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53章
不止是下跪

在她驚恐害怕的眼中,何澤城逼近她,扣住她的腦袋,鼻尖對上了她的鼻尖。

“比起這種眼神,我怎麼感覺你剛才的眼神更好看呢?更容易激發起我對你征服的慾望。”

湊得太近,他的呼吸全部噴灑在她的臉上,身子哆哆嗦嗦個不停。

在他的眸中,她做出了個決定。

林蔭慢慢的伸出手,懷抱住了他的脖子,用力在那雙膽怯的眼中,擠出來了一絲楚楚可憐。

“我錯了……”她低聲道歉,“下次不會了,對不起。”

她軟綿綿的聲,像是棉花一樣彈在了心上,卻激不起任何的波瀾,自嘲的笑了笑。

何澤城用力的捏起她的臉,像是要把她的臉捏碎一樣,冷冷的看著她。

“小騷貨,你又在耍什麼花樣呢?主動討好道歉這種話,你可從來不會說。”

“疼……”她緊緊閉上了眼睛,雙手依然摟住他的脖子,拼命的往他身上靠。

“對不起,我不敢了,不要懲罰我好不好。”那幾滴沒有尊嚴的眼淚順著眼尾滑落。

何澤城鬆了力道,眉頭一挑,“放心,我不會殺你。”

不會殺她,就代表會永無止境的去折磨她。

“乖,咱們回家說。”他修長的手指在她臉頰上輕輕撫摸著,看著被自己掐出來的痕跡,似笑非笑。

沒有暴怒的語氣和表情,反而這樣捉摸不定的臉色,才讓她感覺真正的可怕。

何澤城抱起她,拉出床下面的袋子,裡面是他從公寓中帶過來乾淨的衣服,親手給她換上,是個衣著得體的人類,而不是剛才在他身下求歡的母狗。

他的手慢慢扣上自己的襯衫,打量著她膽怯的表情,眼神宛如在看一個動物,

“不想讓我懲罰你,知道出去該怎麼做嗎?”他挑起她的下巴,看著她。

林蔭吞嚥了口水,“知道,奴隸知道了。”

“乖。”他揉著她的頭髮,唇角揚起的弧度越發的高,“要是不好好表現,回去可就不止下跪了,懂嗎?”

他已經提前給她做好了懲罰,無感情的微笑,殘酷的話語,都是對她的考驗,都是在對她的懲罰,不只是下跪。

林蔭抓住了他的衣服,垂著頭點頭,“懂……了。”

何澤城將她抱起,嬌小的身體,抱在懷中毫無違和感,一手摁著她的頭,將她的臉全部埋在了自己的懷中。

那隻手緊緊的抓著他胸前的襯衫,顫抖和害怕,他能清楚的感覺得到。

像個失去靈魂的肉體,只能依靠在他的懷中,哪裡都不能去。

打開門,那個女醫生就站在病房門對面,見到他們同時出來,目瞪一愣。

何澤城冷撇了她一眼,往走廊的電梯走去。

“你要做什麼!她現在的身體還沒有好,你不能強制帶她走!”她上前急匆匆的攔住了他。

摁住她的頭,那隻手逐漸越髮用力,林蔭在他的懷中,被摁的快要喘不過氣,卻不敢發出一個音符。

“恕我直言,你也沒有強制留她的權利。”何澤城冷漠的垂眸,嘴角竟浮現出了笑意,“我帶我女朋友走,你有什麼問題嗎?你不過也是個醫生,未免管的也太寬了。”

“你不能帶她走!”她擋在他的前面質問,“你有什麼證據證明你們兩個人的關係,你這是非法強暴!我有權對我的病人負責。”

“嗤。”

他的笑聲讓林蔭再次猛地一顫。

何澤城看到了她的胸牌,“袁醫生。”他挑起眉頭,“費用會一分不少的交完,你攔著我是想做什麼?還是說你打著愛護病人的旗號,想從家屬這裡討些什麼呢?”

他舔了舔後槽牙,“你也是個副主任罷了,你覺得我要是舉報你私下賄賂病人,你會不會連普通的醫生都做不了?”

面前的的女人瞪大了雙眼,見他從口袋中拿出了錄音筆朝她揚了揚,狂妄不已。

他重新裝回了口袋,抬腳往前走去。

這一次,誰也沒有敢攔,一路通暢。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