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284章
第283章 大哥終明瞭,一切都是自食惡果

  及笄宴前夜,趙行遠入了趙姝玉的房中。

  將那睡得香甜的幼妹弄醒,讓她自己交代清楚,到底還和哪些男人有過首尾。

  趙姝玉一醒,就見大哥冷肅著臉站在床前,著實嚇了一跳。

  知這是躲不過的秋後算帳,期期艾艾地忸怩來忸怩去,最終老實交代了和趙慕青及趙西凡的事情。

  同樣還有霍翊坤和高熙珩。

  當趙行遠聽聞她竟與高熙珩也有過肌膚之親,再三追問下,趙姝玉扛不住,老實交代了正月在霧竹山莊那夜,同高熙珩和趙西凡都行了男女之事。

  聞言,趙行遠氣得眼前發黑,很想怒問她可還知羞耻——

  然而當趙姝玉可憐兮兮地眨眼問他,「大哥爲何生氣?爲什麽玉兒小時候大哥就可以同玉兒做這些事情?」

  趙行遠頓時語塞。

  「那時大哥說這是喜歡,玉兒也喜歡二哥、三哥還有霍哥哥,高家表哥雖然面惡,但心却不壞,玉兒也不討厭表哥。」

  聞言,趙行遠面色發白,心神不穩地後退一步。

  終是敗下陣來。

  種什麽因,得什麽果。

  當年他刻意嬌養趙姝玉,想將其占爲己有。

  給她嫡親妹妹的身份,却對她一直做著男女之事。

  他想,她是他們的嫡親幼妹,倫常之中,二弟和三弟便不能碰她。

  同樣,他刻意模糊甚至混淆她的世俗倫理,想讓她順理成章地接受自己。

  可人算不如天算,當他捧在掌心的幼妹漸漸長大,將他潜移默化教給她的東西用在別的男人身上時,這一切便不再是他能够掌控的。

  同樣趙行遠也不知道,趙姝玉此番交代還算是有所保留。

  察言觀色中,她沒將自己去了邀月樓和柳眠閣的事情說出來。

  誠然幼時大哥用著兄妹的藉口同她親昵。

  但她也幷非真的天真痴傻,不通俗世。

  隨著年紀漸長,她也知和哥哥們做這些事情是天大的不對,可她幷不討厭,甚至感到舒服和喜歡,所以她便是知道這是不對的事情,也幷沒有真正去抗拒。

  趙姝玉終究還是被保護的太好,不知人言可畏,世間險惡。

  房間裡,兄妹二人一時無話。

  趙行遠明白了如今的結果,都是自己當初種下的因。

  他有何資格苛責趙姝玉?

  他的所作所爲,不過是人前君子,人後禽獸。

  當月亮掩於雲後之時,趙行遠解了衣衫上榻。

  趙姝玉臉兒一紅,弱弱地喚了聲「行遠哥哥」,便順著男人的動作躺進床裡。

  暗紅的床帳一放,拔步床內一片昏暗。

  那個素來寵她愛她的男人,將憋了幾個月的欲火和這十日備受煎熬的怒火都通通發泄到了她的身上。

  很快兩人身上就赤裸裸。

  趙行遠伸手到了趙姝玉的下體,覆上那無毛的花戶,手指剛插進穴裡,就碰到一個异物。

  趙姝玉腿兒一夾,紅著臉低道:「那是天珠,霍哥哥給我消腫的東西……」

  趙行遠氣息一沉,將那連在珠子上的鏈子用力一扯,乳白的天珠被拽出丟在一旁。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