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20章
他有病(H!)

她見他提著一個蛋糕盒子走過來,著實有些愣神。

何澤城揉著她的頭髮,面帶寵溺的微笑,“給你的獎勵。”

林蔭恍惚了,她從來還沒想過除了揉頭髮,不再折磨她以外的其他獎勵。

“謝……謝謝主人。”

何澤城將盒子放在床上,打開了蓋子,裡面是一個粉紅色的旋轉木馬,全部都是用蛋糕做成的,栩栩如生,滿滿的少女心。

“喜歡嗎?”他低聲問道。

“喜……喜歡。”

就算不喜歡,她也不敢說。

何澤城瞇著眼,“想吃嗎?”

“想。”

她餓,真的好餓。

薄唇勾出一抹得逞的笑容,“那就躺平。”

林蔭心裡一陣咯噔。

“……是。”

躺平怎麼會吃,到最後他還是來玩弄自己的。

何澤城拿起蛋糕刀,切在蛋糕上,一刀下去,那完美的造型的蛋糕被毀滅掉。

挑起一大塊的奶油,直接便往她的胸上抹去。

白色混合著粉紅色的奶油在她身上格外的迷情。

他拿著蛋糕刀,在她的乳頭上劃來劃去,林蔭緊緊抓住身下的被單,不讓自己哼嚀出聲。

打過催乳劑的乳頭格外的敏感,偏偏他還不放過自己,看著自己難受呻吟的表情,他格外的享受。

奶油塗到了她鼓起來的肚子上,不知惡劣的在她肚皮上拍打,發出清脆的聲音,濺起奶油泡沫。

“主人……漲!”她快要哭出來了,難受的很。

“漲就忍著!沒有我的允許你覺得你會排出來嗎!”

“嗯……”她緊緊抓著被單,無處躲避。

終於,那些奶油被他折騰完了,塗滿了她整個上半身。

何澤城扔下刀子,幾乎是迫不及待的便咬住她的奶頭,然而卻是吸不出一滴奶水。

也是,她的身體裡絲毫沒有營養,怎麼會有奶水。

何澤城也不在乎,一邊咬一邊舔著,下口不重不輕的折磨著她,只舔著乳暈不吸她的奶頭才是真正的折磨。

似乎是掌握到了這樣才會讓她呻吟,他便故意這麼做,林蔭身體酥麻不已,下身變的十分奇怪。

“主……主人!麻煩吸一吸奴隸的奶頭!奴隸的奶頭好癢啊……求你了主人!”

何澤城充耳不聞,慢慢的往下舔去,折磨著她的胸部,就是不去舔那最關鍵的部位。

“主人!”林蔭快被折騰的哭出來了,“求求你了主人,奴隸的奶頭好癢!”

快點舔它!

快點舔乳頭啊!

她控制不住自己的雙手都想去揉。

何澤城輕笑,一副嘲諷和不屑的模樣。

他伸出手指,終於捏住了那個乳頭,引得林蔭一陣嬌喘。

他死死地捏住,旋轉,擰著,拉起,她卻感覺不到滿足。

“主人,主人!還有一個!右邊的奶頭求求你也捏一下!”她已經完全不顧什麼尊嚴,只希望不要再這樣折磨她了!

“騷貨!”他罵了出來,“就是這麼發騷的騷貨!剛開始不是踹罵著讓我滾嗎?怎麼現在就在我身下求歡發騷?不是裝的很冰清玉潔嗎?嗯?”

“啊奴隸錯了!奴隸是個騷貨,求求主人快捏另一個奶頭!奴隸錯了,奴隸再也不敢了!”

他怒哼一聲,趴上前直接咬了上去!

“啊!”她舒服疼痛的感覺讓腳趾頭蜷了起來。

好爽……

但是又好疼!

快要咬掉了!要咬掉了!

“啊嗯主人!”她被疼的流出了眼淚。

何澤城伸手在她滿是奶油的肚子上摁了一下,她叫的更大聲了,像是要撕扯破喉嚨一樣。

“啪!”何澤城甩了她的奶子一巴掌,奶油弄得到處都是。

“叫的這麼難聽給我閉嘴!”

“對……對不起主人!奴隸的肚子好漲,要撐爆了!奴隸想排泄!”

她是真的想,快要忍不住了!

求他快點讓她去!

何澤城挑眉,起身命令道,“跪在床上。”

她連忙照做,見他把那蛋糕剩下的麵包扔給了她,“吃完就讓你去。”

他買的八寸的蛋糕,下面蓋滿厚厚的一層麵包,她雖然很餓,但是她這麼撐的肚子絕對吃不完。

“嗯?”他的語氣都在透漏著危險的信息。

“是主人……”

她沒資格反抗。

林蔭把整張臉埋在了蛋糕裡,張大了嘴巴去啃著蛋糕。

何澤城冷眼看著她像個狗一樣的進食。

放在側身的手掌緊握成拳,瞇起的眼睛打量著她那張屈服的小臉。

他沒辦法不讓自己興奮起來。

看到她受辱他會相當開心。

不確定她會不會喜歡這種感覺。

可他唯一確定的一點便是。

自己有病。

很嚴重。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