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95章
你走了,我會殺了你

她從床上坐起來,全身平靜,沒了一大早起來的脹痛。

從昨天他哭成條狗回來後,便把她肚子裡的東西弄出來了,讓她自己洗澡,第一個晚上,他沒有操自己,甚至沒有在她身旁睡覺。

拉起衣服穿上,只有一件他的短袖,去他的衣帽間拿了個褲子,緊緊繫上。

他蜷縮在沙發上,整個身子都窩在了一起,把自己高大的身體蜷成一個很小的空間佔地。

聽到了聲音,他抬起頭來,看向樓梯上下來的她,有些局促的跑過去,大概是蹲的時間長了,他走路都重心不穩的往前歪,然後跌跌撞撞來到了她的面前。

“你餓了嗎?”他低著頭,臉上還有清晰可見的淚痕,漂亮的桃花眼紅腫了起來,竟然還有些柔媚,塗了眼影似的。

從他曾經的暴怒中清醒過來,林蔭問道,“想讓我用口,來讓我吃一頓飯?”

他急忙搖頭,“不是,我只是不知道該做什麼好,我不知道你想吃什麼。”

她擰起了眉,他就跟一個不安定的小學生一樣,站在她的面前,楚楚可憐。

“何澤城,你很奇怪啊,我都這樣了,你還不來操我?你的脾氣這麼好嗎?”

面前的人抬起頭,眼睛對上她的視線。

“我只是怕,你會要去死。”

不知道他在搞什麼花樣,不知道他現在的生氣點在哪裡,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她故作鎮定的表情也在慌張。

“你自己隨便做。”她下了樓梯,何澤城慌張的抓住她的手腕,“你要去哪!”

林蔭回頭,“你以為我要走嗎?”

見他點頭,又問道,“那如果我真的走了呢?”

“你不能走!”

“憑什麼?”

沉默了一會兒,客廳中的空氣都沉寂,桃花眼緊盯著她,慌張失措。

“你走了,我會殺了你。”

她被握住的手腕顫抖了一下,牽扯的咧開嘴角,啞笑著,沒出聲。

她信。

廚房中傳來滋啦啦的炒菜聲,聞到了油漬的香味,坐在沙發上,盯著電視,電視卻黑暗一片,沒有開。

以前發了什麼瘋,他把電視線都給剪斷了,揚頭靠在沙發背上,看著天花板發呆,像個山頂洞人。

很久,可能自己都要睡著了,那張臉忽然闖進了她的視線,驚嚇的讓她表情怔了。

何澤城捧住她的臉,從後面低下頭,吻住她的唇,舌頭趁虛而入,在她的口腔裡攪拌倒弄起來,這個角度讓他很容易能深入到她的里面。

擔心會被口水嗆住,他及時起身,盯著她的唇發呆,忍不住再次低下頭,輕輕的啄著她的下唇,咬著,放開,舔弄,含住。

林蔭艱難的咽了嚥口水,閉上了眼睛,隨便他折騰。

卻聽到了意想不到的聲音。

“寶寶,你真好看。”

震驚的睜開眼睛,紅腫的桃花眼裡是對她痴迷的目光。

以為他瘋了,或者是自己在做夢,沒了威脅,變的相當單純,一個未及涉足單純的少年,滿眼都是她。

裝的吧。

他第一次讓她坐在凳子上吃飯,只是他湊的很近,與她間隔的一個縫隙都沒,沒有給她筷子,他夾什麼她吃什麼,盯著他的眼睛發呆。

一個辣椒混進了她的嘴裡,不善的想法從腦海中跑出來,把辣椒移到了嘴邊,朝他的臉上吐去。

命中了,人沒生氣,倒是還把她吐出的東西從桌子上拿起,塞進了自己的嘴裡,一邊對她笑。

“寶寶不喜歡吃這個東西嗎?”

“不喜歡。”

“那你喜歡什麼?”

“什麼都不喜歡。”

他湊上前來,灼熱的雙眼問她,“那你喜歡我嗎?”

“什麼都不喜歡。”

濃密的睫毛往下垂了,撲扇的眨著眼,再次睜開,仰起頭含住了她的嘴巴,嘴裡都是辣椒味。

“你不可以不喜歡我。”

“為什麼?”

“因為我愛你。”

狗頭不對馬嘴。

他沒再操她,似乎是刻意忍耐,沒有操她,就沒事幹,什麼通訊工具都被他給收了起來,一個不剩。

林蔭坐在沙發上,看著落地窗外的天空,在等著夕陽沉下去,今天是跨年夜。

身後的人坐的很遠,不曉得在幹什麼。

她疲憊的往後一靠,忽然想知道他在幹什麼,轉過頭,見到他坐在一個畫板前,也正巧碰上他抬起頭來,朝她深深一笑,眼睛都瞇起,伶牙俐齒,單純不已的虎牙,像個未成年。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