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22章
求他(H!)

見她哭的越來越兇猛,何澤城擰起了眉頭。

“哭什麼哭!”他猛地吼道,“我讓你哭了嗎?你這是在逼我懲罰你!給我憋住!把眼淚都給老子收回去!”

林蔭低著頭上氣不接氣的啜泣著,硬生生的不敢出聲。

她好害怕。

現在此時的她就是個被囚禁的沒有人格的畜牲。

隨時都能被弄死!

何澤城蹲了下來,捏住她的臉瞪著她,“你的一切都是我的!包括情緒眼淚,別輕易惹我生氣,不然可就不止這麼簡單了!”

“知道了嗎!”

那張暴怒的臉越來越嚇人。

林蔭用力的點頭,“奴隸知……知道了。”

“把腿給我分開!”

知道他要做什麼了,她欣喜的急忙張開腿,“是……主人。”

何澤城瞇了瞇眼,握住那震動棒停下了開關,猛地往外拔出,裡面的滿是騷味的尿液全部湧了出來。

他將震動棒抵到她的嘴邊,“給我舔乾淨了。”

那上面都是她的淫水,以及混合著他的尿液。

近在咫尺的震動棒,林蔭不得不服從命令,張大了嘴巴,忍住犯噁心的衝動將那滿是騷味的震動棒給舔的一干二淨,全部吞入腹中。

何澤城看完她舔乾淨,扔下震動棒,拿起一旁的蓬蓮頭往她身上沖刷著。

林蔭最滿足的便是這一刻。

像是要把她身上所有的污穢全部衝乾淨一樣。

但是她自己也清楚的很,衝乾淨了也要被接著玷污。

不過是個肉體,她的全部都已經髒了。

像個下賤的畜牲,骯髒不堪。

連她的騷穴也不放過,那水柱直接對準她的穴就往裡面衝,巨大的水流打在她的嫩肉上刺激不已,林蔭沒忍住嬌喘出聲,直至小穴被沖完再排出來,她高潮了三次。

何澤城咒罵一聲,“騷貨一個!給你洗個騷穴都能高潮這麼多次,這副身體天生就是用來操的!”

林蔭趴在地上無力的哼嚀著,“給……給主人操。”

“那不然你還想給誰操?”他踩上她的奶子,裡面擠壓出水,讓她忍不住又叫了起來。

在衛生間中被折磨了一個上午,直至她最後刷完了牙,才被他拽著鐵鍊拉了出去。

她不知道他還想對自己做什麼,還有什麼過火的事情是他做不出來的。

可他卻是把自己拴在了客廳的沙發上,在她的體內塞了個跳蛋,調到了中檔,便坐在落地窗旁的畫架前,拿起筆來面對著她在畫。

林蔭知道他可能是在畫自己,可是她卻沒有被要求不能動。

體內的跳蛋隨著震動讓她的肉穴變的越來越敏感,她緊緊抓著身下的沙發呻吟著。

不敢去求他。

沒有他的命令,他是不會把跳蛋拿出來的。

她只能拼命的忍著,去摩擦腿,去呻吟,去發騷,給他一切他想看到的畫面。

下身的刺激也讓她的奶子開始腫脹變大起來,漲的她難以忍受。

何澤城抬眸看了她一眼,嘴角扯出冷笑,“沒有我的命令,你也不能動你自己的奶子,只有我能。”

“啊嗯……是,主人。”她緊緊抓著被單,用力的蹭著自己的大腿。

真的好難受,上面和下面全都好難受!

只是過了五分鐘,她堅持不住了,身下已經洩了兩次,打濕了沙發和地板磚

“主人……主人!奴隸好難受,能不能幫幫奴隸吸一吸奶子!”

他無動於衷,繼續頂著面前的畫,像是沒聽到。

林蔭大概是看到了希望,他起碼沒有拒絕!

“主人……主人,求求您吸一吸奴隸的騷奶子吧!主人!”

她跪到了地上加緊身下的跳蛋,朝他爬過去,淫水流的滿地都是。

然而脖子上的鐵鍊長度有限,她離他剩下半米的距離,便再也爬不過去了。

“主人……”她求著他,“快吸一吸奴隸的騷奶子!奴隸的奶子好漲啊,真的好漲!求您了!求求您了!”

她著急的快要眼含淚珠,跪在地上想要拼命的爬過去,就是伸出手,也夠不到他的衣角。

畫紙上顏色再次與其他的顏色混亂了,他的筆桿已經握不住了,索性直接扔下了畫筆,轉頭冰冷的深邃眸子打量著她。

“騷貨,跪在地上捧住自己的奶子!”他低沉著的聲音命令道。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