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31章
誰會喜歡? (H!)

林蔭蒼白的小臉上全是汗水,雙手緊緊抓著早已被汗水浸濕的床單,手臂上青筋暴起。

他再次拿起她另一隻腳腕,逐漸發緊用力。

“不要……”她沙啞透的聲音叫喊著,疼痛使得她沒有反抗的力氣,徹骨的鑽心的疼痛讓她的眼淚直接冒了出來。

何澤城充耳不聞,繼續握緊,收力,用力,發狠,用力,再用力,幾乎是咬著牙恨不得將她吞入腹中!

“不要!”

她聲嘶力竭的喊叫著,濕漉漉的頭髮胡亂貼在她的額頭上,眼睛幾乎要從眼眶裡凸出來。

想求他,求求他!她錯了!她再也不敢了!

求他!

'咔'

扎心的疼,沒有多餘的動作,利落乾脆的扔下她另一隻腳,林蔭再也沒有了聲音。

她被疼暈過去了。

——

當她再次醒過來時,她的脖子,手腕已經全部被綁上了鐵鍊,拴在了床頭一動也不能動。

她關心的不是這個,她只想看自己的腳是不是真的還在!

林蔭試圖想動著腳,毫無知覺。

一瞬間,她的眼淚奪眶而出。

她的腳,真的斷了!被他親手折斷的!

她沒有腳了,走不了了,一輩子都待在這裡不見天日,一輩子都做她的性奴。

腳步聲漸近,林蔭睜大濕漉漉的雙眼看去,只見他雙手插兜的站立在那裡,那張臉上還帶著憤怒,暴虐,讓她恐懼到了極點。

“既然醒了,那就開始懲罰了。”他一步一步的走過去,伸出一根手指,從她的額頭,一直滑落到了胸前,嘴角咧出慎人的笑容。

“畢竟跟一個睡著的死人,也沒什麼好玩的。”

她醒了才有意思,被他操在身下,嘴裡說著那些求饒的話,說著取悅他的話,讓他開心的話,他才能控制住自己不想殺死她!

林蔭抽泣著眼淚不斷往外冒出。

“我知道錯了……奴隸真的錯了,奴隸再也不敢跑了……”

“噓。”他的手指抵在了她的唇上,眼睛半瞇起道,“這些話,等我操你的時候再說也不遲。”

她恐懼,害怕,但是沒有任何的作用。

她祈求,求饒,但是他不會放過自己。

她的所有舉動,現在對他來說都只是為他增添操她的情趣。

他還有什麼事情是他做不出來的!

盯著她那顫抖的表情,何澤城一件一件褪去自己身上的衣服,當著她的面,像是臨死前最後下達的判刑。

那根高高矗立的雞巴挺直在了她的嘴邊,“舔。”

沒有任何的疑問,命令著她身體的一切行動。

林蔭知道自己躲不掉了,該來的還是會來。

她張口準備含住,他卻猛然往後退了一步,一巴掌扇在了她的臉上,直接偏過了頭。

“規矩呢!​​出去了幾個小時,規矩都忘了是嗎!”

暴怒的聲音衝破著耳膜,他很生氣,非常的生氣。

疼,火辣辣的疼。

但是沒有用,她反抗不了,面對這個男人,她只有生生的恐懼。

林蔭咬著下唇,沙啞的哭泣聲回應著他,“是主人。”

那根巨大的雞巴再次遞到了她的嘴巴,林蔭張大嘴巴含住龜頭。

她的手動彈不得,只能用頭部起起下下,只可惜這種淺喉她沒持續多久,何澤城上前一步,抓住她的頭髮狠狠地往她喉嚨中戳去。

“嘔……”林蔭只能拼了命的張大嘴巴。

不能碰到,牙齒不能碰!絕對不能碰到!

她在他的身下被玩弄,雖然腳斷了,但是他還是沒有得到任何的滿足感。

如果再給她一次機會,她還是會毅然決然的選擇離開他。

為什麼要離開他!他明明這麼愛她!這麼愛,這麼想把她操進骨子裡!

她感覺不到嗎?憑什麼她要離開他!

她這輩子都得被他操,這輩子都要在他身下摁著操,哪都不能去。

“賤貨,騷貨,讓你跑!你再給我跑一個試試,有本事再跑啊!嗯?還敢不敢了!”

他眼睛發了狂的去頂弄著她的喉嚨,恨不得將整個雞巴都塞進她的食管裡。

“跑!跑!你為什麼要跑!你再給我跑,信不信我把你弄死!”

何澤城咬著牙,越頂越深,越來越深,恨不得將她就怎麼給弄死!

林蔭已經被頂的喘不過氣了,逐漸的想翻白眼。

她為什麼跑他不懂嗎?

誰會喜歡待在這裡做他的胯下奴,被他折磨的生不如死。

誰會喜歡!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