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154章
第153章 意猶未盡

  範顯意猶未盡地回想大半個月前的那一場艶事。

  那嬌嫩可口的小妓兒藉口出恭,丟下他們三個男人在六樓客房面面相覷地對看了一個多時辰,才驚覺被戲弄。

  他怒氣衝衝地招來邀月樓的管事李嬤嬤問話,然李嬤嬤却道,那小妓兒忽然身體不適,退下了。

  這藉口如何能打發他們三人——

  儘管那李嬤嬤又找來幾個貌美的妓子伺候,不僅不收宿錢,還送了他們下一次拈花宴的門貼。

  可偏偏李嬤嬤補償得越多,這事便越是蹊蹺。

  果然,那李嬤嬤架不住同時得罪三位貴人,將房門一關,老臉哭花地交代那妓子不是教坊裡送來的人。

  至於是哪裡來的女子,李嬤嬤也不知。

  只猜或是別的青樓裡偷溜出來的小妓兒,也想上貴人的床榻,賺點銀錢。

  可若真的是偷溜出來的妓兒,今夜上了他三人的床榻,還怕沒有錢財可拿?

  這終歸成了一場懸案。

  那來歷不明的小美人成了三人這場香艶軼事中的深刻一筆。

  便是後來李嬤嬤再找來數個熱情美貌的妓子,也讓人儼然無趣。

  最後他三人皆未留宿邀月樓,不久後就各自回府。

  之後大半個月,範顯將錦州城的青樓幾乎逛了個遍,皆未尋到拈花宴上的小美人。

  同時,他也遇上了和他有著相同目的的蕭沐,然他二人都沒有尋到那日的小美人,最後兩人一合計,只得了個美人許是無鹽女,面紗之下見不得人的結論。

  這才悻悻罷了。

  隻還是會不時回想起那一場香艶,在意猶未盡中,年關已至。

  歲除這日,范顯隨著母親來了高家赴宴。

  話說範顯之母乃高家大房的嫡女,范顯之父則出自錦州的另一大族範氏。

  范氏根基龐大,是在錦州城內扎根數百年的大家大族,祖上出過高官,現以經商爲主。

  是而范顯與高熙珩雖不同姓,但却是貨真價實的表兄弟。

  前幾年兩人還渾玩在一處,這幾年高熙珩頻頻往趙家跑,假模假樣地讀起書來。

  對此,範顯頗爲不屑。

  他范家也有學堂,高熙珩却偏往趙家跑。

  其中必有猫膩,不知高熙珩那小子葫蘆裡賣的是什麽藥。

  說回這高家午宴,宴上山珍海味絡繹不絕,席間吃酒談笑一團熱鬧。

  各家姐妹兄弟難得聚在一起,高府的兩個大小花廳都人聲鼎沸,笑聲不斷。

  趙姝玉與高家的族親姐妹們幷不熟悉,董氏原本想讓趙姝玉坐在身邊,護著點。

  却不曾想,還未落座的時候,趙姝玉就被高家的「表姐表妹」們拉到一旁,坐在小輩們的席位中,姐姐妹妹地被叫得好不親熱,儼然已是十分熟稔的模樣。

  話說趙姝玉被高家姊妹們熱情相待,實有些措手不及外加受寵若驚。

  然很快姐姐妹妹們話題就繞到了她的兩個哥哥身上,平日裡有何嗜好?讀什麽書?做什麽事?最重要的,是否娶妻納妾,或者已定了人家?

  趙姝玉倒也是個實誠的,有條不紊一一作答。

  不知道的也不瞎編,知道的也不私藏。

  是而一衆姐妹們聽得心花怒放,衆裡尋他千百度的好郎君,不就近在眼前?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