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274章
第273章 反將一軍,洗塵宴起

  隨著一陣刺耳的杯碟碎響之聲,候在書房外的下人們驚恐抬眼。

  半刻鐘後,霍翊坤從書房走出,神情依舊。

  隻吩咐守在門口的兩個小厮暫時不要進去打擾大公子。

  兩個小厮面面相覷,皆明瞭此時大公子定是因爲什麽事情正在氣頭上,哪裡敢去觸他黴頭,乖乖候在外面。

  沒過多久,屋裡又是一陣劈裡啪啦的碎響,門外的兩個小厮從未見過大公子發這麽大的脾氣,皆冷汗直流。

  外面人聽得害怕。

  裡面的趙行遠也著實被氣得不輕。

  他本是察覺端倪,欲先下手爲强,給霍翊坤置辦一門親事,好斷了他的念想。

  却不料被他反將了一軍。

  「義父和趙家待我恩重如山,婚後我自會全心全意對待玉兒,若她不願意分府,就依然是這宅子裡的四小姐。」

  「我知道你心疼她,可玉兒大了,終究是要嫁人,你總不能讓她以閨閣女子的身份終老在趙家,你讓世人如何看她?」

  那一句句十分中肯,也非常戳人心窩子的話,讓趙行遠氣鬱交加。

  可哪怕霍翊坤再所言極是,也改變不了他趁虛而入,勾引趙姝玉的罪大惡極。

  同樣讓他异常氣惱的還有趙姝玉。

  自己捧在掌心裡的嬌娃娃,在他離家前夜,還在他身下婉轉承歡,可他一走,就被別的男人勾了去。

  一想到他二人暗裡私會,放縱偷情,趙行遠就恨不得立刻去含玉軒狠狠懲戒趙姝玉。

  可又怕從她嘴裡聽見和霍翊坤一樣坦然的回應。

  他惱她也怕她真的心悅於霍翊坤,非君不嫁。

  到那時,一個想娶一個願嫁,還已有了夫妻之實,他還能以何種立場阻止?

  鬱怒之中,趙行遠一掌拍裂了墻邊的金花梨半月桌。

  那桌上還放著趙姝玉幼時做的泥偶娃娃,一男一女,工藝奇差,也跟著滾落到了地上。

  「這是大哥哥,這是小玉兒,玉兒要永遠和大哥在一起。」

  天真稚嫩的童音還猶言在耳,可那曾經粘著他說要永遠在一起的小娃娃,已經徹底長大了。

  趙行遠彎身撿起地上的泥偶娃娃,幾次骨節泛白,掌中用力,却還是捨不得將其捏碎,終是又放了回去。

  至此趙家大公子趙行遠初初回府,就大怒一場,在書房裡悶了許久,還未調整好心情。

  不久之後,夜幕降臨,趙府的洗塵宴起。

  這是照例給回府的當家大公子趙行遠接風洗塵,一直都是一派熱鬧融洽的家宴。

  而今夜的洗塵宴亦是不大不小。

  不大,赴宴的也就是趙家兄妹四人和一個霍翊坤。

  不小,却也請來了城中伎樂坊裡司吹拉彈唱舞的一衆戲子,還是有幾分熱鬧。

  花廳裡,席間一圓桌,不多時五人便到齊。

  然而從這場洗塵宴開始,趙行遠的臉色就不大好看。

  但他平日裡威嚴持重慣了,就算沉著臉不說話也不算突兀。

  霍翊坤依然神色自若,毫無异樣。

  趙姝玉却心中惴惴,說話小小聲,吃飯也不敢大動作。

  過去對趙行遠的那股親熱勁兒也沒了,伏低做小和鵪鶉一樣,只想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