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57章
看著你喜愛的東西死去

林蔭顫動了雙手,她真覺得自己可能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腹部的疼痛越來越激烈,完全失去了思考的動力,眼前的景色慢慢的開始重疊起來,疼死了,她真的要被疼死了。

何澤城眼中怒髮的暴虐湧上來,沒有等他轉過頭,身上忽然被壓倒了上個瘦弱的身體。

他驚恐的瞪大了雙眼,剛才的怒火一閃而空,取代的是慌亂失措的恐懼。

“你……林蔭!”他吼叫。

沒有人回應,她的身體全部重量都壓在了他的身上。

他的瞬間慌了,抓住她脖子上的項圈將她拉起,才發現身下的水中已經是遍布的紅色血液。

“林蔭……林蔭!林蔭!”他不停的呼喊著她,擔憂懼怕,全部湧了上來。

他是真的怕,真的害怕她死掉!不可以,她不可以死!

'嘩啦'

他從浴缸中起身,打開抽屜拿出浴巾,顧不得她還在流血的下身,著急的把她從浴缸中抱出來,解下她脖子上的項圈,整個過程中,他的手都在忍不住的顫抖。

快速抱到了床上,他就像個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撞,沒有一點的頭緒。

怎麼辦,到底應該怎麼辦!

他他媽的為什麼什麼都不懂,到底該怎麼辦!

慌亂之下,他拿出了手機,撥通了出去。

“來我的公寓……救人!快點過來救她,她下面在流血,過來救她!”他焦躁已經吼了出來。

絕望和慌張的心,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沉入到谷底過。

崩潰,在他腦海中逐漸佔領了全部,他不想失去她,絲毫不想。

——

陳琴無語的從臥室出來,看到站立在門口杵著的人,告訴他了一個事實。

“痛經,那是月經,女人每隔一個月左右,子宮內膜發生一次自主增厚,血管增生……”

“除了這個呢!”他凶嚇的語氣打斷她。

“除了這個?”陳琴攤手,撇嘴,“我想你應該很清楚,除了這個以外你都做過什麼。”

何澤城繃著唇,穿插在口袋中的手逐漸握緊,發力,似乎是恨不得將自己的手給挖掉,手背上的傷痕再一次的裂開,他似乎根本就察覺不到。

陳琴看到了他手臂上暴怒出的血管,關上了身後的門,“她現在需要休息,你跟我去樓下說話,我有點事想問你。”

他站直在那裡沒動,陳琴已經走到了樓梯口,回頭說道,“如果你不想讓她死掉的話,那就跟我下樓。”

她很清楚他在想什麼,擔心什麼,想做什麼。

而後,他還是轉身,臉色緊繃的下了樓。

樓下的女人,瞧見了地上掉落的東西,放下了自己的醫療箱,撿起了那個兔子標本。

“沒想到這種東西你竟然還留著,都十年了吧,還挺珍惜的。”

何澤城冷漠相對,“你想跟我說什麼。”

掂量了一下手中的東西,轉頭看著他,女人嘴角含笑,打量著他,看一個孩子的成熟眼神。

“作為你的心理醫生,我想你知道,我應該跟你說什麼。”

她指了指地上的藥,“這些可都是我兩個月前給你開的,現在是一粒都沒吃,還挺會給我省錢的。”

他木訥的無神,面無表情,像一個沒有靈魂的肉體。

陳琴走上前,拉住他的胳膊,拽了出來,口袋上染濕的鮮血果然沒有看錯,他手背上縫過三針的線已經崩了出來,周圍青紫而反出來肉看著格外猙獰。

“孩子,我已經跟你說過很多次了,既然你不聽,我只能一次一次的又跟你說。”

她嘆了口氣,將標本放在了他的手心上。

“你不吃藥,死的不止是你自己,還有你想要的姑娘,知道嗎?”她抬眸看著他,面前的這個孩子,已經從她的腹部,超越到了她的頭頂,身高無言的壓迫,仍是無言的臉。

她知道他是在認真聽。

“你只能靠藥物來控制你的情緒,如果可以,我希望你換個方式控制,但是這種方式前提,你也得去吃藥,你也不希望,看著你喜愛的東西死去吧?就像這個兔子一樣。”

他的手指顫動了一下,手中傳來標本的重量,卻是冰涼的溫度。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