也就玩一玩,沒你這個小子手段狠。”

他扯開嘴角,抬腳往樓上走去,陳琴揚起唇,看著他上樓後,多留了兩盒藥放在桌子上。

聽到聲音,林蔭睜開了眼睛,對上他的視線,也沒有在躲避和慌亂。

他上了床,昏暗的夜色只有月光灑落進來,撫摸上了她鼓起的肚子,揉來揉去。

她不自覺的抖動,牽動著手腕上的鐵鍊,發出聲響。

何澤城吻上她的耳朵,伸出舌頭在她耳朵的內輪廓中不停的舔弄著,口水的聲音,讓她全身的汗毛都豎立了起來,引來柔軟的反應,雞皮疙瘩都瞬間冒出。

“你想要我操你嗎?”清清冷冷,多了幾分期待。

林蔭睜開眼睛,拉了拉手腕的鍊子,“幫我解開。”

“不行,那你跑了怎麼辦。”

這次她驚了,他的聲音帶了些撒嬌的語氣,讓她還有些愣神。

轉頭,他痴迷的眼中都是自己,沒有要移開的意思,眼中的光在逐漸的泛開。

她伸出另一隻手,轉身摟住了他的脖子,月色濃郁的房間中,兩個人的視線深凝對望。

“不會離開你,幫我解開,才能讓你操我。”

何澤城欣喜的笑了出來,露出虎牙,像個充滿陽光的孩子,迫不及待的解開她的鍊子。

“讓我操,讓我操寶貝,你想用什麼姿勢都可以,你想讓我怎麼操你,嗯?”他緊緊摟住她,貼著柔軟的身軀,撫摸著她嬌嫩光滑的皮膚,愛不釋手。

她被抱得窒息,同樣摟住他的脖子,“你想怎麼操我?”

他興奮的親吻著她的脖子,舔弄著耳垂,聲音都壓抑不住的魔鬼般開心,“把你綁起來操,吊起來操,想操死你,怎麼操都操不夠。”

這些話在她聽來非常的陰沉,被抱得發緊,仰起頭咧開嘴笑了。

“好啊,隨便你操,你想怎麼操都行。”

他激動的咬著她的肩膀,兩顆虎牙深深的陷進去,像個吸血鬼的獠牙,刺入皮膚,她不吭一聲。

“寶貝,我愛死你了!”

他又把自己帶去了那個恐怖的房間,滿是刑拘,還清楚的記得自己被在這裡折磨到快死去的時候。

雙手被高高的懸吊在空中,連接著上面的吊頂,及時踮起腳尖,都沒辦法挨到地上,十分痛苦。

他打量著美麗的胴體,在空中搖搖晃晃的轉動著,真美的美景,想畫出來,可他寧願天天看,都不願意對著一幅畫去擼。

抱上柔嫩的嬌軀,親吻著她的奶頭,含在口中拉扯,舌尖來回的舔舐著乳暈,在將乳頭含在嘴裡重重的吸起來。

摁倒了她鼓起的肚子上,林蔭抓緊繩子發出淫意的叫聲,他聽得非常興奮。

“寶貝,你會離開我嗎?”他大手捏著她的屁股,發狠的捏又鬆開,在上面重重落下一掌。

“嗯……不會啊,不會離開你。”

“那我要操你了,你不准說疼,你得讓我爽。”

“啊別,別咬了,我讓你操,我讓你爽!”

他脫下褲子,直接拔下堵住騷穴的東西,裡面的精液一瞬間排了出來,還沒來得及舒服,重新被他的雞巴給堵住了。

“啊!”揚頭刺激的尖叫,無論那東西捅多少次,每一次能給她痛中帶爽,塞進最敏感的地方,緊緊蜷縮起腳趾,感覺要被穿透了。

“寶貝,你好緊啊,無論操多少次都這麼緊,我剛進去你就想夾死我嗎!”

“不,不想哈,好爽,操到底了嗯啊!”

她的叫聲好像就是興奮劑,讓他抽插的慾罷不能,雞巴每一次抽插出來帶淫水都滴落在地上,發狠的往裡面頂,去找她最薄嫩的地方,想要穿透她。

摁下她肚子上凸起的痕跡,她弓著腰尖叫。

“啊啊!好難受啊!”

“別裝了寶貝,我知道你爽得很,你快高潮了吧,怎麼這麼經不起操呢,我才進去了幾分鐘啊,真是個淫娃,離不開我了。”

他喘著興奮的語氣,把她的兩條腿緊緊夾在他的腰上,頂進去,發狠的咬上她肩膀上的傷口。

“不……啊!”好疼!

雙重刺激,她的下身像是失禁了一樣,流出大股的淫水,淋在他的龜頭上,被堵在肚子裡。

何澤城抬頭,看她情慾的雙眼,咧嘴殘忍的笑了,“舒服嗎寶貝?”

“舒服……舒服。”她迷離的看著光線昏暗照射的吊頂,腳趾都在顫,身下的腫脹遠遠還沒有結束。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