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52章
不自量力(H)

他的手越髮用力,頂到了喉嚨最裡面,來回衝刺了將近百下,濃稠的精液再次灌了進去。

“喝!敢漏出一滴,我把你的下巴給掰脫臼,用你的嘴天天讓我爽!”

精液太多,她只能不停的咽,像是喝到了多好喝的東西一樣,不停的吞嚥著,彷彿都想將他的雞巴給全部吃下去。

盯著她情慾泛紅的臉,何澤城內心再肯定不過。

她就是天生讓他操的,沒有他的滋潤,一天都活不下去,就是要讓他操!

吞嚥完所有的精液,林蔭舔了舔嘴角,捧起自己的兩團奶子湊上前,妖嬈的小臉上對他來說都是情慾。

“主人,快揉揉奴隸的奶子嘛,奴隸的奶子好癢啊,你快來揉一揉好不好,騷奶頭也好癢,快要咬一下嘛。”

淫蕩的話從她口中說出,這是他原本夢寐已求的讓他去操,但是為什麼,他的心裡竟然會泛起了苦澀。

“母狗!”他的大手死死地握住她一直奶子,林蔭呻吟出聲,見他低頭逼近自己。

“告訴我,是誰在揉你的奶子。”

林蔭扭動著身子,“啊哈主人,主人在捏母狗的奶子哈,快咬一下嘛,母狗的奶頭真的好癢!”

何澤城一手托起她的背,將臉埋在那兩團肥肉中間,不停的舔舐著她的乳溝,偏偏不如她意的去舔她的奶頭。

林蔭扭動著身體,看樣子是快被急壞了,“主人,求求你快點吸一吸奴隸的奶子啊,好癢,騷奶子它好癢啊!”

他的眼光猛地有了暗光,一閃而過的黑暗盯著她,多了幾分的暴戾。

林蔭看不懂的眼神,卻是努力的把自己的奶子往他嘴里送。

“主人……主人你不操奴隸嗎?你不想吸奴隸的奶子了嘛?快來操操奴隸嘛!奴隸很聽話的,奴隸聽你的話讓你去操了!”

聽他的話?

哼,是真的聽話。

“賤貨,做主人的胯下奴舒服嗎?”

林蔭眼前一亮,點頭,“舒服舒服……奴隸好舒服!主人調教的好哈。”

何澤城輕聲一哼,撫摸起她鼓起的肚子,“這裡面可都是寶貝知道嗎?我的精液在你裡面待的舒服嗎?”

“舒服……奴隸好舒服!”

“那你要讓它變成一個小寶寶,能做到嗎?”他瞇起了眼,打量著她的發騷。

林蔭跪在床上,捧著奶子上前,往他的胸膛上蹭去,不停的摩擦著他露出來的結實腹肌。

“主人……這不是奴隸說了算啊,你得來操操奴隸,才能懷寶寶啊~”她眨了眨那雙勾引人心的眼睛。

在何澤城看來,現在是個天大的笑話。

“所以,你現在是想做什麼呢?林蔭。”

他一字一句的說道,像是個高高在上的審判者,提問者她的問題。

“能……還能做什麼,當然是求求主人來操我啊~”她臉色微紅,伸手想要抓起他挺直的肉棒。

何澤城直接鉗住了她的手腕,慢慢的,從另一隻手中拿出來一個錄音筆,上面閃爍著紅色的錄音光。

“這是什麼?”他臉上浮現出了邪笑,卻又讓人覺得猙獰可怕。

林蔭的眼神逐漸變為清醒,臉上的妖媚感瞬間消失,她驚恐的往後退去,身後摸到了枕頭下面。

果然,已經被拿走了,就是在他手裡的那個。

何澤城看著她的臉色,慢慢的擰開錄音筆的蓋子,一邊慢悠悠的說道。

“讓我來猜猜,是不是想著錄下證據呢,覺得報警沒有足夠的證據,也會讓我逃脫,你知道我會把精子都射進去堵住,再用錄音筆錄下一切,而後剪輯成,是我故意強迫你的話。”

“是不是這樣呢?小騷貨?”他眉眼帶笑,卻沒有開心的笑意。

真是聽話呢。

那錄音筆,已經在他的手中被拆的零零散散,只見他拿出了芯片卡,當著她的面,塞進了自己的嘴裡,吞嚥了下去。

林蔭恐慌的呼吸著,身體已經不受控制的開始發抖。

何澤城舔了舔嘴角,狂妄的笑了,他就像個魔鬼。

“失敗了哦。”

他風輕雲淡的說出這段話,卻在她的心臟上狠狠地擰了一把。

沒有猶豫,她拔下自己手上的針頭,就要往他的脖子上刺去。

何澤城伸出手,輕而易舉的鉗住了她的手腕,林蔭來回掙扎都掙脫不開。

只見他挑笑一聲。

“知道你現在這個樣子想什麼嗎?”

在她害怕的眼中,他輕輕的吐出了一句話。

“像個自投羅網的淫貨,專門讓我找理由操你呢,不自量力。”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