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2章
以後只准吃我的(H!)

下巴上的傳來的疼痛越來越烈,她眼眶中不斷的湧出淚水,疼痛難以忍受。

“我……舔。”

她服軟了。

求他不要捏了,好疼!

何澤城咧出勝利者的笑容,一個挺身,直接將自己的東西捅到了她的口中,口腔溫暖的唾液包裹著他的雞巴,頓時讓他舒服的傳來一聲嘆息。

“對就這樣,用舌頭舔,你敢用牙齒,我就直接把你下巴扳脫臼!”他威脅道。

那長長的東西直接捅到了她的喉嚨中,尿騷味的雄性味道,引來一陣乾嘔,一想到這是上廁所用的地方,她的舌頭就抵著想要拼命的吐出去。

何澤城看穿了她的心思,拽著她的頭髮死命的往裡面懟去,嘴不饒人,“給我好好嚐嚐我的雞巴,舔得這麼舒服,果然生來就是個欠操的貨!”

他一邊說著,一邊加大馬力的往裡面進進出出,彷彿就是個機器一樣,把她當成了任由發洩的飛機杯。

林蔭抓住他的大腿,被抵乾嘔想要呼叫,口中已經有了血腥味,她的口腔被頂破了,疼得她只想開口求饒,卻說不出一句話,口水順著嘴角流下,只能用舌頭拼命去舔著,想要他趕緊出去。

何澤城爽的閉上了眼睛,不忘拍拍她的小臉鼓勵道,“做的不錯,果然訓練訓練你也是會愛上的,以後只准吃我的雞巴,知道嗎?”

他是怎麼說出這麼不要臉的話的!

她才不會愛上!她恨不得把這東西給咬斷!

不知道過了多久,林蔭的頭都要被頂的昏過去了,他忽然低吼一聲,口中被釋放進了那腥臭的精液!

下意識的她想要吐出去,何澤城捏住她的臉頰逼近威脅道,“你要是敢流出去一滴,信不信我把你嘴給操爛!”

出於恐懼,她忍著噁心一口咕咚嚥下口中的東西。

何澤城拍了拍她的小臉,“就是這樣,以後的東西就要好好留著知道嗎。”

她攥緊了拳頭,眼淚婆娑的看著他,沙啞著嗓音“可以放我走了嗎?”

何澤城瞇著眸子看著她,寒冷的目光讓人不禁打著寒戰,見他囂張道,“剛剛只不過是熱身罷了,接下來我才要好好享受!”

他用手擼動起雞巴,沒過一會兒,那還未軟下去的東西再次挺直了起來,長長直直的對準她的臉。

林蔭想要掙脫他的束縛,推著他的腿想要出來,委屈的咬著下唇,“我不要!你放開我,放我走求你了!”

她受不了了,她就沒有被這樣對待過!

“走不走可不是你說了算!”何澤城一隻手死死地握緊她的脖子,眼神發狠,“給我老老實實讓我操!再敢說一句走,信不信我在這裡把你操死!”

他表情猙獰,一點都不像是在說謊,完全沒了那陽光的男孩氣,讓人恐懼,林蔭握住他的手臂,呼吸困難的瞇起了眼睛。

誰來救救她,她不要呆在這裡了!誰來救救她!

看出了她眼中的不願意,何澤城憤恨的咬牙,大手伸向了她的雙腿之間,不顧她的掙扎,直接將那蕾絲內褲拽下來,摸著那柔軟的地方找到了中間的縫隙,修長的中指二話不說插入了進去。

“不要!”林蔭大聲扯破嗓子尖叫道,那裡從未被人觸碰過,就連她自己都沒有去碰過!

沒有任何濕潤讓他手指都寸步難行,何澤城揉著她前面的陰蒂,附身咬上她的奶頭,不停的吸嚅發出嘖嘖的響聲,林蔭羞恥的紅了臉,推著他的頭,卻怎麼也挪動不了一絲一毫。

身體本能的生理反應來了,他的手指不停的搗騰著她的身體中,她死死地咬著下唇,不讓自己發出任何聲音。

何澤城抬頭,看著那粉色的奶頭已經硬了起來,嗤笑一聲,“你果然也很舒服的對不對!騷貨,奶頭都硬了,下面也有水了!”

不是,不是騷貨!

不要這麼說她,她不是騷貨!

何澤城吸嚅著她粉嫩的奶頭,在那奶頭周邊不停的舔弄著,一會兒再用牙齒咬咬,折騰的林蔭直接哭出了聲。

“我求求你別這樣……你放了我好不好,我不會把這件事情說出去的,求求你放了我!”

何澤城的手指往她的小穴裡倒弄著,“這可不是你說的算了,乖乖讓我操,待會兒你會愛上這種感覺的,然後天天撅著屁股求我操你!”

瞧見下面的水已經夠多了,何澤城鬆開了她的脖子,把那手​​指的淫水摸到了梨花帶雨的臉頰上,好不可憐。

他露出淫笑,揉著自己的雞巴準備捅進去,誰知林蔭看中了時機,直接爬起來就要跑。

她要跑,她不能在這裡失身!

不能!

絕對不能!

何澤城表情猙獰,直接掐著她的大腿將她拉了回來,二話不說的扶著自己的雞巴,一捅到底。

“啊!!!”林蔭下身撕裂般的疼痛傳來。

撞破那層膜的感覺是真的爽,讓他忍不住發出一聲嘆息聲。

身下的剛剛已經變成了女人的小傢伙還在不停的扭動著身子,彷彿是鐵了心的要逃跑。

這很讓他不高興!

“啪!”他的大手在她的粉嫩的屁股上狠狠地落下一掌,肉眼可見的那巴掌印浮現了出來。

林蔭快疼死了,用手肘撐著自己的身體叫著,“好疼……求求你出去,好疼!”

“啪!”又是一巴掌,她下意識的夾緊小穴。

何澤城爽到不行,一邊打一邊罵道,“騷貨!被打了還這麼爽!果然天生就是被操的騷貨!”

“不是我不是……不要打了,疼啊!”林蔭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被他死死地拽著大腿,身後強烈的撞擊著她才剛剛開發的小穴。

因為有血的潤滑,他的進出變的十分簡單,“啪啪啪”的聲音在這狹小的器材室中迴盪著。

林蔭哭的不成泣,身體的生理反應讓她下身變的十分奇怪起來。

何澤城拽著她的長發,迫使她仰著頭,老漢推車的姿勢,死命的往她身體中撞擊著。

終於操到了!

她是他的,只能讓他操!

誰都不准搶走,她這被子只能讓他操!

他要把她操到哭著叫爸爸,求著他去操她!一天不操都受不了的那種!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