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277章
第276章 屋裡受罰

  趙姝玉被趙西凡的提議一嚇,登時飈出了泪水。

  哭成了一張花猫臉,模樣好不可憐。

  見她哭得這般凄慘,趙慕青心中一緊,頓時想到了另一處,「可是有人强迫了你?」

  思及趙姝玉許是在高家受了欺負,趙慕青就恨不得想殺人。

  可趙姝玉哪敢順口承認,搖著腦袋繼續哭,「嗚……不、不是……」

  既然不是被人强迫,那就是自願的?

  趙慕青越想越怒,連聲追問,可趙姝玉就是哭。

  還哭得上氣不接下氣,話都說不出清楚,眼睛腫得像核桃一般,鼻頭紅紅,嘴巴也腫了。

  趙慕青問不出個所以然,不知趙姝玉是受了辱,還是去厮混了男人,但不論哪一種,都讓他怒不可遏。

  可就在這時,外面的趙行遠忽然開口,「行了慕青,既然她要哭,就讓她在屋裡哭,待她想清楚了,再說。」

  趙行遠說完,便起身向屋外走。

  臨出門前,他回頭看了霍翊坤一眼。

  霍翊坤頓了頓,也跟著起身離開。

  兩個男人一前一後離開了含玉軒,只剩趙慕青和趙西凡還留在房裡。

  趙慕青依然在裡屋拘著趙姝玉。

  趙西凡坐在外面,聽著裡間響動,不意間瞧見不遠處的妝臺上放著一塊玉佩。

  他略是挑眉,來到明鏡台前,拿起桌上白玉。

  非禁步宮縧,在那塊不够通透水亮的蓮形玉雕之中,還刻著一個「玉」字。

  這顯然不是趙姝玉的手藝,同樣這塊頂多算得上中等成色的玉佩,也不會是大哥二哥,或是霍翊坤、高熙珩等人送給趙姝玉的。

  看著手中之物,趙西凡垂下眼,眼神越來越冷。

  那副薄看淡笑的神情也漸漸沒了,面色漸漸冷凝,甚至嚴肅。

  就在趙西凡垂眸細思的時候,裡屋的聲響也漸漸變了。

  不知何時,趙慕青的詰問之聲沒了,趙姝玉那嬌氣萬分的哭聲也弱了。

  取而代之的是悉悉索索的衣料聲和趙姝玉帶泣的低喘。

  斷斷續續中還夾雜著不甚清晰的話語,「嗚……二哥,疼……輕點……」

  接著那嬌泣的女音似被人狠狠堵住,嗚了兩聲便沒了聲音。

  房間裡陡然安靜了下來,只剩衣料被褥的摩擦聲。

  還有那千工拔步床承受著不小的撞擊力道,發出的輕微吱嘎聲。

  外間趙西凡頓了頓。

  將手中白玉放回妝臺上,接著便轉身離開。

  隨著趙行遠、霍翊坤和趙西凡的離去,偌大的含玉軒裡已然安靜了下來。

  可候在外間的奴僕們依然不敢進來,只有近身服侍趙姝玉的小杏兒憂心主子安危,壯著膽子悄悄進了含玉軒。

  入得小姐閨房,不見絲毫淩亂。

  小杏兒才暗暗鬆了口氣,却聽見陣陣奇异又粘膩的聲響從裡屋傳來。

  「撲哧撲哧」的粘膩拍擊之聲,還夾著小姐的低喘,「嗚、二哥哥……輕點……」

  小杏兒心中一緊,以爲小姐正在受責罰。

  可又覺得不大像,於是小杏兒猫著腰,悄悄靠近裡屋。

  杏兒年歲尚小,不通男女之事,只怕她家小姐在裡屋被狠狠責罰。

  却沒想到,當她偷偷掀開簾子,看見的却是另一副光景。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