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1章
我給你兩個選擇(H!)

林蔭抱著畫板走在小路上,大夏天的太陽照射的她實在有些受不了,兩條細嫩的雙腿在短裙下快速的走著,要不是為了學分,她才不會頂著這破天氣出來把畫交給導師看。

​還未到門口,樓梯間迎面下來了一個男生,太陽的照射打印在他烏黑的頭髮上,男生見到她後嘴角揚起好看的弧度,那兩顆虎牙也隨時展現而出,陽光的照射亮的像是能發光一樣,讓人怦然心動。

超級可愛的陽光男孩……

林蔭被看的心中一咯噔​,連忙揚起嘴角對他笑笑,準備越過他上樓時,他忽然抓住了自己的手臂。

男生骨骼分明的大手緊緊的握著她細嫩的胳膊,不知道是不是她感覺錯了,他的手在自己皮膚上蹭了蹭。

“你是要去找楊導師嗎?”​他的聲音清冷如玉,跟他那可愛的虎牙一點都不搭調。

林蔭點了點頭,又聽他說道,“楊導師現在不在辦公室哦,他在西邊的室內運動室,如果你要找他看畫的話,我可以跟你一起去,正好我也要去。”​

對於他的話,林蔭不得不相信,因為兩個人是同班的,就算沒接觸過,也都碰過面,每天耳邊傳來的八卦幾乎都是關於他的。

“好。”​她點頭應下,他笑的更開心了。

兩個人並肩走在校園中,林蔭比他差了一個半頭,這個身高完美的將她擋住了太陽投射過來的光線。

簡直謝天謝地!

“我叫何澤城,我們是一個班的,不知道你認不認識我。”​他說道。

林蔭點頭,“聽過。”​

她回答的冷漠而簡潔,似乎是不想跟他多說一句話。

他的眼眸瞇了瞇,沒有那陽光的笑,像是看即將逮捕獵物般的炙熱。​

“林蔭。”​他開口叫道她的名字,兩個字從他口中說出,帶了些薄冷。

林蔭還沒反應過來,又見他微笑道,“你是這個名字對吧。”​

她僵硬的點頭。

以至於為什麼會知道自己的名字,她也不想去問,燥熱的天氣,她心情有些不太好。​

到了室內運動室,諾大的球場一個人也沒​,何澤城說道,“楊導師在倉庫整理器材,今天是他值日的。”

林蔭點頭,往前那狹小的倉庫門口走去,何澤城​不緊不慢的跟在她的身後。

堆滿器材的倉庫中一個人也沒,林蔭詫異的回頭望著他,不等她說話,“砰!”​的一聲,他將倉庫門死死的關上了。

黑暗的倉庫中只有最上面的小窗戶投射進來光線,恰巧照亮了他的臉,沒了溫柔的微笑,面無表情的望著她,那雙眼充滿了說不出的烈火。

“你要做什麼?”​林蔭問道,心臟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抬腳往他身後走去就要開門。​

誰知還沒碰到,何澤城直接拽住她的手臂猛地將她拉了過來,他的力氣大的嚇人,林蔭踉蹌了一下,懷中的畫板被奪走了。

打量著畫中那個栩栩如生的金絲雀​,他嘴角牽扯出弧度,沒有任何感情,“畫的不錯,挺好看的。”

林蔭咽了嚥口水,覺得有些不妙,連畫都不要了,就要掙脫開他衝出去。

何澤城被她的舉動顯然有些惱火,直接將那幅畫扔在了地上,拽著她的手臂,將她甩倒了身下的體操墊上面。

“你到底想要做什麼!”​林蔭握著酸疼的手臂沖他吼道。

​男生殷紅的薄唇扯出一抹邪惡的弧度,吐出兩個字道,“操你!”

她睜大了眼睛,顯然是被嚇到了,顫抖著雙唇,“這種玩笑……”​

高大的陰影直接落了下來,林蔭被擒住了手腕,身子被迫躺平,他的一條腿強制性的分開她的雙腿,見他冷冷一笑。

“你以為我在開玩笑?”​

無言的恐懼湧上來。

“不……不,別!”​林蔭開始掙脫他,“放我走!不然我要叫人了,你放我走!”

“可以啊,你叫個試試!你看會不會有人來這裡救你!”​

他那張白皙如大理石一般的俊臉逼近她,邪邪地勾起薄唇道,“知道我有多想操你嗎林蔭?你的一舉一動都能吸引到我,從開學那天我就注意你了,我想操你想的快要發瘋了!”

她在班里永遠是話最少的那個,整日埋在書下面,遮擋住那張清秀嬌豔的小臉,大夏天的只穿個短裙,那雙腿知道讓他多著迷嗎!她根本就不知道!還竟然敢穿的這麼少!為什麼?

是要去勾引別的男人嗎!​

讓別的男人來操她?

別想了,她只能讓自己操!把她綁起來操!

林蔭看著那雙桃花眼越來越幽冷,恐怕是來真的。

想到這裡她就要拼命掙扎!

​“撕啦——”她的胸前忽然薄涼起來,驚恐的睜大了雙眼,看著他大力的將自己的白T徒手撕開,裡面蕾絲的文胸暴露在空氣中。

“滾啊!”​林蔭尖叫出聲,何澤城興奮的望著那兩團日思夜想的胸部,他就是連打飛機做夢都想著這東西!

一雙大手直接將她的文胸推了上去,發狂的抓上那肥沃的肉,那團肉在他的手中變換出各式各樣的形狀,這還不夠!​他趴上去貪婪的吸食著她的體香,伸出舌頭去舔舐著她柔軟的皮膚。

真香!

林蔭從來沒受過這樣的對待,此時的場景直接被羞辱的哭出了聲,死死地咬著下唇,掙脫開一隻手,還未落下,就被他重新抓住了。

“滾!你滾啊!”​她大聲哽咽的尖叫著,這個在她們女生口中個個愛慕的男生,竟然會對她做出這種事!

​何澤城大手拽著她的頭髮迫使她仰頭,頭皮傳來撕扯的疼痛,見他怒火的瞪著自己,“給我老實點!乖乖讓我操你!等我操爽了在考慮要不要放你走!”

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會放她走的!

她要讓他操一輩子!

林蔭被他這副模樣給嚇到了,​見他跪在自己胸上,扯下皮帶拉來褲子拉鍊往下脫去,彈出一個猙獰讓人作惡的東西,腫得發紫,抵在自己的嘴邊,命令道,“給我舔!”

林蔭急忙閉上眼睛,眼角擠出了幾滴眼淚,她怎麼可能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讓人噁心!​

瞧她那副​寧死不屈的模樣,何澤城心中的暴虐逐漸用了上來,大手鉗住她的下巴,疼痛的骨頭都要碎了!

“我給你兩個選擇,是讓我把你下巴弄脫臼給我舔?還是你自己主動來!”​他殘忍不帶一點溫度的聲音響起。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