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54章
你太髒了

她沒有上樓,而是被放到了客廳,雙腳挨地,頭頂便傳來了命令。

“脫。”

冷漠的音符沒有給她任何要思考的餘地,她也只能遵從。

伸出手摸到拉鍊,刷拉的拉到了底。

她知道他一定在看著她的表情,行動,像個看好戲一樣的觀眾,評價著一個演員的表演。

將衣服一件不剩的脫下,她低頭還能看到因為射精鼓起來的肚子,裡面裝的全部都是他的液體,沒有命令,她不可以流出來。

想到這裡,她就夾緊了小穴,沒有任何遮蔽物的身體,還是忍不住的打了個寒戰。

“跪下。”

再次的命令,她沒有多餘的行動,直直的跪在了地上,低著頭,宛如被一個死刑的槍抵住腦袋的罪犯。

何澤城只是看了她一眼,轉身便去了那間調教室。

她抬起頭來,看著已經被煩亂的客廳,地上掉落的什麼都有,最多的還是藥盒和白色的藥瓶,還是滾落在不遠處的一個類似兔子玩偶的東西。

安靜的房子裡,她聽到了鎖鏈的清脆聲,沒有多想,見他拿著一條銀質繩索朝著她走了過來,一步一步,都像是打在她的心臟上,壓迫的快呼吸不過來。

皮質的項圈再次重新綁到了她的脖子上,只是這項圈,已經比之前的鬆了很多。

他拽著鍊子,林蔭迫使揚頭前去,對上了他幽深的眸子,桃花眼裡,再無多餘的擔心感情。

“現在,你想要怎麼討好我?”他微微斜頭,彷彿說出了一個無關緊要的話。

林蔭不明白,不是他應該懲罰她嗎?她都跪在這裡了,還能怎麼討好。

哦……她知道了。

伸出過分瘦弱的手,解開他的皮帶,脫下一切遮擋物,看到了還在疲倦中的雞巴。

沒有猶豫,她伸出舌頭舔了上去,含住,去吸汝,揉著他的兩顆卵蛋,讓它變得挺直起來。

何澤城把她的動作收入眼底,那張臉上也沒了過多的表情,他可不滿意現在的狀態。

抬起腳,抵在她的肩膀上用力,林蔭不得不脫離他的雞巴。

只聽他漠然的語氣道,“你太髒了,先洗澡。”

她不可思議。

竟然還覺得自己臟?

她的身體可都他玷污的。

何澤城拉著鐵鍊朝著樓上走去,林蔭只能被迫跪爬著跟上。

又是這種狀態,像一隻狗的姿態去滿足他的變態慾望。

上樓梯的速度太慢,他的速度卻沒有絲毫減慢,快速的往上爬,跟上他的腳步,否則被會被拽著走,一點都不會對她手下留情。

她跪著爬進來浴缸中。

何澤城蹲到了她的身旁,命令道,“跪好。”

“是。”

雙手撐著浴缸,見他走去了櫃子前,從裡面拿出了狗食盆,她就知道他想做什麼了。

噁心她,滿足他的癖好,也是對她的懲罰。

果不其然,那食盆被放到了自己的身下,他摸到了塞子,二話不說的拔了出來。

肚子裡的精液爭先恐後流了出去,林蔭喘息一聲。

“啊……”剛才還飽滿的肚子,瞬間被排空,舒服敢想夾緊小穴。

“啪!”重重的拍擊聲,疼痛從屁股蔓延開。

“誰讓你夾緊的,給我全部流出來!”

林蔭咬牙,努力放鬆,終於排空了身體。

精液一滴不剩的留在了食盆裡,滿滿的一盆,被推到了自己的眼前。

“吃!”

林蔭看著那些乳白色的東西,犯惡的感覺在心中上來,這是從她的身體裡流出來的,還翻著濃濃的騷味。

“主人……”她轉頭看著他,眼中帶著祈求,“奴隸想吃從你體內射出來的。”

他的唇角揚起漂亮的弧度,聲線壓低,“這不也是從我身體裡射出來的嗎?放心,吃完這些,給你吃新鮮的。”

她顫抖著雙唇,何澤城再也沒了耐心,笑容逐漸演化為暴戾的憤怒,“給我吃!”

林蔭最害怕的便是這幅模樣,沒有再多餘的情緒,急忙爬到食盆邊上,吸溜著裡面的液體。

犯惡的感覺又要上來,她試圖閉上眼睛屏住呼吸,像是喝水一樣,將那些精液捲入口中,不敢耽誤。

怕他用各種手段折磨她,掰了她的雙腳,折斷她的手腕,做他的食精盆。

看著盆見底,何澤城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只是雙唇緊抿,虎牙也不曾出現。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