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40章
因為我愛你啊!

沒有一絲的猶豫,她猛地推開面前的男人,即使頭皮會被扯攔,她也絲毫不在乎!

被她第一次反抗的何澤城愣住了。

'砰! '

等他再反應過來時,已是被她壓到了身下,手中攥著幾根掉落的頭髮,看到了她滿是仇恨的雙眼,以及……

抵在他脖子上尖銳的東西。

三秒鐘的反應時間。

他笑了。

“呵。”不是冷笑,卻是自嘲,滿滿的自嘲。

“你敢殺我?”他的嘴角扯平了,挑著眉頭反問她,似乎根本不在意脖子上的東西。

林蔭全身上下都在發抖,氣的死死地握緊手中的東西,扎進他的皮膚之中,咬牙啟齒,怒火滿滿。

“對!我就要殺你!殺了你。”她齜牙咧嘴,已經在暴怒和情慾崩潰的邊緣來回徘徊,纖細白皙的手背上青筋爆出。

何澤城面無表情,嘴角甚至在似笑非笑。

像是看好戲一樣,觀察著她的表情,反應和語氣,在打量著一個實驗的動物,就像完全沒有痛感。

“你殺得了我嗎?”他輕聲問道,模樣囂張,“嗯?”

何澤城抬起手,目光竟帶了些憐惜,輕輕地撫摸著她的頭髮。

垂在兩側的長發,將她別在了她的耳根後。

他的舉動,一時讓她愣神。

“林蔭,你殺不了我的。”他非常肯定,像是看透了她的一切。

林蔭將針管扎得越來越深,似乎是在威脅他。

“你的父母是戰地醫生,把生命看得崇高無比重要,即使是敵人,也會毫不猶豫的去救助,而你呢?不甘心只會救死扶傷,所以選擇了畫畫,你想把所有的東西都用圖像呈現出來。”

“你想去用畫中創造和平,你覺得,你殺得了我嗎?”他的咧開了嘴角,露出那兩顆可愛的虎牙,“就算是敵人,你也下不去手啊。”

林蔭的手漸漸開始顫抖,身子抖動的也越來越厲害。

“為什麼……你都知道……”她恐懼,害怕,被他看透,被扒光了皮,撥出了心臟。

那雙桃花眼情誼漸濃,微瞇起來,“因為我愛你啊。”

兩顆尖尖的虎牙,沒有任何的威脅感,陽光而純淨,像是那日的下午,太陽的光束打在他烏黑的頭髮上,勾勒的金絲邊,如此叫人怦然心動。

“你現在還覺得,你下得了手嗎?”鋒利的眉毛挑起,他撫摸向了那隻用力過緊的手,柔弱的骨頭都棱角鮮明。

林蔭吞嚥著口水,她盯著那針管,卻遲遲摁不下去。

從小就被父母教育,生命,是這個世界上最寶貴的東西,除此之外,不要去珍惜任何東西。

生命,才是唯一的籌碼,活下去的代價。

少去一個生命,他們都應該傷心,是醫生,不分好壞,卻分得清屠殺之人,那才是最壞的。

可是……他誰都沒殺啊!

他殺死的,只有他自己。

何澤城淡漠了雙眼,握住她的手,將針管猛地拔出。

鮮血順流而下,他毫不在乎,握緊她的手腕,猛地一個翻轉,欺壓而上。

望向她驚恐的眼神,何澤城笑的更是陽光。

“局勢,反過來了呦。”

他的聲音越來越輕,那抹笑容,也漸漸扯平。

冰冷,壓抑。

她完了。

那雙大手撫摸像她的脖子,握住,似乎是在思考,詢問她,“你覺得,該怎麼懲罰你比較好呢?”

“兔子竟然學會咬人了,看來得收拾收拾啊,不然怎麼知道誰才是主人呢?”他呵呵的冷笑出來,再無那抹陽光,與之前的天差地別。

變臉的速度太快,能激起她的,只有恐懼。

她閉上了眼睛,被鉗住了脖子,迫使著揚頭,深沉的呼吸著。

不等他開口,那雙清澈的雙眼睜開,瞳孔中倒影著他的影子,慘白的唇,牽扯出了相同的笑意。

“你說得對,我殺不了你。”她的聲音輕如羽毛,雙手握緊,眼神逐漸堅定。

“可是我能殺了我自己!”

她毫不猶豫的將那針管直直的紮入自己的太陽穴中。

“林蔭!”

暴怒的扯著嗓子,吼聲幾乎震動了整個房間。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