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32章
她是他的(H!)

頂了十幾下,他將濃稠的精液射進她的嘴裡,“給我吃下去,一滴都不准漏!”他語氣不善的命令著。

即使他不說,林蔭也不敢漏出一滴,他已經很生氣了,能馬上把她弄死的。

“舔乾淨了!”他將猙獰的雞巴重新抵到她的嘴邊。

“是……是主人。”林蔭攥緊了床下的床單,忍住眼淚去給他舔弄著,發出誘人的口水聲。

何澤城跪在了她的身下,抬起她得一條腿,嘴角凝固起嘲諷的笑意,“準備好了嗎?別著急,我給你很多,操到你不敢跑為止。”

林蔭打了個寒戰,“主人……奴隸不敢跑了……”可不可以放過她。

沒有收到他的回應,而是下身傳來撕裂的疼痛。

“啊!”

乾涸的下身沒有足夠的潤滑,就連那些精液也已經流乾了,他腫脹的雞巴狠狠地塞進去,不顧她的叫聲,不顧她的疼痛,不顧她的下身是不是要被撕扯爛了。

他要做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狠狠地捅進去!

“疼……疼啊!求求你輕一點……疼我疼!”她哭泣,她求他,她想抓住他的手臂求著他,但是被鍊子拴著卻怎麼也夠不到。

沒有用,什麼用都沒有,只是一雙滿是怒氣的眼神死死的凝望著她。

她現在就是殘疾人,失去雙腳的殘疾人怎麼能反抗,她就是死在這個房間,也根本走不出去。

“主人我求求你輕一點!奴隸求求你!”求他,只能求他,唯一她能夠做的,能夠說的話。

沒有任何的憐惜,他將整個巨大而猙獰的雞巴全部沒入了她的體內。

身下忽然有了潤滑,何澤城低頭看去,發現那時鮮紅的血液,他的強制性塞入,導致了她的撕裂。

幽深的眸子凝望著那血液許久,他的嘴角竟扯出了嘲笑,身下用力發狠的倒弄進去。

“啊!”林蔭扯破了喉嚨尖叫著。

疼,真的太疼了,好疼!

她眼角的淚光閃爍著,想要求饒,但他卻忽然加重了身下的力道開始進進入入的戳入她的子宮。

沒有潤滑,他的每一次進入對她來說都是撕碎的疼痛,只有血液能給她帶來一些輕鬆。

“主人……主人好疼……奴隸好疼!”她揚起脖子痛苦的哀叫著。

何澤城一巴掌甩在她的奶子上,“給老子叫的好聽點!什麼叫的都忘了是嗎?是不是覺得自己跑出去就能擺脫我了?我告訴你,你這輩子都得被我操!”

哪都不可以去,只能被他操。

“我好疼……奴隸好疼!求求你主人,我錯了,我不敢跑了,我真的不敢跑了,求求你輕點!”

她錯了,她不該跑的,明知道被抓回來會是這種後果,她為什麼要跑。

何澤城嘴角咧出慎人的笑容,將她的兩條腿高高抬起,一隻手抓住她的奶子,從裡面擠出奶水出來,眼睛發紅的用力頂著她。

那瘦弱的肚子上已經被撐出了他的形狀,像是一件藝術品,永遠要埋在她的身體裡。

林蔭在他身下呻吟,卻出了求饒說不出別的話來。

這種感覺讓何澤城開始躁動,他要讓她爽的再也不敢離開他,離了他就活不下去!

何澤城解開她兩隻手上的鍊子,將她翻了個身,讓她的雙腿蜷起跪在床上,即使腳壞了,她也能跪著爬!

他的大手重重的落在她那白嫩的屁股上,再次以肉眼可憐的速度出現了紅印。

猛然,他瞧見了她的菊穴,露出了殘忍的笑容。

林蔭被迫跪在床上,感覺不到一絲來自腳的知覺。

她徹底的完了,她的腳真的沒有了!

不等她有再多的想法,一直手指忽然戳進了她的菊穴中,一股難以忍受的脹痛和排泄的衝動。

似乎知道他想要做什麼了,林蔭徹底的慌了。

“不要主人!不要弄那裡!求求你不要,做什麼都行你不要去弄那裡!”

無法想像這裡被他插入的結果,一定會更疼,會把她戳爛的!

何澤城拽起她的頭髮,在她耳邊沉著冷漠的聲音,“你越是這麼說,我就越是想要弄!你身上的所有部位都是我的,你沒反抗的權利!”

都是他的,全部都是他的,就算是她自己,也不能任意去碰她的身體!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