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229章
第228章 此後偷情,時時弄穴

  嚴家兄妹離開了趙府,却幷沒有離開錦州。

  嚴寶兒不僅沒有被兄長遣送回盛京,反而在嚴鋒位於錦州的住處落了脚。

  一個有心放飛自我游山玩水,一個懷著別樣心思故意縱容。

  那嚴寶兒三天兩頭就來趙府探望趙姝玉,待趙姝玉身子大好後,便約著她出門游玩。

  趙家的男人們雖不大樂意,但想到趙姝玉也沒什麽特別交好的閨閣小姐,又兼趙行遠的書信裡特別囑咐過,禮待嚴家大小姐。

  便也沒有阻攔趙姝玉赴約嚴寶兒。

  只是在嚴寶兒主動上門時,趙慕青和趙西凡極有默契地外出有事。

  那嚴寶兒在趙姝玉面前嘆了幾次「與帥哥無緣」後,便將趙慕青和趙西凡拋之腦後。

  而從中漁翁得利的,是看起來不苟言笑,不假辭色,甚至不近女色,人人都覺得最不可能的嚴鋒。

  表面上是盯著嚴寶兒不亂搞事,實際上,不論是在趙家還是在外面,但凡有機會,這男人都會拘著趙姝玉弄一弄。

  在趙府時,嚴寶兒偶爾累了在裡屋午睡歇息,就在那一門之隔的外面,嚴鋒都會撩開趙姝玉的裙子,迫著她撅著屁股給他頂。

  或是他坐在椅子上張開腿,讓她背對著他,她被他鉗住腰肢一下下往他的肉棍上坐。

  他坐凳子,她坐他,就這般掩人耳目又膽大包天地偷情弄穴,有幾次還險些被人撞破。

  趙姝玉推拒不了這行事强硬的男人,又怕惹惱了他,被揭穿拈花宴的事情。

  再加上暗裡偷情著實刺激,短短一刻鐘,她都能被嚴鋒操泄兩三次,漸漸的也被弄出了些滋味,一回生二回熟後,也不是那般抗拒。

  且說在趙家兩人都能尋著時機偷偷淫弄,出門游玩便更加肆無忌憚。

  那嚴寶兒也不懂此間人情世故,有些端倪在她眼裡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冬日裡沒有踏青,便是看雪賞梅。

  在山中客院的暖閣裡一歇,嚴寶兒和小杏兒聞著熏香就昏昏欲睡。

  趙姝玉被嚴鋒拉到暖閣外的柴房裡,門一關,他撩起她的裙子就狠狠幹她。

  一旦入了她的穴,就定要射她一肚子陽精,趙姝玉是又苦又樂,既害怕被人發現,又很容易就被操到高潮泄身。

  賞梅之餘,還會去佛寺上香。

  那靈雨寺人來人往不易偷歡,去過一次之後,嚴鋒就帶著嚴寶兒和趙姝玉去了另一處地處偏遠的烏山塔院。

  在那清淨了不少的寺院裡,借著在禪房休息時,他將趙姝玉拘到了一處廢弃的禪房裡,撩起裙子,掏出陽具,掰開那穴兒就是一番大操大幹。

  那一日做的太猛,當趙姝玉離開禪房時,險些走不動路。

  當晚,嚴鋒包了艘畫舫,三人乘船回錦州。

  那畫舫走得極慢,一日的路程又變成了兩日,當晚幾人夜宿畫舫之上。

  嚴寶兒和小杏兒一睡,趙姝玉就被嚴鋒弄進房間,兩人一夜縱情縱欲,不停交媾弄穴。

  男人旺盛的性欲和强悍的體力都通通施展在了趙姝玉的身上,白日裡不苟言笑,頗有威嚴的嚴校尉,到了夜裡,也學會了花樣百出地操弄女人。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