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225章
第224章 嚴鋒此人

  因著家世顯赫,出生顯貴,一直以來嚴鋒都是一個頗爲自律之人。

  便是後來到了錦州從軍,做了一個不大不小的校尉,也從未放縱過自己隨意行事。

  同樣,他也幷非縱欲之人,就算平日裡憋了太久火氣找個妓子發泄,也很快就完事。

  他從不會在意女人的感受,就算那妓子被他操出了血,哭著求饒,他也只覺得女人不過是個物件,多給些銀錢打發便是。

  可自從一個月前赴了那場拈花宴,他的身體便記住了一個女人。

  一個連臉都沒見過,却恰好能够撩動他心弦的女人。

  而這個女人,還是個被許多男人操過的妓子,對他這種身份而言,連提鞋都不配。

  可偏偏,他碰了她之後,就想給她贖身。

  千金也好萬金也罷,他第一次想要得到一個女人。

  可惜一轉眼,這女人就跑得無影無踪,連邀月樓的管事也不知她是從哪裡混進來的。

  自那以後,儘管他多有留心,但却再也沒有遇見過那個女人,就連驚鴻一瞥中,有三分相似的,也未曾遇到。

  被一個容貌都沒見過的妓子擾亂心神,讓他感到有些煩躁。

  接著年關將近,他回了盛京,想將此事就此揭過。

  可沒想到,嚴寶兒的任性出走,讓他不得不立刻折返錦州。

  而更加出人意料的,他也因此找到了她。

  一個身份和妓子天差萬別的貴女,在他第一眼看見她時,就認出了她。

  不僅僅是因爲那雙刻在他腦海裡的眼睛,和在他耳旁喘息呻吟的嬌嫩嗓音。

  還因她對他幷不陌生的眼神,從疑惑到愕然震驚,再到急欲遮掩,强裝不識。

  她到底還是生嫩了些,在他閱歷沙場的眼裡。

  所以當她不停地矢口否認時,他只想讓這個狡猾的小女人被他操到求饒。

  後來,她是求饒了,可他却根本不滿足。

  而且她的身上,還有別的男人留下的痕迹,以及她穴裡夾著的淫物。

  這讓他十分窩火。

  至於他在生氣什麽——

  被操得死去活來的趙姝玉全然不曉。

  她不知這男人在操弄她的時候,一向平靜冷硬的心湖已是幾番波瀾起伏。

  對她而言這是一場意外的被迫偷吃,變成了主菜,登門上臉。

  讓她叫苦不迭。

  可不能否認,這種强橫中透著些許粗暴的性事,帶給她的歡愉也是十分極致的。

  她坐在嚴鋒的腰上,被上下顛著身子。

  那异常粗碩的肉棍不停貫穿她的下體,頂開花心,將她的小花穴蹂躪得一塌糊塗,讓她泄了又泄。

  被强悍的男人操弄,就是又疼又爽,高潮不歇。

  竟就這樣騎馬兒一樣被顛了小半個時辰,她已泄了六七次,嚴鋒却依然不射。

  然後,她變成了他胯下的小母馬,趴在床上撅著屁股被他狠狠騎乘。

  那滿是汁水的肉洞被插得大開,和拈花宴上被開了穴的妓兒,差不多可憐。

  同樣另一個小洞也沒被放過。

  在她嬌滴滴地哼了幾聲痛以後,男人的肉棍就從她的花穴進了菊穴裡操幹。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