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50章
奴隸很乖(H)

一句話,讓他足以瘋狂,瘋狂的想死在她身上!

哭紅的眼眶也越變越烈,握住她的手腕開始發力,“這可是你說的!”

他咬著牙,強忍著心中的慾望,“別後悔!”

林蔭朝他妖妖一笑,“不後悔。”

他握緊被子,直接大手一揚,她穿著單薄的病號服被隨風揚起,又輕輕的落回了身上。

可下一秒,那衣服就猛地被掀開了,露出滿是青紫勒痕的皮膚,嬌嫩的皮膚上,都是他的傑作。

何澤城跪在床上,攥緊她的衣服,還是強硬的將她的褲子脫了下來。

他俯身啃咬上她的脖子,貪婪的吸取著她身上的味道,另一隻手開始往下探去,乾澀的連根手指都捅不進去。

他摁上她的陰蒂,林蔭緊緊的抓住身下的病床單,仰起頭閉上了眼睛,控制著自己的呻吟聲。

他清冷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為什麼不叫?叫出來啊,你不是喜歡嗎,你在裝什麼!”

她睜開眼,對上深眸的眸子,看出了壓抑著隱藏在心底最深處的害怕。

蒼白的唇揚起來,將病號服拉了起來,往他身上蹭起,“揉一揉奴隸的奶子嘛,好癢啊主人。”

嬌柔的聲音就是在勾引他,她從沒用這種聲音給自己說過話,這是第一次,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最後一次!

他再也忍不住了,拉下自己的褲子,無論通道的干澀,他都挺直了雞巴要強硬的擠進去。

“啊哈……”林蔭疼痛的張大了嘴巴,“疼……主人,你慢點哈……進,進不去的……”

她的模樣勾引人,讓他想直接挺進去把她給操穿!

但是不行,她不可以死,不能死。

“騷貨,為什麼不流水!你為什麼下面不流水,不是給我發騷嗎?給我流水讓我捅進去!”

林蔭摟住他的脖子,將兩團肉都擠在了他的身上,泛紅的臉對他扭捏道,“你多揉揉不就流水了嗎?揉一下哈……奴隸想讓你操。”

她的勾引,他根本就承受不住,發狠的摁上她的陰蒂,拉扯旋轉,俯下身去吸著她的奶頭,裡面還有奶水流了出來,在她乳暈上舔舐打圈。

他似乎是找到了技巧,舔了舔去就是不舔她的乳頭,下面的食指也只是剮蹭著她的陰蒂,也不再揉捏了。

“啊……主人,你快咬一下 嘛,奴隸好癢啊,快受不了了,真的好癢哈。”她扭動著自己的身體,想到的更多。

手指已經摸到了濕潤,從騷穴裡面慢慢的流了出來,越流越多。

騷貨!

他放開了她的陰蒂,握緊自己的巨物,對準她的穴口蹭了蹭。

“主人快進來……奴隸裡面好癢啊,快點進來!”她抓緊他的胳膊祈求道,滿臉的緋紅,在情慾的汪洋中開始迷失著自己。

何澤城咧唇一笑,竟然忍得住不直接進去,而是蹭來蹭去的問道她。

“你想要什麼?一直在發騷難受嗎?想要什麼自己說。”

明知道這是在誘惑她說出那些淫蕩下流的話,但她顯然已經無所謂了。

“想要主人的雞巴,想讓主人捅死我!”她的手開始抓起自己發情腫脹的奶子,祈求的看著他。

“求你了主人,奴隸的騷穴好癢啊,癢的快受不了了,主人快進來!快操奴隸,奴隸很乖……”

乖?

何澤城瞇起了眼。

她的確很乖。

尤其是現在這幅模樣,簡直乖到不行,在他身下發騷求操。

沒有再猶豫,挺身而進,滿是淫水的騷穴相當容易的便進去了,甚至比前幾次都容易的多。

通暢溫暖的騷穴包裹著他的雞巴,難言囈語的溫暖和幸福,她生來就是讓他操的。

“啊~填滿了,奴隸的騷穴被填滿了哈,好舒服,要捅進去了……嚶啊…”她仰起脖子舒服的喘叫著,那模樣就是發騷發浪的妓女!

何澤城身下開始進進出出的活動,遠遠超出常人的雞巴,在她的騷穴裡不斷的捅入,淫水也飛濺出來,打濕了床單。

他拉起她的一條腿,不斷地撞入進去。

“賤貨,在醫院都能發騷,外面可都是護士醫生,你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讓她們看看你被我操的樣子嗎?”

“哈……奴隸是騷貨啊,就只想做被主人操的騷貨,主人不要把奴隸給別人看,奴隸只讓你操嗯啊!”

她的話徹底滿足了他,刺激的話將雞巴完完整整的全部頂入,戳開她的子宮口,啪啪的聲音在這病房中迴響不斷。

“騷貨,騷貨!你是不是到哪都能發騷,下次出門要給你帶個貞操帶,我看你能去給誰騷!”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