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28章
救救我

林蔭死命的往前拍著,像是身後有鬼一樣的追著她,她開始顫抖著雙腿,開始害怕,腿上已經沒有了力氣。

怎麼辦!怎麼辦啊!她要快被找到了!

快救救她!隨便怎麼都好快來救救她!

——

何澤城回到了公寓,將手中的兩份離校單直接扔在了地上,抬腳大步跨上樓梯。

他忍不住了,只要一出去,腦子中滿滿都是林蔭的身影,在她身下求操的身影!那模樣別提有多誘人了!

他現在就要把她摁到地上狠狠地操弄一頓!

推開臥室的門,他瞧見了地上的鍊子和項圈,頓時笑容一僵,加快腳步往前走去。

大床上沒有一個人,白色的床單上只有亂七八糟的褶皺,衣帽間的門敞開著。

他額頭上的青筋猛地一跳,“林蔭!”

暴怒的聲音在整個公寓裡響起,他疾步走向衛生間。

沒有人!

樓下的廚房,臥室,客房,以及那擺滿各種刑具的調教室,統統沒有一個人!

他再次飛快的上樓來到了衣帽間,裡面有被翻動的痕跡,何澤城仔細的看了一下,確認少了一件外套,褲子,還有一個皮帶。

“林!蔭!”他發狠的咬著這三個字。

牙齒咬得"格格"作響,眼裡閃著一股無法遏制的怒火,像一頭被激怒的獅子.。

他竟然敢跑!

竟然敢離開他!

竟然敢不怕死的做出這件事!

自以為已經掌控住她的身體,就能掌控住一切的他,現在全部被現實的真相磨滅了!

他要把她抓回來!要把她的腿給打斷!將她狠狠的困在自己身邊!

他要抓到她。

把她雙腿給卸了!用鍊子綁著她!

生生世世都要做他的胯下奴!

狠狠的操她!把她操死!將她騷穴給騷爛!

怒火在胸中翻騰,何澤城迅速的跑了出去,無論她在哪裡,他都要找到她!

一定要操她!讓她再也不敢離開自己!

那暴虐的因子逐漸又被再次激發出來,氣的胸膛和手都在顫抖的。

為什麼他那麼愛她還要離開他!為什麼,她感覺不到自己對她的愛嗎!

是不是只有把她的雙腳給卸掉,給她打催情針,讓她再也離不開自己,那樣她才能感受得到!

他明明,明明那麼愛她!

她為什麼要跑,為什麼!

——

林蔭不知道自己要躲去哪裡,但是唯一可以確定的便是,何澤城一定在找她了。

她不能被抓到,絕對不能!不然難以想像他會把自己怎麼樣。

是不是真的會把她給殺了。

她相信他能做到的,只要是他想做的,沒有做不到的!

她往前跑著,那裡是個沙灘公園,旁邊綠植很多,像是看到了希望,這裡是一個不錯的藏身地方!

他一定不會找到她的!

正要往前跑去,猛然,她的手腕被人抓住了!

一股從腳底升上來的寒冷讓她拼命抱住頭的保護著自己。

那句恐慌的對不起還沒有說出口,著聲音便打斷了她。

“是我林蔭!你沒事吧?是不是有什麼事啊!”

林蔭緩慢的抬頭,見到曹寧峰站在她的面前。

一瞬間,心中的所有警惕和防備全部卸下了,她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拉住他的胳膊祈求道。

“救我!求求你了救我救我!我求求你!”

只要能救她,她做什麼都可以,做什麼都願意!

拜託,快來救救她!

曹寧峰顯然被嚇到了,“不是,你先別慌,你告訴我什麼了我才能救你啊,你是被人搶劫了嗎?”

搶劫?強姦還差不對。

她能說出口嗎?

顯然並不能……她沒辦法開口,根本無從下口。

“我……”她不知所措的抓住他的胳膊,“我求求你不要問好不好!你就先救救我!我救你了先救我!”

她在崩潰的邊緣,逐漸瓦解了自己的理智。

“好好好……我不問我不問,我會救你的。”曹寧峰也慌了,抓住她冰涼的手,“那你告訴我,你讓我怎麼救你?”

這次,又換做她愣住了。

怎麼救她?

殺個何澤城嗎?

嗤,怎麼可能……不如她自己自殺!

就算殺了他,也改變不了自己被玷污的事實!

林蔭死死地抓住他的手,“你收留我好不好?”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