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223章
第222章 在院子裡把她操到泄身

  深更夜半,月色敞亮。

  趙府裡銀輝遍地,同樣月光也落在院子裡公然交媾行淫的男女身上。

  猛一看去,男人站在院裡的石桌旁,衣衫完好。

  而躺在石桌上的女人便有些不能看了,胸前露出的兩個大奶兒被撞得上下亂晃,下身雖然有衣服,但雙腿大張,兩隻小脚踩在石桌邊緣,腿心迎著男人的撞擊,被男人下腹的器物插得下身「撲哧」作響。

  趙姝玉壓抑地喘息著,下體被入得太猛,又脹又爽,讓她忍不住連連抽氣。

  沒了那珠子的膈應,嚴鋒操幹得也十分爽利,那小穴又嫩又緊,甬道短淺一插到底,肉棒輕而易舉就能捅開深處的花心,反復蹂躪。

  那嫩穴深處的花心小嘴,已是鬆軟酥爛不堪弄,昨夜就被男人操開了口,到了今晚還沒閉合。

  這下又遇巨錘重搗,根本鎖不住陰精,沒多久趙姝玉就又被操泄了身,小穴頻密收縮,腰肢反拱,兩條腿兒也主動夾上了嚴鋒的腰,不由自主送上嬌嫩的穴芯給男人蹂躪。

  嚴鋒也爽得一時沒了思緒,狠頂了幾下,也鎖不住陽精,噴射在了趙姝玉的身體裡。

  高潮過後,兩人氣喘吁吁,一時無話。

  趙姝玉被這渾人乾了個狠,好不容易攢了氣力,小手錘上嚴鋒的肩頭,恨聲道:「你這個壞人,你起來!」

  然而她被操軟了身子的恨恨之聲,聽在嚴鋒的耳朵裡,怎麽聽怎麽像在撒嬌。

  撓得他心癢癢,看著月光下這嬌媚的小女人,露著奶子,瞪著水濛濛的眼,像極了一隻被欺負的幼猫,生氣委屈,可還沒長爪子。

  便是發怒也只能用肉墊撓他打他。

  嚴鋒看著一臉委屈生氣的趙姝玉,神色微軟。

  他足足憋了一個月的火氣,在釋放過一次後,稍是緩和。

  「我叫嚴鋒。」

  「盛京嚴家的嫡次子。」

  這惜字如金的男人忽然開口,趙姝玉微微一楞,却是滿頭霧水。

  他叫什麽她早已知道。

  他打哪裡來也在今日找上趙府時,自報了家門。

  而現在他强入了她的身子,射了精水進她的肚子裡,再同她說這些又有何意義?

  同樣趙姝玉也不是那溫婉柔順的性子,聽了這沒頭沒腦的兩句話,第一個反應就是瞪他一眼,順便再甩出一記憤恨的白眼。

  那小模樣幾多嬌嗔,和沒爪子還想撓人打架的猫兒一樣。

  看得嚴鋒下腹緊綳,還插在水穴裡的陽具很快就又了感覺——

  他緩緩厮磨下腹,與她性器相抵,在她的花穴裡攪動陽具。

  沒幾下趙姝玉的呼吸就急促起來,插在她穴裡的肉棍也從半軟到漸漸勃起。

  「你、你出去呀……」

  她漲紅著臉去推他,小屁股扭扭,但下面的小嘴却咬著肉棍不放。

  嚴鋒一聲粗喘,順勢將趙姝玉從石桌上抱起,就著這插入的姿勢,大步走向房間。

  推門而入後,嚴鋒抱著趙姝玉直上內室床榻。

  沒多久兩人衣衫散落一地,趙姝玉成了光溜溜的一隻,這下想跑也跑不了。

  只得翹著屁股,跪在床上,抱著身下的錦被軟枕,被後面的男人握住腰肢一次次大力貫穿下身。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