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34章
沒有公平這個道理(H!)

“不行我求求你了不行!”那裡更不可能有潤滑,她會死的,真的會死的!

“行不行,可不是你說了算。”他的一句話徹底重重的捶在她的心臟上。

何澤城拔出了雞巴,扶住那長長的巨物抵在她的菊穴上,都能看到她因為恐懼而不停的收縮著。

這裡,會是一個新的爽點,讓她更加乖乖聽話的地方!

“我不要……不要!”林蔭顧不上什麼了,驚恐的想往前爬去。

可是她忘了,她根本就反抗不過,所有的反抗來說都是徒勞。

她的逃跑再次逼起了他心中的暴虐,何澤城一手鉗住她的腰,另一隻手扶住雞巴,狠狠地往裡面塞入。

“啊啊!”她撕扯破喉嚨的尖叫聲,聲嘶力竭,像是要被殘忍的殺害一樣,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難以承受突如其來的疼痛讓她完全沒有可能做好準備,除了疼,她已經感覺不到任何的快感,就像要排泄一樣難受,比撕扯著穴口的疼痛還要疼上千倍,萬倍。

“求求……”你,求求他!

她已經疼痛的說不出任何一句話了,恨不得咬牙自盡,卻絲毫沒有了力氣,整個人被他帶動控制著。

那粗長的雞巴不過是塞了個頭而已,沒有任何潤滑讓何澤城的額頭上也出了冷汗。

太緊了,根本就進不去!

該死的,為什麼進不去!

他揚起手狠狠地拍在她的的屁股上,“他媽的給我放鬆!讓老子進去,操死你,我要操死你,信不信我把你的屁股痛爛!”

“不要……不要!”林蔭痛苦的搖著頭求饒,“我真的錯了主人,求求你不要操我……奴隸求求你,好疼,真的好疼啊啊……啊嗚……”

誰……誰快點來救救她,誰都好,救救她啊!

何澤城發狠了心,不顧一切的,猛地往前頂去,林蔭扯痛著脖子想要尖叫,卻根本叫不出來,額角的虛汗滑落了下來,跟著她的眼淚一起墜落在潔白的床單上。

只是進去了一半,只有一半!夾的他快要斷了!

過於緊緻的菊穴也將他的雞巴夾的疼痛起來,何澤城咬牙抽了出來,看著那菊穴從裡面緩慢的流出來血液。

撕爛了,被他戳的撕扯開了。

林蔭雙手緊握成拳,咬著下唇沒有繃住,徹底的嚎啕大哭了出來,撕肝裂膽的哭嚎著,她徹底的崩潰了。

好疼啊!疼,鑽心的疼。

那響徹整個屋子的哭聲,讓何澤城心臟猛地一個抽搐。

他攥緊了拳頭,將心中湧上來的壓抑感拼了命的憋回去。

伸出手,拽住她的頭髮往後仰著,兇殘的目光瞪著她,“哭什麼哭!給老子閉嘴!老子的兄弟還沒塞進去呢!你信不信我把你屁股著戳爛!”

她的哭聲直接壓制住,哽咽著聲音破涕道,“求求主人不要……奴隸真的錯了,奴隸不會跑了!求求你放過我……”

何澤城扯出譏笑,“放過你?憑什麼!”

她敢跑就要承受後果,他這麼愛她,她為什麼感覺不到,還想著要離開他。

“你想都別想,不是想跑嗎?我現在給你一次機會!”

他扳住她的下巴,只想門口那裡,猙獰的笑容望著她,“五秒鐘的時間,我放開你,你要是跑出去了,我就放過你!”

“怎麼樣?”

他的詢問,對她來說就是個天大的笑話。

不怎麼樣。

這是她的第一個想法。

他在試探她,她沒這麼傻!

林蔭果斷搖頭,“奴隸不跑了!奴隸真的不會再跑了!”

這是他的地盤,他說了算,就算是他擬定出來的規則,他也可惜隨時破壞,沒有公平這個道理,只有被他欺壓的份。

“呵呵。”何澤城冷笑著,“我可是給過你一次機會了,可別說我沒給你啊,既然你自己都選擇了,那就接受你該有的懲罰!”

林蔭睜大了恐懼的雙眼凝望著他。

為什麼……

她明明選擇了他最想要地答案,他為什麼還不肯放過自己!

何澤城解開她脖子上的鎖鏈,幾乎是拽著她的腿,將她從床上拖了下來,毫無憐惜。

林蔭沒有任何的抓住物,望著那越來越近的浴室,身子冰涼的像是陷進了地獄中。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