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240章
第239章 裸身按蹺

  玉卿退下後院中無人,趙姝玉從裡間一扇小門走出,直通外面的熱池。

  泡了一陣熱湯後,趙姝玉渾身舒暢,可當她從池中起身,裹上浴巾回屋時,那玉卿竟忽然回到了房間。

  一時間趙姝玉進退維谷,站在軟榻前裹著浴巾,衣衫還來不及穿上。

  然那玉卿却見怪不怪,隻輕道:「貴人莫慌,按蹺本就不需穿衣。」

  「這、這怎麽能行……」

  趙姝玉裸著香肩玉臂,緊抓著身上的浴巾,神情慌亂。

  玉卿見狀無聲一嘆,從一旁的矮櫃裡拿出另一張巾帕走到趙姝玉的身邊。

  他將巾帕展開,從背後給她披上。

  「貴人莫怕,這巾子會將您蓋得嚴實。」

  少年的吐息就在趙姝玉的耳後,她耳朵一動,瞬間紅了耳根。

  玉卿自也見著了趙姝玉這羞臊忸怩的模樣,在她看不見的腦後,那溫柔謙卑的神情變得有些幽深。

  漂亮的嘴角勾起一抹隱約的弧度,合著那暗沉沉的眼,少年臉上的神情顯得有些古怪。

  「叫、叫我姝兒吧。」

  趙姝玉拉緊身上兩塊浴巾,低著腦袋磕磕巴巴道。

  她實是受不了再被貴人貴人地稱呼,那玉卿每說一次貴人,她就會不由自主地想起那拈花宴上的妓兒與貴人們。

  聞言玉卿微微一楞,旋即嘴角的笑容更深了。

  「好的,姝兒,上榻吧。」

  他服侍趙姝玉躺上了軟榻,又取來一塊更大的巾子給她蓋好。

  身體一捂嚴實,趙姝玉終於鬆了口氣。

  這時玉卿轉身拂開紗幔,去了外間準備物什。

  不多時,他端著木案回到內室,趙姝玉伸長脖子一看,那木案中放著香油膏脂一類的東西。

  她終是又悄悄鬆了口氣。

  還好還好,真的是按蹺。

  玉卿走到榻邊見趙姝玉蓋著大巾子一動不動,不由輕笑,「姝兒將身上的巾帕解下吧,濕氣傷身。」

  那似帶著兩分寵溺的語氣讓趙姝玉不覺一待。

  明明不久前這少年口中稱著貴人與奴時,還是給人异常謙卑的感覺。

  僅僅是因爲換了稱呼?

  明明他的神態語氣皆沒有變,却讓她生出了些不一樣的感覺。

  然而此時趙姝玉只覺自己想多了。

  只是按蹺推拿而已,這錦州城裡也不只是柳眠閣這一家做按蹺生意。

  不過大多數館樓是爲男子與小兒開設的,還是第一次聽聞有爲女子開設的按蹺館。

  再看這柳眠閣外門雖然只是一間茶鋪,十分不顯,但內裡一草一木皆是重金打造,想來應是個正經地方。

  趙姝玉略略一想,便自圓其說。

  也忽略了其中一些不起眼的古怪。

  只是以她現在渾身燥熱,只有五分清明的狀態,能想這老大一圈已是不易。

  躲在大巾子裡,她解下了身上濕濡的浴巾丟出矮榻,同時也小心地拉好蓋在身上的巾子。

  玉卿立刻收了浴巾帶出裡屋,又給一旁的香爐添了幾粒香丸,這才不徐不疾地折返回來,走到趙姝玉的軟榻前,傾身跪坐。

  他微微拂袖,露出一雙修長好看的手,在趙姝玉忐忑的目光中,他對她抿唇一笑,手指撫上她的兩側髮鬢處,開始緩緩揉壓。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