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9章
性奴就該有的樣子(H!)

林蔭直接蹲在了下水道那裡,羞恥的低著頭不敢動。

何澤城摸到了那跳蛋,對她冷笑,“你只有三十秒的時間解決生理問題。”

說完,拔了出來,裡面騷濃的尿液流出來。

因為憋的太久了,她一時尿不出來,何澤城起身在一旁冷漠的進行著倒計時。

林蔭直接摁了摁肚子,一股強烈的水流澆的滿地都是,她舒服的嘆了口氣。

計時結束,何澤城拍了她一下屁股,林蔭直接便憋住了。

他拿起一旁的水管,擰開水龍頭,二話不說的將水管往她緊緻的穴裡塞去。

“啊主人……”她急忙叫了出來,卻被挨了一巴掌。

“騷貨!我給你沖洗穴呢,給我老實點!要發騷也不是現在發,待會有的地方讓你發!”

她瞬間不敢動了,弱弱的回應了一句,便撅著屁股任由他往自己肚子中灌著水。

將裡面來來回回衝了個乾淨,然後拉住鎖鏈,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騷貨,昨天晚上說的懲罰該兌現了!”

林蔭腿軟的顫抖跪在地上,抬頭看著他,“主人……要怎麼懲罰奴隸?”

何澤城嘴角撇開殘忍的笑容,拽著鎖鏈往外走,就像在牽一條狗一樣。

林蔭被迫跟上前去,她的膝蓋隱隱作痛,只能咬牙克制。

何澤城拿過了一件白色的浴袍穿在身上,係了一下後,打開了臥室的房門。

“走!”

林蔭急忙趴在了地上低頭,遮擋住自己胸前和臉。

“主……主人,不要……”

她不要讓別人看見她這副淫蕩的模樣!

她會死的,不要!

何澤城拍了拍她的屁股,“放心,沒有別人,只有我們兩個!”

說著,拉著鍊子往走了出去。

“額……”她被迫拉著脖子,剛剛揚起,但是始終沒有勇氣走出那扇門。

她身上一絲不掛,沒有任何的遮擋物,克服不了心裡的恐懼!

何澤城轉頭瞪了她一眼,“別再讓我說第二遍!出來!”

林蔭咬著下唇快哭出來了,“能不能……給我件衣服……”

“呵呵。”他開始冷笑了,後果很嚴重。

何澤城直接丟下了鎖鏈,走進屋內拿起了那個巨大的跳蛋,狠狠地塞到了她的穴裡,摁下了開關,直接調到了最大。

“嗯啊……”那東西在她的體內震動起來了,林蔭控制不住的腿軟。

何澤城重重拍上她的屁股,“這還只是個前奏,你要是再不走出去,信不信我把你屁眼給堵上!”

林蔭夾緊了雙腿,咬著下唇點點頭,“奴隸出去……”

下面好癢,被震動的好癢。

好難受啊……

不要折磨她了,好難受!

何澤城將鍊子提到了她的面前,冷聲命令道,“自己叼著!是個性奴就該有性奴的樣子!”

她忍下屈辱,把那鍊子咬在了口中。

“跟上!”

林蔭不敢違抗他的命令。

房子是個loft公寓,只有兩層,裝扮的格外冷調。

冰涼的地板格外的紮心,穴裡的跳蛋刺激著她的神經,腦子完全沒辦法集中註意力,只能看著他的腳步,一步一步的跟上。

何澤城下了樓梯,林蔭卻頓住了,她這個樣子肯本沒辦法下樓梯。

“主……主人!”她叼著鍊子含糊不清的叫道。

何澤城回頭看著她手足無措的樣子,嘲諷的勾了勾唇,“狗應該是怎麼下樓梯的?”

她身子一僵。

何澤城接著往下走去,頭也不回道,“你只有一分鐘的時間下樓梯,最好快點,不然你知道還有什麼後果。”

林蔭死死地咬著嘴中的東西,夾緊了雙腿摩擦了一下,然後橫著身子,一步一步的跪著一條腿,就這麼往下面慢慢趴著。

何澤城坐在了餐廳的凳子上,眼神微瞇,撐著頭看著她這副模樣。

呵,淫蕩的騷貨。

果然下個樓梯都能發騷!

那淫水已經滴到了地板上。

等她下完了全部的樓梯,腿已經軟的發抖快要跪不住了,因為咬著鍊子,口中的口水也流了下來,狼狽的像個發情的狗。

“過來我這裡。”他命令道,面無表情的臉上給她一種不好的預感。

林蔭急忙爬過去,何澤城的一隻腳蹭著她垂下來的奶子,“你遲到了一分鐘。”

他語氣薄涼,林蔭垂著頭看著他的腳,在她的奶頭上用力的蹭著,時不時的夾一下,再狠狠地拉扯下去。

她後面的穴更癢了。

“回應呢?”他明顯有了憤怒。

“對……對不起主人!”

“呵呵,做錯了事就要受懲罰。”他的手指有節奏的敲擊著桌面,“這樣,先懲罰你把樓梯上的淫水給舔乾淨。”

林蔭睜大了眼睛,抬頭滿是祈求的看著他。

“回應呢!”他憤怒彎下身拍了一下她的奶子。

“是……是主人!”

她沒辦法反抗,更沒本事去反抗。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