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266章
第265章 豪舫一撞,捉拿逃奴

  沐浴之後,玉卿抱著趙姝玉來到了床榻。

  此時夜色已濃,懷中嬌兒累得連拭幹頭髮的力氣都沒有。

  玉卿將她摟在懷裡,手捧巾布給她細細拭發。

  他將她身上每一寸擦乾,再把她攏進錦被裡,被褥之下,兩人赤裸相擁。

  趙姝玉早已累得一閉上眼就呼嚕睡去。

  玉卿抱著她,也不再折騰她,這一日下來,她著實是受累了。

  她睡得香甜,在他懷中。

  他斜撑著臂彎,不時用手指去梳理卷弄她的髮絲,在那柔嫩的肌膚上流連。

  夜色深深。

  同一艘畫舫上,那側是鶯歌燕舞,買笑賣笑的肉欲纏綿。

  而船尾另一側安靜的厢房裡,那美人攬著懷裡的小女人,細看著那嬌兒長開的眉眼,神色柔情。

  可就在這時,畫舫忽然傳來一陣劇震。

  像撞上了外物一般,整艘畫舫猛然一滯。

  沉醉在游湖小宴的貴人和郎君們驀然一驚,皆從淫欲糜爛的溫柔鄉中驚醒。

  「唔……怎麽了?」

  趙姝玉從夢中醒來,睡眼惺忪地詢問。

  「無妨,姝兒先睡,我去看看就回。」

  男人溫聲輕哄,爲她掖好被角,然後轉身下了床榻。

  下了床後,那神情溫柔的美人面色驟冷,拿起衣衫迅速穿上。

  一身衣袂飄飄,玉卿公子長髮未束,一臉陰沉地出了房門。

  外間已有小厮迅速趕來,「公子,是邀月樓的人。」

  ……

  話說今夜柳眠閣的豪舫照例在擇君宴畢後,游玉液湖一周后駛入至烏溪江,繼續徹夜游樂。

  舫上貴人與郎君們不分晝夜,通宵達旦地戲樂,直到第二天夜幕,豪舫回到玉液湖畔的柳眠閣,這場擇君宴才算徹底結束。

  而畫舫上的游湖小宴,只是開胃菜。

  之後諸多戲樂,催淫探欲,貴人們被郎君輪番伺候,想要怎樣的戲法都有,這是貴婦們的享樂窩,同樣也是打探重要消息,最合適的機會。

  而官府對柳眠閣的事,向來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只要不鬧出聳人聽聞的人命官司,便不會插手問詢。

  甚至某些時候,官府還會給予方便。

  是而像現在這樣,敢公然以船逼船,攔下柳眠閣的畫舫,實乃罕見。

  很快,畫舫上的郎君侍人們就安撫好了貴人。

  有玉卿公子在,柳眠閣衆人毫不慌亂。

  夜色中,只見玉卿公子走在前面,長袖當風,髮絲微動。

  他來到兩艘豪舫的相接處,臨風而立,睨向來人——

  「邀月樓樓主半夜攔我柳眠閣的船是爲何意?」

  此時對面的另一艘豪舫上,正坐著一個紫衣的男子。

  那男子眉眼妖媚,唇如塗血,在看見柳眠閣的正主出現後,勾唇一笑。

  「玉卿公子,邀月樓前些日子出了一個逃奴,此刻正在你柳眠閣的畫舫上。」

  ……

  這一夜,烏溪江上無風無浪。

  漁火烟波,景色悠然。

  可兩艘豪舫一撞,立刻激起另一股滔天巨浪。

  直接將趙姝玉拍死在岸上,當然,這是後話。

  話說那邀月樓的青墨公子找上門來,捉拿逃奴。

  可柳眠閣的玉卿公子豈是吃素?

  兩人於閉室相處了一刻鐘後,邀月樓的船和人撤退離開。

  畫舫上華宴照舊,可玉卿公子却陰沉著臉獨處了許久。

  後半夜,玉卿公子回到寢屋。

  沒過多久,那屋裡就傳來女兒嬌媚難耐的呻吟。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