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38章
她的笑容讓他發瘋(H!)

黑暗中,更加激發人們恐懼的心裡。

林蔭想往後退,可是沒有力氣,更沒有資格,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滿身陷進黑暗之中的人撲上來,將她拉起,扔到那華麗的大床上。

身下是金絲輕柔的布料,卻是免不了的冰冷,絲毫沒有減輕她體內的慾望。

“主……人……”

“閉嘴!”他的冷聲呵斥,直接讓她閉上了嘴巴。

拼命的忍耐著,制止著自己的呻吟。

見到他走去櫃子上拿著黑色的皮質繩子走了過來,冷漠的臉上不近人情,拽著她脖子上的項圈,強硬將她拉起。

林蔭跪坐在了床上,菊穴傳來的陣陣疼痛,還能感覺到在流血。

看著他將那冰涼的繩子一圈一圈的纏繞在自己身上,收緊,再收緊,直到奶子挺直的脹痛,身上的被勒的喘不過氣,他才才停止了下來。

她的雙手背在了身後,捆綁住,一動不能動,身上的繩子發緊,完全不可能有掙脫的力氣,她就是個任由他擺弄的玩偶,除了有生命會說話,會配合他呻吟。

其餘全部沒有。

“舒服嗎?”他這麼問道她,聲音冷咧,如同千年寒冰。

“舒服……”她哽咽的想要呻吟出聲,顫抖的說道。

她沒有資格不舒服。

何澤城揚起了嘴角,沒有笑意,身後狠狠地捏著她漲起的奶子,裡面的奶水如他所料的噴濺出來。

他低頭,含住一隻奶頭狠狠的吸著,將那些源源不斷的奶水全部咽了下去。

體內的情慾被他勾引的越來越熱,越來越烈。

“啊……啊嗯,哈舒服,主人好舒服……”她仰起頭,表情如此的痛苦,卻說出違背的話語。

她的叫聲更加引起他的慾望,下身的脹痛從剛才開始就沒有釋放出來,讓他憋得很疼。

他一邊含著她的奶子吸著,一邊用手指戳弄著她的騷穴。

林蔭呻吟的更加大聲。

“嗯主人哈……好癢,好癢啊主人……操我!快操我!操死我……啊好癢好舒服!”

她扭動著身子,試圖想將另一個奶子被他含在嘴裡,“好癢,這邊的奶子也好癢,求求主人也吸一吸哈……”

理智又被淹沒了,像是個溺死的人,在情慾中無法找回自​​我,伸出手去求救,沒有人能抓住。

只有他,抓住自己的腳,將她帶入更深之處。

何澤城悶聲一笑,將手指從她的穴口中拿了出來,放在她的眼前晃了晃,上面沾滿的是粘稠的液體,中間還夾著銀絲。

“這是什麼?”他問道她,只想听從她說出的話。

“淫……水,從騷穴裡面……流出來的淫水。”她面色潮紅,像火球似的炙人,卻難以忍受的挪動著自己的身體。

“主人,奴隸好難受!你快操奴隸,快操死奴隸!”

他將那兩根手指直接塞進了她的嘴中,“給我好好舔!嚐嚐你自己的味道!”

那雙眼睛漸漸睜大發紅,“剛才不是還求著不讓我操你嗎?嗯?”

他低沉的聲音沒有一絲起伏,林蔭雙眼含淚,努力的去舔弄,去討好他。

他將手指塞得越來越深,幾乎要戳進喉嚨中,讓她反胃哽咽。

“還讓不讓我操你了!嗯?”他怒氣的將要把整個手都想塞進去,林蔭嗚咽著,說不出一句話,她的雙手被嘞在身後,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

“乖乖讓我操,不准流血,不准反抗!你是老子的就得讓我操!你個騷貨生來就是讓我操的,還敢流血來反抗我!憑什麼!”

她高高的仰著頭,眼睛微瞇框中的淚水遍布,看不清所有的東西,口水順著嘴角留下,滴在金絲的黑色床單上。

憑什麼,他不清楚?

何澤城放開她的嘴,將她往後一推躺平在床上,強制掰開他的雙腿,仍是鮮血不斷。

他的牙齒咬得咯咯作響,“既然不讓我操屁股,我就把你騷穴給操死!”

沒有任何預兆,他腫脹還帶著她鮮血的雞巴,捅進了她的體內。

“啊哈……”情慾得到釋放,被他第一下,像是直接頂進了天堂。

“好爽……主人好爽哈,好舒服!快來操死我,操死我哈。”說著那些淫蕩的話,解決自己體內的情慾,才能有理智去思考。

“操死你,老子操死你!把你操死就沒人敢再要你,你永遠都是我的,誰也搶不走!”

他抓起她的奶子中間的繩子,讓她半坐起來,“快說!你是不是老子的!”

他要聽到從她口中親口說出的話!

林蔭失去了完全自主思考的能力,看著那雙怒火的雙眼,嘴角竟然裂開了笑。

“是……我是你的。”

她的笑容,讓他發了瘋。

第一次的時候,他就知道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