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7章
天生就是個騷貨(H)

弄弄的騷味環繞著,她的肚子裡全都是他的尿液,甚至比之前的還要鼓,撐得她肚皮都快破了。

她不敢求他,怕是會被再狠狠地抽打。

這次何澤城拿了個巨型跳蛋直接堵住了她的穴口。

“沒有我的命令不准排出來!知道嗎?”他揉捏著她的屁股,“今晚就要裝著這一肚子的尿液去睡,聽到了沒!”

林蔭壓抑著低聲哭泣,“奴隸知道了……”

何澤城笑的猖狂,站起來走到她的面前命令道,“給我舔乾淨,舔完讓你去刷牙,我們去睡覺!”

看著那剛剛撒尿過的雞巴,她屬實有些下不去口,但是一想到自己還會被打,她哽咽含淚。

“是……主人。”

林蔭閉上了眼睛,伸出舌頭舔弄著,一股騷味引得她想去乾嘔,卻死命的抑制住不敢表現出來。

看著她低頭臣服的模樣,何澤城心中興奮的想直接捅壞她的口腔。

之前不都是有多高冷嗎?現在在他身下就有多淫蕩!

這個女人他勢必要調教成只為他一個人存在的性奴!

她是他的。

她的身體,器官,語言,行動,全都要聽他的指揮!

她這一輩子都是他的!

不,下輩子也是!

何澤城的笑容越來越猙獰了,沒忍住,直接摁著她的後腦勺狠狠地抽插著。

“嘔……”林蔭措不及防的開始乾嘔起來,但卻張大了嘴巴,不敢用牙齒碰住他。

她好害怕啊。

好怕被他打!

好怕疼!千萬不要在打她了!

最後,他將弄弄的精華全部射了進去,林蔭一滴不漏的咽了下去,給他舔舐乾淨了。

何澤城心情大好,拿來了一早就準備好的牙刷親自給她刷著牙。

所有的一切,都是蓄謀已久。

他拿起蓬蓮頭將她身上沖刷乾淨了一邊,除了那一肚子的尿液。

何澤城將她擦乾,抱去了床上,將她脖子上的狗鏈栓到了床頭上。

“我給你服務了,你該說什麼!”他質問道。

林蔭只是愣了一下,很快反應過來,“謝謝主人……”

“真乖。”他拍了拍她紅腫的奶子。

林蔭跪在床上,垂著頭不敢動,也絲毫不敢掙扎。

“躺下去,睡覺。”他命令著。

“是主人。”她聲音沙啞,乖乖的躺到了床上,肚子撐得都快爆了,難受的要死。

何澤城關了燈,屋子的燈光一下子變的昏暗起來。

他躺在她的身旁,大手撫摸著她鼓起的肚子。

真像是懷孕了!

騷貨!

裡面全都是他的尿。

真騷!

“主……主人。”林蔭問道,“明天我要回學校……”

言下之意是,求他不要折騰她了。

快點放過她吧!

何澤城冷笑了一聲,“再過幾天都要放暑假了,你去學校做什麼?給我老老實實的待在我這裡!”

“可是我……奴隸的畫……”

“我會替你去交!你放心,不可能不及格。”

“但但是……奴隸跟家里人說好要回去的……”她還在掙扎,只求求他快點放過自己。

何澤城不耐煩了,直接掐住了她的脖子惡狠狠道,“你真當我沒調查過你的家庭?你爸媽一年到頭都不會回來幾次,你還想回家?我看你就是在找死!”

他手上的力道越來越重,林蔭怕了,急忙啞著聲音求饒,“對不起主人!奴隸錯了……奴隸錯了!”

“呵呵,錯了就要接受懲罰!”他咬住她的耳朵。

林蔭惡狠狠的抖了一下,“什……什麼懲罰?”

“啪!”他在她肚子上狠狠一拍,“你一個奴隸有資格問什麼懲罰嗎?給我好好答應就行了!聽懂了沒?”

本來就酸脹的肚子現在更疼了。

林蔭急忙點頭,“奴隸知道了,奴隸知道了!”

何澤城舔了舔後牙槽,“懲罰明天再說,現在就好好的陪你主人睡覺,知道嗎?”

“是主人。”她死死地咬住自己的下唇,沒忍住哭了出來。

忽然臉上一個溫熱的東西碰到了她。

何澤城舔著她的眼淚,“你的眼淚也是我的東西,沒有我的命令不准流出來!”

“騷貨,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期待著懲罰呢,你天生就是個要被我操的騷貨,裝什麼裝!”

林蔭吞嚥著口水,被他的一聲聲騷貨,下面竟然有了反應。

或許他說得對,她天生就是個騷貨!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