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29章
不要殺她

他啊了一聲,還在奇怪,一雙柳葉眼充滿了不解。

“三天!”林蔭急迫的瞪大眼睛,“不兩天!”

只要兩天就好,她必須擺脫何澤城的追查,只要兩天!她聯繫上她的父母,將她帶離這裡,她再也不要回來了!

見他還準備說話,林蔭痛苦的合掌,“拜託你!一天,只要一天也可以!求求你了幫幫我,我真的走投無路了!求你!”

她這幅著急的模樣,任誰看了都會覺得心疼吧。

“好,我幫你!”曹寧峰點頭,雖然可能有些麻煩,但是他也看不了一個女生這麼卑微求他的模樣,讓人心酸。

“謝謝謝謝!”林蔭徹底的鬆懈了一口氣,這種求死復生的感覺讓她想哭。

還是有好人的!還是能逃離他的魔抓的!只要能逃脫他,她做什麼都行!

只要不是他,她去哪都可以!

曹寧峰揚了揚手機,“我打電話叫輛車我們就走,可以嗎?”

林蔭搗頭如蒜,“可以……可以的!”

快點,她已經迫不及待的要走了,不要待在這裡了,她好害怕!

曹寧峰朝她笑了笑,指了指她的手,“但是前提你得先放開我,我才能打電話。”

她的手兩隻手剛才死死的抓住了他,林蔭幾乎是迅速鬆了手,垂頭道歉。

“對不起對不起……我太緊張了,對不起!”

曹寧峰不明白她在緊張什麼,或者又發生過什麼,但是看她恐懼和害怕的樣子,大概是受到打擊一類的。

也只有這個理由,現在才能說服自己去幫她。

他拿著電話走到了馬路邊上,林蔭蹲在了公園旁邊,借助綠化帶能給她一點安全感,這上面的樹木可以擋住她的身影,讓她有種錯別。

彷彿這樣,何澤城就再也找不到她了。

沒過一會兒,曹寧峰過來了,半蹲下來對她說道,“不用擔心,人馬上就過來了,你現在是安全的。”

林蔭顫抖的點頭,胳膊和雙腿明顯的都在哆嗦著。

曹寧峰跟著她一塊頓了下來,語氣盡量放平柔和。

“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嗎?你的腳有沒有受傷?除了我收留你以外,還可以幫你的?”

林蔭一個勁的搖頭。

除了這個,他什麼都幫不了自己。

曹寧峰嘆了口氣,“既然不想說的話那就算了,我不強迫你。”

這句話讓林蔭感到深深的溫暖,他跟何澤城完全不是同一個人,典型的反過來人格。

他只會強迫她,威脅她任何她不想做的事情。

好可怕,她再也不要回去了!

林蔭把頭深深的埋在了膝蓋之中,曹寧峰面帶無奈的看著她,但願不是真的受到什麼重大刺激才好,她這樣子,不如報警還比較好些。

可她都不願意說,估計報警也沒什麼用吧。

不知道過了多久,曹寧峰的身後傳來腳步聲,他轉頭望去,對林蔭說道,“人來啦,我們走吧!”

林蔭吸了吸鼻子,抬起頭,對上一雙陰冷的瞳孔。

剎那間,她的身子涼了半截,幾乎是陷入了無底的深淵,從未感覺得恐懼和寒冷!

曹寧峰站起來對他笑笑,“不好意思啊澤城,我家實在有些不方便,想到楊導師說你跟林蔭很熟,所以就想到你了,她……”

“不用說了。”他低沉的聲音沒有一絲起伏,冷若冰霜的眼神絲毫讓人感覺不到任何溫暖。

何澤城抬腳走了過去,腳步一步一步的走向她。

曹寧峰覺得有些奇怪,今天的他格外的不對勁,臉上沉默的沒有一絲笑容,甚至是隱忍的怒火。

他頭一次看到這種表情。

“林蔭……”他回過頭,見她惶懼驚恐的睜大了雙眼,迅速起身拔腿就跑。

曹寧峰還沒有反應過來,身邊忽然刮過一陣狂風,只見何澤城快步追了上去,拽住她的胳膊,狠狠地在她腿上一踹,幾乎是發狠的跺上去。

林蔭跪倒在地,胳膊被他死死的掐著,半個身子都被他懸吊在空中。

“何澤城!”曹寧峰難以置信,“你在做什麼啊!”

他跑了過去,瞧見那張一向溫文爾雅慣了的面龐,竟出現了像是要殺人的暴虐,憤怒的臉扭曲的叫人不栗而寒。

他從來沒見過如此恐怖的他!

林蔭畏俱的回頭望著他,那張臉上已經寫滿了要殺死她的含義。

“對不起……對不起!不要殺我!我求求你不要殺我!”她渾身顫抖,半張著嘴,發出嘶啞的聲音。

死亡和絕望,頭一次離她這麼近。

—————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