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61章
番外(2)甜甜的婚後番外~

臥室吹進來一陣陣的風,白色的窗紗舞動了起來,一顆黃色的杏葉隨風落在了陽台上,秋天的味道撲面而來,還能聞到些許的桂花香,實在好聞。

臥室大床上的人慢慢睜開了眼睛,顫動著眼皮,清秀的臉上依然是困倦不已。

水眸靈光閃動著,身下的東西讓她清醒了半分,頭頂傳來了清冷的聲音。

“醒了?”早晨的聲音帶著幾分沙啞,格外的誘人。

她推了推他的胸膛,埋在了他的懷中悶聲道,鼻尖都是情慾的味道。

“出來,好難受。”

那雙大手撫摸到他們的交合地方,他將她赤裸的身體摟得更緊了,問道她,“能夾緊嗎?”

肚子中他的東西太多,夾不住,搖了搖頭,難受的眼中已經有了淚花。

他隨手拿起床頭的軟塞,摸到了身下,在抽出來的瞬間,用軟塞堵上了裡面的液體。

“想排出來,好難受。”她再次說道。

“可我想有個孩子。”他聲音委屈,低頭趴在了她的脖頸間舔舐了下,“為什麼還沒有,我想有跟你的孩子,寶寶,成全我一下好不好。”

她嘆了口氣,“走開,不要,一個晚上就夠了。”

他抬起了頭,嘴角裂開了笑容,兩顆虎牙在清早的每天都會對她出現,笑的露出上排牙齒,生怕不知道他的牙齒有多白一樣。

“那今晚再來好不好?每天晚上都要。”

她困倦又難受,再次閉上了眼睛,“看心情。”

男人欣喜雀躍,“那就說定了。”

跟他說定什麼了?反正她的話他也不會聽,總會用千百種語言把她騙上床,乖乖讓他操。

“寶寶,今天的藥呢?”他的語氣依然愉悅,像個討要糖果的孩子。

睜開眼睛,對上那雙灼熱的眸子,幾乎將她燒燙。

攀上他的脖子,男人很乖的低下頭來,吻上了他的薄唇,進攻進去,對面的回應熱烈,恨不得把她吞了,在這種事情上,他永遠都佔上風。

一吻完畢,兩個人慢慢放開,中間連接的銀絲也斷了。

“我抱你去洗澡,今天有桂花糕吃。”

窩在他的懷裡點頭,累的不想動。

樓下,花園中的躺椅上,女人穿著白色素淨的連衣裙,徐徐的風吹來,連帶著她的裙角飛動起來,早上的太陽不是很大,秋風吹來也格外的舒服。

杏樹的葉,也飄落了下來,桂花香的味道更大了,鼻尖的花香也越來越濃烈,風的聲音都在耳邊吹過來。

她睜開眼睛,伸出手捏起了自己臉上落下的桂花,黃色的花朵開的格外燦爛,好看的不想移開眼睛。

身後傳來了腳步聲,自己的手腕被舉起,一口吞掉了她指尖上的桂花,意欲未盡的舔了舔她的指尖。

“寶寶,不要盯它這麼長時間,我會吃醋的。”

所以就要把它給吃了嗎?

伸出細嫩的胳膊,捏上了他的臉,光滑的皮膚手感特別好。

“傻子,那東西萬一有蟲子呢。”

“不會。”他彎下身,在她手心上蹭了蹭,格外的陶醉在她的手心傳來的溫度中,“我家寶寶能捏起的桂花,都是沒有蟲子的。”

不知道該說他什麼好,往他的手中看去,“我的桂花糕呢?”

他把背在身後的盤子拿了出來,上面是櫻花形狀的黃色桂花糕,還撒了些幹桂花點綴,手真巧。

修長的手指捏起一個,抵在了她的嘴邊,她張開嘴,咬下酥軟的糕點,鼻尖充斥的是更香的桂花香味。

好吃,也好聞。

一口氣吃了三個,他收回了手,在自己的指尖上舔了舔,洋溢起開心的笑容。

“還要吃。”她說道。

男人挑起眉毛,湊近她,“給我藥,我就給你吃。”

她撇嘴,沒做聲,別墅大門的鈴聲忽然被摁響了。

“何先生在嗎!”門外傳來郵遞員的呼叫聲。

她輕輕一笑,接過了他手中的盤子,“去簽收一下。”

他站直了身體,嘴角含笑的轉身。

走到大門,笑容忽然扯平,面無表情的露出不悅的神色。

拉開鐵門,門外的郵遞員每次來都是看到這個男人,每次都嚇得想拔腿就跑,還是忍著態度,雙手恭敬的將報紙遞上。

“您好,這是您的……”

他大手直接將報紙抽了過來。

“滾!”

憤怒壓低了聲音,嚇得郵遞員急忙點頭,騎著電瓶車便麻溜的滾了。

這是他這個月第N次被罵了,也不知道住在這裡的是什麼人。

私家別墅,一定不是平民,土豪的性格都這麼差勁嗎!

他關上門轉身,嘴角再次上揚起溫和的弧度,朝著花園走去。

“寶寶,你訂的報紙到了。”他彎下腰,湊近她的臉龐蹭了蹭,彷彿剛才那個暴怒的神色不曾出現過。

林蔭親吻在了他的側臉上,將桂花糕遞給他,接過了報紙,窸窸窣窣的翻開看著。

何澤城坐在了她的身邊,拿起桂花糕放在她的嘴邊,寵溺的對她笑著,雖然這笑容她也沒轉頭來看。

她咬下糕點,問道,“剛才又去凶人家了?”

“誰讓那傢伙打斷我們。”他賭氣的鼓著嘴巴,絲毫看不出有半點剛才生氣的模樣。

林蔭轉頭對他輕笑,“乖,下次對人家態度好點,怎麼說,來這種偏遠的地方送報紙也不容易。”

他微微一笑,更加確認了下次罵他的態度。

罵死他。

她翻找著報紙,找到了自己想看的東西。

指著上面的新聞,對他說道,“你的畫又得獎了,開心嗎?”

“寶寶做我的模特,才是最開心的。”他笑的露出兩顆虎牙,陽光的讓人怦然心動,她卻早已無感,對這種尖銳的東西已經嚐過很多次了,那是個利器。

她轉頭繼續看,報紙卻被抽走了。

林蔭無奈一笑,“難不成你還要吃報紙嗎?”

“不。”他放下了糕點,湊近她的唇角,迷惑的盯著上面的紋路,“吃你。”

她舔了舔嘴角,意思再明顯不過。

他像頭惡狼,撲咬上去,卻明顯抑制住自己放輕了力道,親吻上嬌滴滴的紅唇,吞嚥著裡面的桂花糕的味道,想要將她撕裂的心情,慢慢在這吻中平復下來。

懷抱上他的脖子,配合著他的吻技,很久後,穿著粗氣才被放開,紅潤的臉上,眼睛盯著他有些茫然。

他的手探入到了她的中間,她夾緊了雙腿,也夾緊了他的手。

“乖,只要你聽話,我什麼都給你。”她耐心的哄道。

趴在了她的胸前,急促的已經開始加快了呼吸,悶著聲音撒嬌。

“我很聽話寶寶,給我嘛。”

她紅唇揚起,“今晚再說,隨便你做。”

一句話,讓他興奮的利令智昏。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