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48章
你不能殺人,更不能坐牢

那醫生難以置信的攔住他,“你還好意思說?你是怎麼說的出口這種話的!她是個女生,我沒看錯的話,才上大學的模樣吧,你這是在毀了她的身體!”

“不要以為你就是個男人,在這方面就可以隨便佔上風,你是想讓她死你就直說!你在這下去她就真死在你手裡,到時候坐牢的還是你!”

那醫生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扎在他的心上,神色呆滯的看向前方。

很久,他轉過頭說道,“她會死?”

面無表情的一句話,像是從鼻腔裡面說出來的一樣,女醫生滿都是不可思議。

“你到底把她當成什麼人了!你不知道過度性愛也會死人的嗎!你這是在變相的讓她得癌,你給她都注射了什麼藥物我不用多問,但我很肯定的告訴你,那些藥根本就沒辦法達到保證身體健康的成分!”

那隻流血的手逐漸用力的發緊,握緊,單手握起發出咯咯的響聲。

腳下有什麼東西滴落了,醫生點頭看了一眼,才發現他裹住繃帶的手早就開始滴血了,那紗布被染紅的十分透徹。

她驚訝的睜大了眼睛,急忙招呼著裡面的護士們出來,“快點拿著繃帶線出來給他包紮!這裡還有個傷患!”

——

身子好不容易的放鬆一次,睜開眼睛,卻沒想過竟然是在醫院裡。

林蔭睜開的眼又想重新閉上。

為什麼是在醫院,為什麼不讓她死掉呢。

她差一點點就能死掉了吧。

“不許閉眼!”耳邊又傳來那熟悉的聲音,命令的口吻說道。

不過她可沒聽錯這聲音中的顫抖。

林蔭面無表情的轉頭看去,對上的是一雙發紅的眼眶。

這种红色,並不是在他暴虐中才會有的,而是哭了……

他眼眶中的淚水還沒有被乾澀吸收完,林蔭放大了瞳孔,臉上是止不住的震驚。

他哭了?

他竟然會哭?

她還以為她就是個根本不知道感情的怪物。

回頭一想,哭就哭唄,活該啊。

她扯了扯嘴角,從沙啞的嗓子用說出一句話,“開心嗎?”

何澤城的手猛地抖動了下,又聽她對自己說道,“這一切都是拜你所賜啊,你為什麼要哭?該哭的人怎麼說也輪不到你吧。”

她已經完全不在乎他能威脅到自己了,她現在變成這樣,就是對他最大的威脅了。

何澤城的雙唇開始顫抖,甚至整個身體都開始抖動。

他在害怕,她看得出來。

病房的門被推開了,一個中年女醫生走了進來,看到她醒了,算是長舒了一口氣。

“姑娘,你睡了四天了,可算是醒過來了!”

四……四天?

林蔭不可思議的問道,“我睡了這麼久嗎?”

“你神經衰弱的很,還有身體的創傷,能睡到現在醒過來已經算好的了。”醫生走過來,看了何澤城一眼,臉上沒什麼好表情。

“既然你醒了就可以進食了,這幾天你一直靠著營養液不是個辦法,暫時只能吃流食,有什麼想吃的嗎?”

林蔭搖頭,“我不餓,謝謝。”

她一點胃口都沒有,她連自己都想放棄自己了。

何澤城站了起來,泛紅的眼睛看著她,“必須吃,在這等著,哪都不准去!”

又是命令的語氣,他還真把自己當成她監護人了嗎?

待他走後,林蔭問道那醫生,“他這四天一直在這裡嗎?”

她點了點頭,“一直都在,手上的傷也崩了三次,最後拿針縫起來都沒用,他的手勁太大,只能說活該。”

呵,她也這麼認為。

活該。

活該他成這樣。

女醫生在她身旁做了個下來,很認真的看著她,“姑娘,我問你個問題,你得如實回答我。”

林蔭點頭,看著她。

“你跟剛才出去的人是什麼關係?你身上的傷怕是因為他吧。”她一語道破,嚴厲起來的樣子也挺有威嚴感的。

“你說出來,我會保護你,站在女性的角度上,我可以幫你報警,你絕對不會有危險,放心說。”

林蔭輸液的手,輕微的顫動了下。

……

何澤城剛走出來,口袋中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他拿出來低頭看去,陌生的號碼,卻是在熟悉不過了。

響了三聲,他接了的下來,冷漠的聲線,語氣不善,“什麼事。”

那邊傳來的,是個尖銳的女聲。

“你藥吃了嗎!”氣勢洶洶,同樣在命令著他,“給我必須吃藥!陳醫生都告訴我了,你已經一個月沒有去拿過藥了,你的藥根本就還沒吃完呢吧!必須給我吃聽到沒。”

薄唇咧出了譏笑,“你憑什麼管老子,你以為你誰啊。”

“我是你媽!”那邊怒吼一聲,幾乎要震破耳聾,他卻仍是無動於衷。

“給我吃藥去,你不要吃藥是想讓我死嗎?你還等著想殺誰呢?”

“我已經盡量在躲著你了,你要殺我,是我對不起你,但是你也不能把自己後半生全賠在牢裡!你不能殺人,更不能坐牢!”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