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94章
最後一片雪花

何澤城輕聲一笑,“怎麼會餓死你呢,既然不想幫我口,就不口了,待會出去玩。”

林蔭冷漠的看著他,她想拿著桌子上的菜刀把他腦袋給砍下來,說不定就能解放了。

她沒那個膽量。

面前的人伸出手,撫摸在她的頭髮上,不知道是不是被發現剛才眼中的目的了,將菜刀拿起,把手柄遞給了她。

“會切菜嗎?試試看。”

她冷笑,“把你頭切下來我可以。”

他湊上前,蹭在她的臉上,在她的皮膚上深吸一口氣,像個變態。

他本來就是變態。

“切了我的頭,誰還能把你操的這麼舒服呢?你下面可受不了。”

她揚起手中的菜刀,卻被的放在身側的手腕快速的抓住,薄唇往上一勾,壓低了眼皮。

“你應該知道做什麼會惹我生氣,收斂點,不然知道我會怎麼做嗎?”

握住她的手腕慢慢的放開,探去她的身下,捏住她的陰蒂,附在她的耳邊,“我會把這裡給操的鮮血直流,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她的身子在發抖,因為害怕的緣故,捶在身側的手都開始抖動起來。

他裂開嘴角笑了,露出的虎牙在訴說著他的可愛,蹭了蹭她的臉,全然沒了剛才凶煞的聲音。

“我怎麼會捨得把你那麼殘忍的對待呢,我可捨不得寶貝。”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她沒有在說話,依然是被他抱在身上吃飯,一邊被他玩弄著身下的陰蒂,一邊吃著他親手做的炒菜,還有她被迫去切的幾個​​西紅柿,歪七八扭的,都塞進了自己的嘴裡。

換上了保暖的衣服,都是他的,外面被套了寬大的黑色羽絨服,他的黑色的圍巾,把她過的嚴實,彎下身子來拉上了拉鍊,拿出了一個手銬,綁在了兩個人的手腕上。

寬大的袖子遮擋住,任誰都看不出來這裡面藏著個情趣手銬。

外面飄起不算大的雪花,出來的次數屈指可數,難得見到有積雪,肚子脹的沒有辦法去好好欣賞這幅美景。

身旁的人十指緊扣著她的手,另一隻插在大衣的口袋中,斜眼看著她盯緊路上的動作,自始至終沒有抬頭。

他忽然停了下來,問道她,“在雪地裡做愛是什麼樣的體驗?”

林蔭扯著不太好看的嘴角,“你應該去問北極熊。”

他輕聲一哼,捏起了她的下巴,眼神痴迷,“你明明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

抬起手,摟住他的脖子,從圍巾中伸展出來的小臉,正朝他強顏歡笑 。

“不行呢,我會感冒的,會很涼很涼,感冒也很難受,又會傳染給你,更難受了。”

他絲毫不介意,“沒關係,我操你的時候,下面不就暖和了嗎?”

“鐵了心的想在大雪天操我?”她嘴角扯平。

何澤城沒說話,表情已經出賣了他。

對,他就是很想,非常的想!想的他雞巴痛!

林蔭指著馬路,嘲諷一哼,“你信不信我直接拉著你被車撞死!有本事去地底下做個亡命鴛鴦,要是你沒死,你就天天抱著我的屍體去操!姦屍,你看我會不會說一句不要,要是我沒死,我把你屍體拉著去餵狗!”

他的暴怒的罵聲還沒出來,她突然推了一下他,錯不急防的往後退了一步。

“何澤城,誰給你的本事,你以為我就這麼好操?老娘就是去被嫖還得給錢呢!你給我的什麼,你的尿嗎?”她竟然說著說著自己笑了出來,往前推著他大走一步。

“來啊,操啊,今天你敢讓我拿菜刀,我殺不了你,我還殺不了我自己了?你以為把我綁起來就算完事了?有本事你把的我心臟取出來啊,全都吃下去,這樣全都是你的了。”

“然後眼睜睜的看著我是怎麼樣去死的,一點一點的被腐爛,蟲子爬滿我全身,一個個巨人觀把你嚇死,蒼蠅蚊子全都來我身上吃,一口都不給你留!”

她的吼聲讓身邊不少成群結隊的人都回過頭,林蔭勾唇笑著,飄落的雪花落在她黑色的髮絲上,顯得格外蒼白。

她看著他的表情逐漸成為驚恐,害怕,哆嗦,比自己還害怕。

“操我嗎?”她輕聲問道,挑起了細長的柳葉眉,空中的雪大了起來,​​沾落在了她的睫毛上,扎眼的瞬間,又掉落融化。

“我問你呢!你敢操我就敢死,我真是受夠你了,你把我掐死吧,我不想活了。”

她抓起他的手腕,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冷眼相看。

何澤城顫抖著雙唇,落下的雪快迷失了雙眼,用力的眨著眼,那爬滿蟲子的屍體才從自己眼前消失,才能看清面前的人,無與倫比的難受。

他咽著口水,呼出白色的霧都是一顫。

“我…不操了。”

林蔭眼中略有吃驚,“什麼?”

“我不操了。”他把手從她的手中抽離,害怕的垂頭,“我不操了,不操了。”

在她放鬆一口氣的情緒中,忽然看到了閃光點。

她瞪大眼睛,看著他眼淚一滴一滴的從她面前直直的落下,劉海垂落,遮擋住了他的臉,確認無比,那液體總不可能是口水。

媽的,怎麼還哭上了,現在到底是誰才是最生氣的那個。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