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27章
不要被抓到

林蔭坐在了警局中,面前的警察先生耐心的詢問道她,“請問是怎麼了?”

她坐在那裡顫抖著,開口問她,只是支支吾吾的說不出句話,只能先讓她先冷靜下來詢問。

“我……我!”怎麼說,快說啊!要該怎麼說!

她完全說不出口強姦這兩個字!

“我我我被囚禁了!”她身子僵硬,牙齒打顫,大汗涔涔,看著別提有多害怕了。

這副模樣,讓那警察不得不信了她的話,急忙拿起紙和筆來記錄著她的口述。

“你不用害怕,跟我說說詳細的過程,我們會幫助你。”

林蔭沒辦法放鬆,更沒辦法害怕。

他們會幫助自己嗎?會幫著她逃離魔爪?何澤城是個魔鬼,她能把自己囚禁起來活生生的操死!一邊咒罵著她,一邊給她施壓著痛苦操她!

她沒辦法相信他們,不會保護好自己的,誰都沒辦法保護她!

“姑娘你別害怕,我們是警察,會幫助你的,你把詳細情況跟我說一下,才有辦法幫助你。”警察輕聲細語的說著。

“詳……詳細情況?”她緊緊攥著身上的外套。

“對,你把怎麼被囚禁的詳細告訴我們,在哪裡被囚禁的,誰囚禁你,對你做了什麼,你家人的電話號碼,你放心,只要你說了我們肯定就能幫你!”

林蔭顫抖著雙唇,說不出口。

她要怎麼回答他,怎麼說?

說自己被強姦,被沒日沒夜的操,被侮辱著,被像畜牲一樣的對待,證據就是自己肚子裡的這些精液,還在她的穴口中流著。

一切的一切,都讓她覺得骯髒不堪!她有什麼臉活在這個世界上!沒有比她還骯髒下流的人了!

“對……對不起!”

她直接起身往外跑了出去。

“唉!”警察放下筆急忙追出去,已經看到她快速跑過了馬路,像是亡命逃脫一樣,恐懼不堪。

林蔭抓著衣領,緊緊勒著帽子掩蓋住那張蒼白恐慌的小臉,只能跑,她只能不停的跑!

如果停下來就會被追上!她被放上新聞成為嘴賤的人,她會被何澤城抓住,當眾狠狠地去操她!把她摁在地上不顧求饒的用力操著,被穿透身子,被操死,就是死了也要被他操。

林蔭沒辦法了,她害怕的低吟哭泣著。

誰來幫幫她,幫她擺脫他的魔爪,就算幫她去死也行!

她不要被抓到!

不要!

“砰!”

完全沒有看路,使得她硬生生撞上了個人,那人也是措不及防的後退兩步,林蔭直接坐在了地上。

“你沒事吧!”曹寧峰急忙上前問詢道。

林蔭低頭不語,緊緊的拉住帽子。

他半蹲下來問道,“有沒有哪裡受傷?”

林蔭看到了他手中拿著的東西,上面正是大學離校單。

她睜大了眼睛,猛地抬頭看去。

兩個人皆是一愣。

“林蔭?”曹寧峰詫異,叫出了她的名字。

班上的人基本上他都認識,雖然跟她聊的次數不多,但是也說過幾次話。

林蔭吞嚥著口水,警惕的往他周圍看去。

還好,只有他一個人。

“能起來嗎?”他伸出手,“我拉你起來。”

她的腳上什麼也沒穿,只露出光潔的小腳,是從什麼地方跑出來的?還是鞋子壞了?

“不用了!”

她扶著地面自己站了起來,垂頭看著他手中的離校單,不安感湧了上來。

既然他都已經拿到了這個了,那麼何澤城也已經快回來了!

他看到她跑出來了,一定會瘋狂去尋找她,只是想像一下被抓到的後果,她就覺得恐懼可怕!

“對了,你最近都沒來,馬上要放暑假了,今天是準備去簽離校單嗎?”曹寧峰問道。

“不……不是!”她手足無措,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能求助他嗎?

他可以幫幫自己嗎?

但是跟他不過也才說過幾次話而已,只是個相對的陌生人。

林蔭抬頭看向他,剛想說出口的話被卡在喉嚨裡。

曹寧峰看出來她有話要說,“你想說什麼?”

林蔭咬咬牙,剛準備說出口,他口袋裡的手機響了起來。

“不好意思,稍等一下。”他歉意的點點頭,拿出看了一眼,放在了耳邊。

那邊不知道說了些什麼,他應道好,臉上的笑容很是開心。

林蔭知道不行了,她已經沒辦法說出口了。

望著不遠處,那邊正走過來男男女女一群人,不知道是不是她對何澤城的恐懼太大,竟然看到了他灰色的襯衣外套,一眼就鎖定了,從腳底油然而生的恐懼瞬間遍布全身。

林蔭後腿了兩步,曹寧峰掛完了電話,還沒開口說話,只見她瞪大眼睛的望向他的身後,轉身就跑。

他奇怪的往身後看去,見到了那些人,是一個大學的學生,但是不是同班的,並不認識。

那她跑那麼快做什麼?在害怕什麼?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