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86章
番外(3) 小澤城的兔子

“你為什麼不聽話!為什麼不聽話啊!”

刺耳的尖叫,女人揮舞著手中的鋼棍往他身上重重的砸落,表情猙獰的髮指,臉上刀痕的傷疤,像個十八層地獄之下的惡鬼。

六歲的男孩面對她的毆打毫無感覺,面無表情的站在那裡,甚至不曉得她在做什麼,只是棍子的重力讓他傾斜了一下肩膀,手中緊緊的抱著臟兮兮的兔子。

他的眼睛很大,泛著水潤的光澤,還帶著嬰兒肥的臉上肉嘟嘟的,泛著微微的紅血絲,小小的模樣,眼中很疑惑。

“媽媽,我很聽話。”他嘻嘻的笑了,遞上兔子給她,“看啊,這是我從幼兒園撿到的兔子,你看它眼睛是紅色的,為什麼是紅色的你知道嗎?很漂亮啊,為什麼我的眼睛不是紅色的?”

猙獰的女人咬牙啟齒,面對他的不哭不叫,甚至沒有流一滴眼淚感到了威脅,越來越生氣,手中的鐵棍敲在他的手臂上。

“你為什麼不哭!你就這麼逞強嗎,你不哭他怎麼回來啊!哭啊,你給我哭啊!”

他不解的嘟著嘴巴,“我為什麼要哭啊,老師說遇到事情不要哭,要堅強。”

拿著鐵棍的手都在發抖,她用力的拉下他的衣服,看到稚嫩的皮膚上都是紅腫,青紫的痕跡,他卻一滴淚都不落!

“魔鬼,你才是那個魔鬼!你不哭是不是,我再問你最後一遍,你哭不哭!”她抓緊棍子怒吼,口水在空氣中亂噴,黑色的頭髮在兩側垂落下來,像個瘋子。

孩子猶豫了很久,然後搖頭,“老師說不可以……啊!媽媽!”

她發瘋的奪走他手中的兔子,狠狠地摔在地上!

“媽媽不要!不要,求求你了不要!”他拉住她的手,驚慌的跑去地上的兔子旁跪在了它的面前,剛才還眨著水靈眼睛的兔子,現在摔在地上奄奄一息,甚至開始抽搐。

“兔子,兔子!我的兔子!”他慌亂的把地上的兔子捧在手心中,小心翼翼的撫摸上它的耳朵,“你沒事吧小兔子,媽媽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生氣,你為什麼在發抖啊。”

身後的女人臉色變得陰毒起來,伸出腳踹在他的背上,把他踢開,掐住那隻兔子的脖子。

“媽媽媽媽!”他焦急的爬過去抱住她的腳,汪汪的眼睛祈求著,“你把兔子還給我好不好啊!把兔子還給我,不要那樣對它!它不喜歡……”

“滾!”她煩躁的踢開他,再次把兔子扔到地上。

這一次,它絲毫不再動彈一下。

他被踹在了電視機櫃前,愣神的看著那隻一動不動的兔子,下一秒反應過來,焦急的爬過去。

流血了……它流血了!

“媽媽!兔子流血了,我該怎麼辦啊媽媽!”他慌亂的抱著它,“老師說流血就會死掉,它會死嗎?是不是就沒有辦法跟我一起玩了,媽媽你救救它好不好!”

他抱著兔子踉踉蹌蹌的跑過來,揪住了她的衣服,抬頭看著他最親密的家人,“你救救它,媽媽……媽媽!”

那隻兔子在他的懷中血流的越來越多,染紅了他的衣服。

女人再次抬腳踹上去,“它早他媽死了!你給我哭啊!”

“啊!”

措不及忙的倒地,看到懷中鮮紅的鮮血,顫抖的撫摸著還有溫熱的肚子,“死了……死了。”

戳著它,一動不動,拉起他的耳朵,再次耷拉下來,身子僵硬,那雙紅色的眼睛瞪大的看向前方,就連戳它的眼睛都不動了。

他愣神的看著懷中死掉的東西,再沒有了剛才歡快的表情。

女人揚起棍子往他身上揮,大門忽然被打開了,傳來一聲怒吼。

“你在做什麼!”

女人幾乎是欣喜,用棍子抵住孩子的肩膀,“我告訴你,你以後要是敢走,你走一次,我打他十次!你敢走試試看,信不信我把他給打死!”

“你他媽瘋了!”

“對!我就是瘋了,你有本事出軌女人,我也有本事打死我生出來的孩子!”

