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261章
第260章 被日到悲憤

  「嗚、你!你做什麽——」

  趙姝玉推拒著壓在身上的男人,然而張開的雙腿間,却被一根巨物不斷貫穿下體。

  男人入得粗暴,沒有一點愛撫的前戲。

  像是懲罰一樣用肉棍鞭笞著她的穴兒。

  可他看著她,依舊眉眼溫柔,唇邊帶笑,「看來玉卿沒有伺候好姝兒,才讓姝兒急著想走。」

  他一字一重搗,輕飄飄的一句話間,就將那含著精水的小嫩穴又插透了。

  趙姝玉嗚嗚兩聲,穴兒又脹又麻。

  被男人粗暴又極富技巧地幹著穴,沒過多久就抖著屁股泄了。

  她泄了之後他依然不放過她,將她翻了個身趴在軟榻上,光著屁股給他操。

  那肉器粗暴地翻攪肉穴,貫穿又撤出,花戶前面的小肉核也被他又擰又掐,兩個奶兒被扯出了衣襟,小奶尖也被男人故意掐著。

  這般激烈的性事讓趙姝玉幾乎受不住,小嘴裡發出的聲音越發甜膩高亢。

  直到被他操得狠狠大泄,爽得失了神智,她才趴在軟榻上沒了聲音。

  這時,玉卿抱起她的身子,讓她面對面地坐在他的懷裡,同樣他堅硬的性器依然頂在她的身體裡。

  他拂開她汗濕的額發,低頭吻了吻她的額心,「玉卿這次可有把姝兒伺候舒服?」

  半是虛脫的趙姝玉眨了眨眼,忽然眼泪就像金豆子一樣一顆顆落下來。

  「嗚……你、你到底想要我怎樣……」

  從入這柳眠閣起,她被他侍弄。

  明明是曖昧撩撥的揉花碎,他却誘導她只是按蹺而已。

  讓她一再放鬆警惕,頭昏腦漲間竟就被他入了穴。

  她雖不願意同陌生男人做這種事情,但他委實太會挑弄她,讓她難以抗拒。

  於是做了便做了,可事後却得來三萬兩黃金的賬單。

  再說又赴擇君宴同他商議債務,結果又變成以身抵債再做一次。

  在那畫雨樓的包厢裡,她又同他弄了大半個時辰的穴,連後面的菊蕊也被入了好一陣償債。

  走上畫舫時她兩條腿都是軟的,却沒想到——

  現在竟然又再做!

  可這次趙姝玉就不樂意了,不僅是不樂意,更是滿腹憤然委屈。

  若說第一次是她情難自禁地嫖了他,第二次便是心甘情願的以身抵債。

  可這第三次算什麽?

  一入席間她就被他强行伺候,他哪是在伺候她,只是想把她弄到服軟而已。

  可她連自己做錯了什麽都不知道,她還是他們口中的貴人!竟被他日出了悲憤的情緒。

  趙姝玉越想越委屈,不小的心理壓力和持續的生理疲勞下,眼泪止也止不住,只管掉。

  這可讓面前的男人慌了神。

  玉卿看著懷中這嬌兒哭得凄慘又委屈,心口刺刺地疼。

  哪裡還忍心繼續磋磨她,隻抱在懷中不停地哄。

  可趙姝玉就是那在床上被人哄就會蹬鼻子上臉的性情,小嘴一撇,只管掉眼泪,什麽都不聽。

  最後玉卿無法,深深一嘆,傾身吻住那張小嘴。

  堵了她的哭聲,拍撫著她的背脊,吞下她所有的抽泣,將她整個人嵌進懷裡。

  「我只是生氣,姝兒已經徹底忘了我。」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