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227章
第226章 她騎不動他,就換他騎她

  面對嚴鋒的冷言冷臉,趙姝玉惱意大發。

  一下撲到對方身上,咬住嚴鋒的脖子不放。

  還一咬再咬,自覺是拿出了虎撲的氣勢。

  她確實也咬痛了身下的男人,只是這疼痛還當不了男人平日裡在沙場操練時的萬一。

  反倒激起了雄性强烈的征服欲。

  受了那猫口小牙的勾引,嚴鋒氣息粗重,下腹陽物被坐在身上扭來扭去的女人夾到發痛。

  他稍是閃躲,想避開她不知死活胡啃亂咬的小嘴。

  可趙姝玉却以爲奏效,順勢又咬上他的肩膀。

  這真真是猫兒發了怒,爪子不好使,就用牙。

  却不知她這種發怒,比翹著屁股勾引還讓男人受不了。

  還有什麽事情,比下面咬著鶏巴,上面咬著人,又在發脾氣,又要討著操讓人血脉僨張。

  便是閱人無數的范顯蕭沐等人,都受不住這又嬌又淫還不自知的小女人。

  更不用說嚴鋒這等長期壓抑克制之人。

  頃刻之間,那原本還在閃躲的男人忽然用力鉗住趙姝玉腰,胯下發力,猛向上頂。

  本是被她磨著穴兒找爽頭的肉棍,頓時成了逞凶作惡的器物。

  那肉器向上狠頂狠插,次次捅開花心,頂進她身體裡的最深處。

  趙姝玉一下就被插得叫了起來,「啊啊,你……你……」

  却被操弄得連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只能抖著屁股受著,穴裡淫汁肆溢。

  同樣也沒了力氣再去咬嚴鋒,皺著秀氣的眉頭,揚著腦袋,一頭青絲散亂搖晃。

  一時間肉體交弄,淫聲粗喘。

  床榻吱嘎大動,便是站在屋外小院裡細聽,也能聽見屋裡讓人臉紅心跳的聲音。

  這憋了一個月的男人,幹起穴來著實生猛。

  就著抱操的姿勢,也能將趙姝玉再次幹到失禁。

  只可憐那床榻上的小嬌兒,在自家府邸偏遠的客院裡,被只有一面之緣的男人狠狠奸淫。

  兩條腿兒無力大開,身子狂顛亂擺,一對奶兒晃到近乎甩動。

  不知泄了多少次,嗓子都叫啞了。

  被男人喂了幾口冷茶,又繼續挨操。

  她騎不動他,就再次換成他騎她,把她騎到吱不出聲,又把她翻過來,躺在床榻,兩條腿兒放上他的肩頭,壓得她屁股向上,他的肉棍向下,猛幹猛操近千抽。

  兩人交合處汁液亂濺,趙姝玉的下體被插得又紅又腫,那小花心被捅穿泄陰不斷,委實到了她不行了,他也一忍再忍難以維繼,才又灌了她滿壺陽精,結束了這一場野蠻又持久的性事。

  此時趙姝玉已是累得連抬手指的力氣都沒有,嚴鋒却射得渾身舒爽,十分過癮。

  噴射完畢,他也不抽出陽具,一翻身將趙姝玉抱在胸口,讓她張開雙腿趴在他的身上,扯來被子一蓋,兩人就這樣睡去。

  下半夜,趙姝玉睡得迷迷糊糊,渾身酸痛地醒來。

  趴在人身上睡覺肯定不舒服,更不用說這肉墊還又硬又熱。

  趙姝玉極不舒適地趴在嚴鋒身上扭扭哼哼,想從他身上下來,自己睡覺。

  可嚴鋒長年待在軍營,十分淺眠,幾乎在趙姝玉醒來時,他就醒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