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30章
把她囚了 (高能警告!)

“不要殺我!不要!我知道錯了!求求你不要!”林蔭尖叫著,驚恐著,心臟狂亂如麻的在跳動。

她要死了!

她絕對要死了!

會被她給狠狠地弄死!

何澤城將她提起,抓住她的長發猛地往後一拽,氣的發抖,逼近她那張慘白的臉。

“不是跑嗎?你不是很能耐嗎?嗯?有本事再給我跑一個試試啊!”

他的低吼聲讓她身心冰涼,她已經能感覺到自己的死期了,害怕的牙齒開始打顫,完全忽略了頭皮上傳來的痛感。

“何澤城!”曹寧峰怒叫道,上前拉住他的手臂,“你要做什麼?你放開她!這是你對待一個女生的態度嗎!”

何澤城嘲諷的望向他,甩開他的手,大手鉗住林蔭的脖子,狠狠地掰著她的下巴讓她面對著曹寧峰。

“看到沒,有人還關心你呢,來,你告訴他我們是什麼關係?”

林蔭死死拽住他的大手,一股絕望的窒息感升了上來,就快要呼吸不過來了。

“說啊!”他暴怒的眼神狠狠地瞪著她,像是要將她千刀萬剮一樣。

面前的曹寧峰難以置信的看著他們,更多的是對何澤城的不解和恐慌。

“你不說是吧!那要不要我來說!”他在她的耳邊低沉道,“把你褲子扒下來給他看看,裡面可都是裝著我的好東西呢,那些寶貝還沒來得及清理吧,嗯?”

魔鬼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著,林蔭哭泣的拼命搖頭。

不要!她不要被看!

她還要保留一些尊嚴!不要被別人看到!

“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說不說!”他全然沒了耐心,恨不得將她現在就地解決!讓她好好嚐嚐自己心痛的滋味!

“我……說……”她開始哆哆嗦嗦的低聲哭泣,看著曹寧峰疑惑著急的表情,“對……對不起,不用麻煩你了,我們是住在一起的……”

曹寧峰不可思議,“不是,何澤城!”他轉頭望著他,“你是瘋了嗎!你為什麼要這麼對待她!”

踹她,薅她,掐她,威脅她,一切的一切被他看在眼裡,都覺得他像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何澤城朝他冷笑,“你他媽算個什麼東西,管得著嗎?老子的女人老子想怎麼樣對待就怎麼樣對待!看在你幫我抓住她的份上,我先不跟你計較這麼多。”

他轉頭看向那張恐懼蒼白的臉,嘴角扯起恐怖的笑容,“回家再說!我把你腿打斷!敢逃跑,就要做好後果,知道嗎?”

林蔭全身冰冷,絲毫沒有了力氣,只瞪著那雙驚恐的眼睛,被他用力的扛在了肩膀上。

曹寧峰想追上去,但是雙腿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樣,一動也不能動。

他徹徹底底的搞不懂了,這根本就不是他認識的何澤城!

他好像做錯了什麼,是真的做錯了。

他就不應該給他打電話的!

——

林蔭被猛地摔在了床上,即使再柔軟的床,也讓她震得頭懵。

那黑色的人影籠罩著她,'嘶啦——',他的力氣大的硬生生將她身上的衣服撕扯了下來。

暴怒著的雙眼,讓她恐懼,害怕,她想求饒,卻說不出一句話。

那掩蓋住她骯髒不堪的衣服被撕扯成了破碎的垃圾,扔在了地上,她的所有唯一的期盼的尊嚴,也就像那垃圾一樣,狠狠地被他撕碎,扔掉。

他欺壓而上,猙獰著憤怒的臉怒視著,“做好準備了嗎?嗯?”

林蔭抖著身體,從喉嚨中發出一聲驚恐的低語,“對不起……對不起我錯了……對不起……”

她不會再跑了,求求不要殺她,不要!

他跪在了床上,大手從她的大腿,一直滑落到了她的腳腕,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只有把你腳給斷了,你才不會跑,是嗎?”

他的聲音有多輕,她此刻的內心就有多恐懼。

“不是!不是不要!我不會跑了!你不要這樣對我!”她已經感覺到了那隻大手逐漸發力了。

她絲毫不懷疑他會不會真的擰斷她的腿!

“求求你了!求求你了主人,奴隸不會跑了!奴隸真的不會跑了,知道錯了,奴隸知道錯了不要不要不要……”

她瘋狂的搖著頭,眼睜睜的看著他的手用力,用力,再用力,腳腕上傳來抽搐般的疼痛,劇烈的痛感油然而升,刺激著她的神經。

“不要我求求你了!”林蔭扯破喉嚨尖叫著,想起身抓住他的手,那張暴怒的臉上毫無仁慈可言。

他只有一個目的,把她囚了!永遠的囚著!

'咔'

如此清脆的一聲,林蔭疼痛的竟然無法尖叫出聲,張大了嘴巴,痛苦的臉猙獰在一起,滿頭大汗臉色蒼白,絞痛,撕裂裂肺的疼!

何澤城忽然又笑了,扔下她這一隻的錯位斷裂的腳腕,魔鬼的低語再次傳來。

“別急,還有一隻呢。”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