“我看你就是個神經病!”

“我就是神經病怎麼了……”

耳邊嘈雜的吼聲,吵架聲,摔東西聲,從那刻開始,對他來說都成了最常見的事物。

那隻兔子被扔掉了,因為身體開始腐爛了,滿滿都是密密麻麻的蟲子,屍體也被蟲子吃掉了。

他一直在想,流血為什麼就會死掉,死掉的東西不能複活了嗎?

流血為什麼會叫呢,一個刀子劃破手指,他們都說會死掉,他們說很疼,老師問他不疼嗎?

疼是什麼,是摔跤嗎?倒下去的那一瞬間叫做疼嗎?

那是什麼東西,好像沒有人告訴過他。

掃把星,噁心,賤東西……他不是有名字嗎?為什麼他媽媽都這麼叫他,一點也不好聽。

不知道什麼時候起,他不開始叫媽媽了,她變得有點可怕了,待在爸爸的身邊才是最安全的,每天醒來都要去找爸爸,雖然他常常對著自己發了瘋的說教,可他一點也不在乎,因為他覺得爸爸好溫柔。

他可以肆無忌憚的小笑,露出牙齒,爸爸說這樣子最好看。

問所有問題,爸爸都會跟他說,可他還在糾結著流血會死掉,為什麼自己流了這麼多次血沒有死掉呢。

終於,那一天,鮮血濺在了他的臉上,他最愛的人的血液,不好吃,滿地滿牆全部都是,媽媽把刀子拔出,那高大的男人重重的倒在了地上,一動不動,開始流血。

跟他的兔子一模一樣,他知道了,爸爸死掉了。

死掉了……

哦,死掉了就不會動了是吧,不會說話了,那為什麼這個女人不死掉呢?再也沒有人能逗他開心了,沒有人能保護他了。

既然這樣,她去死吧。

眼前是自己手中拿著菜刀快步衝出去,學著她剛才的樣子,狠狠的往她身上砍去!

她及時的轉身,砍到了她的肩膀上,依然是鮮血直流。

嘻嘻,這樣就能死掉了,她也會像那個兔子一樣,身體腐爛,爬上各種蟲子,吃掉她的肉,她再也不會說話了。

可是為什麼她還在爬啊,痛苦的慘叫著,抓住地上的手機,好像在跟誰打電話。

嘖,會死掉嗎?要不再來一刀好了,生物老師說,脖子掉了可就接不回去了,只要砍下脖子,她就會死掉了吧。

還要多此一舉,真是麻煩。

他提著刀,一步一步的走向她,十二歲的身高已經直沖一米六了,面帶血跡斑斑,壓迫的威脅感,女人驚恐的抓著手機往樓上跑。

果然沒死掉。

好不容易抓住她,只是還沒有再次的將刀揮舞下去,身後忽然有人抱住了他,一個女人,把他摁在了地上,用繩子將他綁在了餐桌上,眼睜睜的看著她去救那個手臂流血的女人。

血的味道在偌大的別墅瀰漫起來,流血會死,他的兔子也死掉了,爸爸也死掉了,都是那個女人的錯,全部都是。

總有一天,他要殺了她。

過了很久,那個綁住他的女人回來了,她告訴自己,她叫做陳琴,是他的醫生,問她有沒有哪裡疼。

“疼是什麼?你是壞人吧。”他冷漠的開口了,能救走她的人,就一定是他的壞人。

她笑了,“我不是壞人,你告訴我,你現在想要什麼?”

他很認真的思考,醞釀了很久,面無表情的吐出了兩個字。

“兔子。”

“兔子?”

“我的兔子死掉了,我要一個永遠都不會死掉的兔子。”

她點頭,“好,我給你。”

後來,她拿著那個標本送給了他,對他說道,“你的兔子,我把它救活了,這是你的兔子,永遠都不會死掉,可要好好珍惜啊。”

嗯,就是他的兔子,一模一樣的兔子。

他以為自己會珍惜一輩子這個兔子,可是逐漸的看到它會開始害怕,它不會說話,不會動,會想到死去的屍體和倒在血泊裡的爸爸。

於是他藏了起來,把這個不會動的兔子永遠的珍藏住了,他以為再也不敢有兔子了,直到他遇到了,那隻真正的'兔子',笑的跟曾經的他一樣的開心。

嘻嘻,抓到你了,不要再流血了,不要死掉了,不要以為死掉就能離開我了,我不會放過你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