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26章
逃跑

被操了多久她已經記不得了,自己就算暈倦過去了,也能被活生生的操醒。

就在她真的以為她會死在床上時,他在自己的子宮裡深深射了一發,停止了操弄。

何澤城盯著她疲憊不堪的臉,撫摸去她額頭上的汗水,拽著她的頭髮迫使她抬起頭。

“今天得去學校簽個暑假離校單,乖乖在家等我回來,肚子裡的東西給我夾緊了,聽到了嗎?”

她虛弱無力的應了應。

何澤城放開她,拔出了身下的雞巴,那小穴緊緊的夾起,他滿意的拍了拍她鼓起的肚皮。

被操了一個晚上,她幾乎丟了半條命。

半睜開無力的眼睛,看到他從浴室中出來,走進衣帽間。

再出來時,已經是衣裝整齊,潔淨的白色的短T和灰色的外套襯衫,寬鬆的束腳褲,將一切變態的獸慾隱藏在這乾淨的衣服之下。

他走到他身邊,捏了一把她的奶子,俯下身狠狠地吸了一口。

被操累的人完全呻吟不出一個字符了。

“等著我回來,要是敢露出一滴,今晚也不能睡了,知道嗎?”

他就像個獸慾強大的野狼,仗著無限的爆發慾望,將她死死地吃在身下。

“奴……奴隸知道了。”她沒有太大的力氣回應。

何澤城拍了拍她的奶子,轉身走出了臥室。

林蔭閉上了疲憊的眼睛,聽到他的腳步聲下樓,開門,關門,消失。

一秒鐘……

兩秒鐘……

三秒鐘……

五分鐘……

十分鐘過去了。

她睜開了清澈的眸子,抓住自己脖子上的項圈,摸到了暗扣,直接解開了。

被釋放的一瞬間,她感覺到了從未有過的舒暢。

林蔭夾緊穴口,已經沒有時間去沖洗身子了,她只能被迫不讓自己流出來。

從衣帽間中找到了寬鬆的外套和勉強能穿上的褲子,用腰帶死死地將褲腰勒住,保證不會掉下來。

她將拉鍊拉到了最上面,顫抖著雙腿,盡量加快腳步下樓。

來到大門前,她摁住顫抖不止的雙手,趴在貓眼上看了一眼,確認外面沒有人。

將門直接往裡面一拉,輕輕鬆鬆的打開了。

林蔭將鎖芯上面的口香糖扣了下來,裝進了口袋中,出去關上門,二話不說的跑去了消防通道口下樓。

她出來了!

她終於出來了!

前所未有的自由和興奮讓她感受到了極大的暢快和滿足。

狂亂不止的心臟在警告著這一切的擔憂!

林蔭握緊了口袋中的口香糖,拼命的往樓下跑去。

這是她在他第一次出門的時候放在門鎖上的,能確保他關不上門。

可惜那次也收到了代價,為了逃過一劫,只能利用障眼法說自己夾破了葡萄,他沒有懷疑她,卻將她狠狠地摁在地上操。

只要一想到被操,她的身子就開始顫抖,害怕。

穴口因為放鬆流出來粘粘的精液,讓她感覺到極大的不舒服和難受。

但是一想到被迫呆在那個屋里永無止盡的被操,這些難受又算得上是什麼!

外面巨大的光亮映照進來,刺眼的光線讓她感受到了極大的不適,呼吸著外面的空氣,彷彿一切還是那麼平靜。

她戴上了帽子,目光警惕的打量著外面的一切。

尋找到了小區的出口,她迫不及待的跑了出去。

卻在一瞬間有迷茫了。

她現在該去哪裡?

啊回家!

對!回家!

面對著面前陌生的道路,林蔭覺得前所未有的不知所措。

她沒有手機,沒有錢,沒有任何的通訊設備。

忽然想到,何澤城既然知道她的家庭情況,也肯定知道她家在哪!

她一直都是在宿舍獨居,跟爸媽每年見不到一次,她要是回去,等於在自投羅網!

那她該去哪裡,她現在能去哪裡!誰能來救救她!

林蔭恐懼的望著面前的一切,她顫抖的雙腿,覺得自己已經不屬於這個世界了。

知道不能再在原地待下去了,林蔭快速朝著一個方向跑去,攔住了一個路人。

“你好!……我我請問一下,警察局在哪裡!”她抖著聲線說出這麼一句話。

蒼白的小臉上佈滿了恐懼,驚駭得眼睛睜得像核桃似的,彷彿害怕著能被人給吃了一樣。

那路人一愣,指了指身後,“離這裡最近的話,後面過個馬路就是。”

“謝……謝謝!”

她緊緊抓著帽子,飛速的跑去。

那路人低頭,看到的是她光潔的小腳,鞋子什麼也沒穿。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