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263章
第262章 她的爛漫天真

  不見了小美人之後,毛孩子幷不死心,又偷跑出來兩次,第二次出了車禍,險些被馬車撞飛。

  接著毛孩子大病一場,燒得一塌糊塗。

  待身子大好後,毛孩子被嚴加管教,府中所有狗洞被堵,她繼續回到學堂念書。

  時日漸遠,小美人的容貌開始在毛孩子的腦海裡模糊。

  只有放在櫃中的一塊玉佩紀念幼時的這段友誼。

  只可惜在這段友誼裡,毛孩子幷不知道那美人姐姐的名字。

  她說她沒有名字。

  毛孩子便說,把自己名字裡的「玉」字送給她。

  「美玉,卿卿。」

  毛孩子露出潔白的糯米小牙笑看著小美人。

  玉液湖畔清風微動,這成了他心底最珍貴的回憶。

  這便是毛孩子和小美人的故事。

  在趙姝玉心裡,這段回憶很美。

  從小在男人堆裡長大的小女娃,除了嬌氣就是受氣。

  能有一個美人姐姐做朋友,哪怕對方性情孤傲,幷不怎麽搭理她,她依然跟得屁顛屁顛,滿臉笑容。

  只可惜後來兩人失去了聯繫,便是她偶爾再有機會去玉液湖畔,也尋不到當年那個眉眼如畫的小美人。

  於是,她便漸漸忘了,就此塵封這段記憶。

  這只是趙家四小姐幼年一段沒有結局的友情,却不知,她爛漫天真的時光,也許是他人的人間地獄。

  出生卑賤的人沒有選擇人生的權利。

  那小美人是被賣進柳眠閣最低等的奴,從一個被踐踏、被調教的奴開始,他亦步亦趨,經歷了無數毒打和折磨,却沒有被磨去心中的棱角。

  年少的小美人幾次險些走上玉石俱焚的絕路,但都因那個眉眼彎彎的小毛孩,她成了他心底最後的支撑。

  他想,總有一日他能離開這個地方,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可隨著時日漸長,他明白了像他這樣的人,是世人眼中的伶和倌,甚至是娼。

  是最卑賤下作的一種人,終其一生都是肮髒。

  他沒有選擇的權利。

  同樣他也知道,總有一日他會失去那塊美玉,連遠遠看上一眼的資格也沒有。

  因爲,她是錦州大戶趙家的嫡女,趙姝玉。

  她有她閨閣貴女的人生,而他,只能在那個肮髒的角落沉淪。

  當她漸漸明白事理,便會知道他那不能示人的一面。

  明白他們是根本不應有交集的兩種人。

  不止雲泥之別。

  所以,他選擇了在被她鄙夷、嫌惡之前,不再現身赴約。

  只是遠遠的,在湖畔一隅,看著她茫然尋找的身影。

  一次又一次,漸漸的,她不來了。

  他在貴人如流水的柳眠閣裡聽聞趙府人仰馬翻了一陣,因爲趙家的小小姐出了車馬禍事,險些傷及性命。

  那一晚,他徹夜未眠。

  第二天,他尋到柳眠閣閣主,願意去柳眠無夢,服侍貴人。

  自那以後玉卿公子開始聲名鵲起,他不願被碾壓零落在風塵之中,想要出人頭地。

  也意外地,他因此有了在黑暗中第二次選擇的機會——

  原來他身處的柳眠閣,幷非尋常烟花館樓。

  表面上雖是做著錦州貴婦小姐們的生意,但實則,層層綫報上遞,柳眠閣最終效力的對象,是盛京的皇城司。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