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47章
我跟她的關係

奶子好疼,她想要去製止他的手,卻沒有力氣。

仰頭,看到那張發瘋的笑。

又來了,又來了,這種笑容,好像就是有多狂妄的能把她給吃進肚子裡一樣,自信又猖狂,爽的怕是已經失去理智了。

下腹忽然留下溫暖的液體,沒有等她搞清楚是什麼,只覺得一股陣痛直逼腦海。

好疼!

蒼白的臉上沒了任何的血色,虛汗從額頭上滑落下來,她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腕,已經沒了力氣,快不行了,“好疼……”

“疼?”何澤城譏笑的反問著,“那也是老子給你的,我給的,你都要給我受著!”

不是的……不是這個。

好疼啊,她要不行了。

林蔭鬆開了他的手腕,手指開始抖動了起來,慢慢的,她被疼的快要呼吸不上來了。

會死在這裡嗎?

她早就該死了,快疼死她吧!

何澤城嘴角的笑容也落了下來,似乎是看出了她的不對勁。

沒有任何的情慾,像是要被痛苦死的一個人,毫無生機,甚至快要死掉。

“你……”單單一個音符,都能聽出他語氣的顫抖了。

林蔭痛苦的摀住了肚子,見他手上的力道放鬆了,掙扎開他拉住自己頭髮的手。

她倒在了一旁,蜷縮起了自己的身體,感受著下身熟悉的疼痛漸漸襲來。

唯一讓她慶幸的是她知道了,她沒有懷孕。

太好了,還沒有懷孕,一切還都有可能。

何澤城跪了下來,僵硬的看著她的舉動不知所措。

他整個人都在抖,只能從口袋中拿出手機,打開了手電筒照亮著整片黑暗。

“你哪裡疼?你告訴我你哪裡疼!”他沒忍住吼出了聲,光在他的手中不停的被晃動,想試圖看到她身上的傷疤。

終於,他看到了從她身下流出的大片血跡,整個人幾乎快要崩潰。

血,又是血!她又在流血!

她要死,她就是不給自己操也要去死!

“你憑什麼流血,憑什麼!”他拽著她身上的繩子暴怒了起來。

林蔭真覺得他神經病,自己來月經這種事會控制住嗎?

這貨怕是什麼都不懂。

在顫抖和驚恐中,何澤城做出了選擇。

她不能死在這裡,絕對不能,他還沒有操夠她,她這一輩子都得讓自己操,不能死在這!

林蔭疼痛的閉上了眼睛,感受到他的手將自己身上的繩子全部解開,給她穿上了褲子,窸窸窣窣的聲音響起。

一股騰空的力量,便只剩下在他懷中顛簸的速度。

她難以忍受的摀住肚子,睜開了眼睛,看到他再往前面奔跑,發了瘋的再跑著。

那一瞬間,林蔭笑了起來。

有這麼擔心她嗎?

她還以為,他只會操她呢,精蟲上腦的男人,估計怕她死了沒人操吧,畢竟也找不來她這麼乖乖受操的人了。

後半路,她完全被疼昏了過去,只是在她耳邊響起的還有那一聲聲著急的聲音,在不停的怒叫著她的名字。

林蔭。

林蔭!

真想改名換姓,煩人。

……

焦慮的急診室門外,門口坐著的何澤城,抱頭痛苦,腦海中的浮現出的血液,幾乎要一點一點瓦解他的大腦,啃噬他的神經。

想殺東西,殺死誰都可以,就像那隻兔子一樣,被它抽乾所有的血液,解放著體內的暴行。

手上的傷早已被崩開,他就像感覺不到一樣,完全沒有在意。

'咔'門開了。

幾乎是等待已經的迅速起身,放大著眼中的瞳孔質問道,“她怎麼了?她為什麼會流血!”

面前是個中年的女醫生,擰著眉頭嚴肅的看著他。

“你還好意思問為什麼?這不都是你幹出來的好事嗎!”

她做醫生十幾年,頭一次見這麼嚴重的撕傷,肛門撕裂,陰道裂傷,急性子宮頸炎還有空孕催乳劑導致的乳房脹痛,連經期來了都不放過。

她從來沒見過一個男人怎麼下的狠心,整個人就是個瘋子。

將他的罪行一一說出,她從口袋中拿出了手機,盯著他愣神的模樣,嚴正道,“出示一下你跟這姑娘什麼關係的證明,不然我將採取報警手段,可以認定你是故意虐待強姦。”

垂在身側的手顫了一下,何澤城面無表情的冷哼一聲。

“我跟她的關係,你不已經從她身上看出來嗎?那就是證據。”

他越過她,抬腳往裡面大步走去。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