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99章
一個強姦犯去罵另一個強姦犯

她整個假期都在被他的溫柔裡沉浸,最長記錄是三天沒有碰她,打破這個記錄的人是她,看著他忍耐不行的樣子覺得好玩,那一刻她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真離不開他的性。

開學的第一天,她拒絕跟他坐到一起,就像之前一樣,仍然分開,她依然坐到了最後一排。

講的什麼她完全聽不下去,也不想听,特別煩,隨便誰都好,給她一個手機!這樣她就有希望解放了。

他她不想再做他的情奴了,愛誰都好,別再愛她。

許久沒有再說過話的曹寧峰過來找她了。

“林蔭。”

她面無表情,沒有透露出任何一絲對他想說話的感覺,甚至被嬌慣了這麼長時間,竟然想開口就罵,別跟自己說話。

曹寧峰彎下腰,“你需要幫助嗎?”

他究竟是從哪裡來的自信,認為他能幫助自己?

只是眨著眼睛,並不回應,在曹寧峰的眼中,她像個木偶人,還是被操控著,身上無形的吊線,在折射出光。

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轉頭看去,果然沒想錯。

何澤城一手抓起他的肩膀上的衣服,低聲警告著,“之前跟你說過的話沒放進腦子嗎?”

曹寧峰忽然笑起,略賤的挑眉。

“你說啊,我不怕了,隨便你怎麼說,看看袁清會不會相信。”

一邊的虎牙閃側出來,“呦,沒想到你還挺自信的啊,那你覺得我要是在這里大吼一聲,你的面子是不是就沒了?”

他仰起頭,掙脫開他的手,“何澤城,你少嘚瑟,表面上這麼裝?誰知道你私下這麼賤呢?”

他似乎是一點也不生氣,“一個強姦犯去罵另一個強姦犯,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你也知道你是強姦呢!”他咬牙低聲,從牙縫擠出來的一句話。

“曹寧峰,你的正義感是從哪兒來的?你強姦別人的時候,有考慮過你的正義感嗎。”他蔑視一眼,舔了舔尖銳的虎牙,狂妄囂張,沒有受到剛才絲毫影響。

“你以為你就……”

'砰! '

突如其來的踹桌,讓兩個人都措不及防的往後面倒去,同步的用力扶住桌子,才沒能倒在地上。

林蔭起身,撿起地上的書拍了拍,往後門走去,毫無神色的表情,像是與剛才的事情絲毫沒有關係。

她在爆發的那瞬間,是非常的爽,甚至比罵人都要爽快。

還有那麼一瞬間,她想殺人,如果手裡有把刀,她會刺向誰。

不出五秒,身後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拉住她的手臂往外側的涼亭走。

林蔭抓起手中的課本朝他胳膊扇過去,沒什麼用,他還是自顧自的走。

“何澤城。”

她平靜如水的聲音念著他的名字。

前面的人停了下來,笑得一臉溫柔,指著後面樹林說道,“我們去那裡談。”

談個屁,他就是發情了。

果然,一到地方,直接將她摁在了樹上,隱蔽的雜叢樹,前面密不透風的樹枝,身後就是高高的圍牆,腳下遍地都是各種套子。

“寶寶,別接近他!他不是什麼好人。”

身後的人湊上前來,穿透過她的毛衣,往她上面撫摸去。

林蔭甩開摁住自己的手,反而質問道,“那你就是什麼好人嗎?”

“我當然不是。”他眼神痴迷的笑,拉過她的手,摁在了自己的腫脹的下半身處,低頭抵住了她的額頭,“可他迷姦過人,我親眼看到過得,就在這片樹林裡!”

“哦?”她攀上了他的脖子,下面揉著腫脹的巨物,“那他迷奸的是誰?”

被她揉的相當舒服,喘著粗氣哈著,“那個叫袁清的,寶寶你放心,我沒看到,只是我聽到了,我也沒有硬起來,只能對著你硬!”

“閉嘴!”她咬牙啟齒,手上的力道也不自覺的用力。

何澤城抓住她的手腕,輕聲一笑,“我雖然不疼,但是你這麼用力也會壞掉,讓我爽一爽寶寶,在教室我就想了,無時無刻都想操你,下次我們就在教室裡試試怎麼樣!上課的時候。”

她表情忍耐,真想給他一腳!

“你有本事自己對著擼,別來找我!”

“可是我只能對著你硬起來啊,你幫我擼著爽!”

後退一步,將她壓在了樹上,急不可耐的脫下她的牛仔褲,呼吸抖動的粗魯。

“寶寶……”

“我說我不想。”她目光直視的壓迫他,成功讓他停下了手。

沒有等他開口,那密不透風的樹林裡,突然傳來一聲腳踩下樹枝的清脆聲。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