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92章
用你的嘴換今天的飯(H)

年期將至,每天晚上都能聽到外面的煙花聲,不知道從什麼起,她每年都是一個人過年,好想跟她爸媽打個電話,過了這麼久,竟然忘了號碼。

看著落地窗外陰沉的點頭,好像快下雪了。

她想站起來,腳上的鍊子叮鈴作響,那個傻逼出門買菜,還不忘記把她給鎖起來,搞得她像是有翅膀的鳥一樣,隨時都能飛掉。

好像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永遠都跑不掉,感覺自己像條狗,就算跑了也能隨時被他給抓回來,狠狠地挨打,為了避免疼痛,她暫時性的屈服了。

沒出去過半個小時,他回來了,見她依然保持了自己走出去時的姿勢,果斷的放下手中的東西,上前去抱住她,親吻她,揉著她身上最軟的地方。

她無力的癱軟在了他的懷中,隨便他折騰去,不過就是具身體,給他。

不滿意她的不回應,捏著她奶子的手勁加重了一些,對她說道,“待會吃完飯我帶你出去。”

她仍然是面無表情。

不過是換一個地方去操她。

“後天就過年了,我把菜全都買齊了,等今天出去後,回來就在家天天操你,讓你騷穴每天都吃著我的東西,好不好啊?”

要是能說不好,早就一腳踹過去了。

深吸一口氣,懶得睜開眼睛去跟他說話。

他的手直接摸到了她的身下,捏住了她的陰蒂使勁的揉。

“啊!別!”她急忙抓住他的胳膊,那裡無論多少次都是敏感點,她沒辦法做到沒有感覺。

“寶貝,不搭理我,我很難過啊,怎麼辦,出去喝了好多水,可是現在又好想操你。”

她咬牙無語。

手指捅了進去,被他捏住陰蒂的時候都已經在流水了,可恥她自己的反應,只能用心裡不停的咒罵來緩解這種可恥感。

“尿進去,怎麼樣?”

林蔭扯開嘴角,“我有反駁的餘地嗎?”

他眼神不變,倒是挑起了濃眉,捏住她的奶頭旋轉了起來。

“你有啊,怎麼沒有呢,寶貝說不喜歡的話,我就再忍忍,等到你說喜歡了,我再尿進去。”

她突然笑了起來,肩膀聳動著,覺得這個人如此的可笑。

何澤城眼神緊緊的盯​​著她,無視她的笑聲,絲毫不覺的自己有多過分,他甚至已經溫柔了很多很多。

林蔭摟住了他的脖子,勾著嘴角,“來吧,尿進來。”

她的話好像就在勾引著他一樣,的確是在勾引他。

得到了肯定的回應,他也不墨跡,將她翻身推倒在地,扳住她的腰讓她跪了起來,把自己半軟半硬的東西塞了進去,趴在了她的耳邊,一手捏住她的奶子。

“寶貝想不想來個倒計時體驗一下?知道自己被尿進去的時間,你會很爽的。”

她並不想,“快點行嗎?”

帶著催促的話,感覺像是在催促著前面結賬人一樣,平淡無奇。

何澤城往裡面又塞了塞,挑逗著她的奶頭,“你自己默數三個數,我就會尿進去了,你下面都濕了,我知道你想讓我操,在這之前先忍忍,小淫娃。”

“開始數啊。”他用力的一捏那粉嫩的奶頭,命令下達給她。

就是她不想數,腦子裡也不明所以的冒出一個聲音替她數。

在第三聲的時候,那溫熱的液體流了進來,幾乎是全身都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他竟然說的一點都沒錯,的確要爽了很多。

“寶貝,摸摸你的肚子,正在鼓起來呢,你說這裡面什麼時候才會有咱們的孩子呢?你喜歡女孩還是男孩?”

她不回應,對他來說也沒關係,自說自的,在她耳邊絮絮叨叨,她卻只感覺到自己的腹部越來越漲,難受的感覺又來了。

他尿完了,又堵住了,把她的腳上的鍊子給解開,一手抱著她,另一隻手拿著那些袋子我那個廚房走去。

被放到了冰涼的櫃檯上,“坐好了寶貝,可別掉下來,不然,應該會很疼?”

林蔭像在看一個白痴,疼不疼他自己心裡沒點B數嗎?他脖子被捅的時候疼不疼。

面對她的眼光,他也只是笑,一邊咬上她的奶子,一手撫摸著她鼓起來的肚皮,咬的她敏感的的叫出聲。

想了另一個花招,把她抱了下來,撫摸著她的頭,“你想吃什麼我來做,我一邊做,你幫我舔,用你的嘴來換你今天的吃的飯,怎麼樣?”

他眼中的興奮無與倫比,林蔭冷漠著臉,張口便回懟,“有本事你餓死我。”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