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25章
被操怕了(H!)

“啪!”他拍打著她的屁股,林蔭仰頭喘息起來,聽從著來自他的命令。

“啊主人!主人好棒……奴隸被操的好舒服!騷穴要被操爛了哈……跳蛋頂的好舒服昂啊!”

“要……要被操壞了……壞掉了,奴隸的騷穴要壞掉了嚶……”

她一邊聽著他的命令不知廉恥的發騷,一邊忍辱負重的啜泣著,淚眼婆娑的被他頂著,下身穿透的著她的痛感逐漸使她麻痺。

何澤城把腫脹的雞巴給抽了出來,拉著跳蛋的繩子猛地拽著,突然被抽離的快感讓林蔭直接達到了高潮。

沒有等她再緩過神,那挺直的雞巴再次穿透了她的下身。

“啊!”她呻吟著,一旁的沾滿淫水的跳蛋落到了她的身邊,震動還沒關,在地上嗡嗡作響,這是剛才還在她體內的東西。

何澤城從身後拽著她的頭髮,發狠的撞擊幾乎想要全部的擠進她子宮裡。

她的小穴越夾越緊,大概是受外面風景的刺激,已經完全放鬆不了了。

何澤城湊進她的耳朵,另一隻手捏著她的奶頭拉扯著,“你現在這副模樣,可是真的騷,就這麼期待想被別人看嗎?騷穴夾的可真緊!”

他已經忍不住有想射出來的衝動了。

林蔭被他撞的哆哆嗦嗦,話也說不清楚。

“奴……奴隸不想被看到……啊!……啊嗯,主人慢一點……慢一點啊!要撞壞了……要被操死了!”

她像是痛苦有像是爽到了極致,哭聲叫的越來越大,何澤城只覺得龜頭一熱。

她又高潮了。

呵,果然是喜歡被人看!只是稍稍刺激一下就能高潮,天生欠操!

他加快了速度,兩顆卵蛋重重的拍擊著,一隻手死死地抓住她的奶子,終於在她子宮中噴射了出來。

林蔭軟弱無力的趴在了冰涼的地板上,只覺得腹部開始腫脹,那一大灘的精液全部射進了子宮中,被封鎖在了裡面。

何澤城看著她趴著的姿勢,只有屁股高高翹起。

他用手指劃過她背部美麗的蝴蝶骨,說著脊椎慢慢的摸到了小穴,兩個人交合的地方。

她的穴還在顫顫巍巍的收縮夾緊著,何澤城輕哼一笑。

她不會知道,所有的玻璃都是鍍膜玻璃,外面根本看不到裡面。

他怎麼捨得讓別人去看這麼美好的軀體呢,她的身體是他的,從頭到腳,所有都是他的。

何澤城趴上了她的肩膀,張口狠狠地咬住。

“啊……!”林蔭不敢叫的大聲,肩膀傳來深入骨髓的疼痛,像是要把她的肉咬掉一樣。

“主……主主人!奴隸疼,不要咬奴隸啊!”

她越是疼痛,她的騷穴就夾的越緊,快要把他給夾斷了!即使沒動,也已經要硬起來了。

直到嚐到了血腥,他才放開了她,肩膀上的牙印還在不斷往外冒血,他露出了猙獰的笑容。

林蔭有氣無力的趴在了地上,看著近在咫尺的門,沉沉的閉上了眼睛。

太累了……

不能再這麼下去了,會死的!

她一定會死的!

何澤城確認她只是睡了過去,嗤笑一聲她的體力之差,卻毫不影響他接著操弄她。

就算是死,也得操她!

只能死在自己身下!

他一手抬起她的腰,另一隻手拍打著她的屁股,騷穴中逐漸硬起來的雞巴狠狠地穿透著她的身體。

即使睡著了,她身體的本能反應卻不會違背他,即使她不能說話,不能呼吸,沒有生命,他也要把她綁起來狠狠地操她!

那雙發狂的眼睛快失去了理智,現在就是死在她身上他都心甘情願。

這身軀殼,這條命,都得是他的!

不知道操弄多久,他在自己毫無理智的幻想中射了出來,狠狠地在她屁股上落下一掌。

“給我夾緊了!”

被扇的人毫無反應,騷穴卻是想收到命令一樣,緊緊的想要收縮起來。

她的潛意識中知道應該怎麼做,她被操怕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