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104章
她的眼中 是一片血紅(大結局中篇)

袁清攔住了她,伸出手道,“我的手機還給我!”

林蔭笑,從口袋中拿出了手機,放在了她的手心上。

“喜歡何澤城?”

她忽然問出這麼一句話,袁清的表情猛地一遍,只見她優雅一笑。

“那可真可惜,你以後再也見不到他了。”

她越過她就要往校門走去,袁清急忙轉身拉著她的胳膊。

“你在胡說什麼!”

“我可沒有胡說。”林蔭轉過頭,臉上沒了笑容,取而代之的是蒙蔽笑容的嚴肅,“可惜,你的眼光可真差,他可不是什麼好人。”

“你……”

袁清咬牙,卻說不出一句話,這個人昨天給她帶來的印象太過深刻,差點就要被摁在地板上殺死過去,恐懼在心中無言的蔓延開來,慢慢鬆開她的手臂。

林蔭悶聲一哼,再次問道,“還記得我昨天跟你說過的話嗎?曹寧峰同樣不是什麼好人。”

她的眼神忽然閃躲開,轉過頭,臉側的短髮遮擋住側臉,“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原本昨天反應那麼激烈的人,現在竟然顯得如此平淡。

林蔭笑著,便看到了她脖子上的掐痕,因為有白色襯衫的衣領擋住,加上剛才的頭髮,她並沒有看清,而此刻她別過頭,看得清清楚楚。

嚯。

一瞬間便恍然大悟,這個掐痕,曾經也在她的身上出現過。

“原來是被威脅了。”雙眼隨之瞇起,看到了她慌亂的模樣,也只是付之一笑。

“祝你好運。”

袁清見她越走越遠,低頭攥著雙拳,開始慌亂的不知所措。

即將被發現的隱私,讓她不由得開始擔心起來,那段視頻會不會被播放出去,成為人們口中人人下賤的淫蕩。

無言的害怕在心中蔓延起,雙腿都開始止不住的抖動,校園前人山人海的學生們不停的路過,卻彷彿被蒙上了一層霧,看不清他們的身影,只是感覺自己的害怕和狂跳的心臟。

忽然身後猛的有人抱住了她,將她嚇得一身哆嗦。

那雙手移到她的脖子上,猛地將她掐住,往後靠在了他的胸膛上,臉色出現開始發白,呼吸反復一瞬間停止了。

“想什麼呢?”

曹寧峰的聲音傳來。

——

天氣逐漸轉熱了,路邊的花草也看得更加繁茂,一些蟬叫開始在耳邊響起,大多數人都褪去了外衫,只有她還依然穿著格子襯衫。

下了課,她沒走,也沒去食堂,坐在教室裡看著書,說是在看書,倒不如說是在發楞。

許久,外面的蟬叫開始越來越大。

她放下了手中的書,轉頭看向外面的窗戶。

綠色樹葉繁茂,從樹葉之間投下來的陽光穿透在窗戶上,隨風舞動的葉子發出沙沙好聽的聲音,只不過吹來的風帶了些溫熱。

時間好像定格在這一刻,那些樹葉漂亮的讓人移不開眼,翠綠的顏色淨化著眼睛,樹葉隨著移動,一束光在她的眼皮上不停的轉移著。

每當樹葉被吹開,那束光投了過來,風消失了,陽光也被遮擋住了。

她有些熱了,拉了拉身上的外衫袖子,沒有敢脫掉。

胳膊上的痕跡還沒有消失,掐痕青紫痕,還在白皙的皮膚上停留著,雖然已經淡了,但她討厭把皮膚露出來。

陰影揮之不去,給她留下的印象死死地釘在腦子裡,脫掉外衫,好像是被扒光一樣,全部人都在看著。

林蔭合上了書,微不可及的嘆了口氣,靠在了後面的椅背上,痴迷的盯著夏日的景色,綠色的葉子,不想不再去看。

時間過得好慢,大概多久。

他消失在她的生活中,也就只有一個月而已,忘不了那段噩夢,偏偏還回想得起。

可恥的是,每當回想著,下身竟然不由自主的有了反應,這才是讓她最噁心的事情。

她明明是很討厭才對的。

桌子上的手機開始震動,是楊老師打過來的電話,讓她去一趟辦公室,申請一下貧困生補助。

這補助她不想要,可好像沒有辦法不要了,討厭接觸人,根本沒辦法掙錢啊。

疲倦的起身,她出了教室,往辦公室的大樓走去。

躲避在大樹投射的陰影下,在縫隙間,她無處躲藏於陽光,耳邊嘈雜的聲音讓人煩厭。

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她好像失去了對生活的希望。

停住了腳步,轉頭往操場上看去,興奮的呼喊聲揚起籃球,投入框中,再次尖叫。

她想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去一個什麼人都沒有的地方,孤獨到老。

一陣風迎面吹來,狂妄的風吹在她的臉上,撲面經過,長發猛然向後揚起。

強烈的風瞇起了眼睛,耳邊再一次傳來尖叫。

可是這尖叫,卻不來源於操場,倒像是人群中,竄動的一陣害怕聲。

轉過頭看去,驚駭的雙眼瞬間紅了,她的眼中,是一片血紅。

血液低落在地面,粗魯的呼吸,驚喜的表情,失而復得的快樂……

她鼻尖上,是濃濃的血腥味,讓人作惡,心中狂跳。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