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264章
第263章 他的人間地獄

  像柳眠閣這樣的館樓在整個大興王朝不止一處。

  表面上賺著一擲千金的風流錢,吸引著達官貴人們趨之若鶩,實則在暗中收集各路消息上報,爲朝廷效力。

  於是,他長袖善舞,處心積慮,也用了不少陰狠歹毒的手段,最終脫離了以色侍人的命運。

  現在,他是柳眠閣不再見客的頭牌,也是上面看好的下一任閣主。

  同樣這兩年來,錦州的大小消息都經由他的手在傳遞,他沒有刻意回避關於趙家的消息,知道她這幾年過得很好。

  有時,他會尋著機會遠遠地看她一眼。

  當年那個爬狗洞的小毛孩已經出落得越發水靈動人。

  很快她就會嫁做人婦,以趙家如今在錦州的地位,爲她尋一門好親事易如反掌。

  他只需遠遠地看著她就行。

  他永遠是她心中的那個美人姐姐,他想這也許就是他們之間最好的結局。

  可未曾想到,有朝一日,她竟來了柳眠閣。

  他在茶捨二樓的窗邊,看見了她和一個女子出現在了這長亭巷的巷尾。

  那一瞬,他是詫异呆滯的,同樣也感到出離憤怒。

  可怒火騰燃之際却還有一股喜悅悄然涌現,那是在淤泥之中仰望明月,却不料有明月忽然落在手中的竊喜和貪婪。

  她怎麽可以來這等腌臢之地?

  她一個閨閣未嫁之女,竟會來此尋歡作樂?

  而他終於又有機會再度接近她。

  看她懵懂,看她忐忑,看她已將他徹底忘掉。

  美玉,卿卿。

  如今他名喚玉卿,她也記不起絲毫。

  他又喜又怨,心底有無數魍魎魑魅在蠢蠢欲動。

  所以,他誘著她,哄著她,占了她。

  才發現她早已識得情欲,身子已是又熟又甜。

  那一瞬他深深地感到嫉妒甚至怨恨,是誰碰了他心底珍藏的小女孩?

  可他深知若她是循規蹈矩,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閨閣女子,那他和她便永不可能再有相逢的時候。

  所以,當他得到了這份上天饋贈的第三次機會。

  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牢牢握住。

  他不會淡出她的生命,成爲一份回憶。

  而是要真真切切地占有她的每一寸,占有他生命的救贖。

  「姝兒已經忘了我,就算曾經送我荷包,送我手帕,也都通通忘了。」

  畫舫悠蕩在玉液湖上,那游湖小宴已到了後半段。

  此時昏暗的宴廳裡,每一間放下紗簾的席位中都傳來無比曖昧的呻吟。

  只有趙姝玉此時眼角挂著泪,露著奶兒,被人插著穴兒,一臉的悲憤。

  「我多久送過你荷包手帕?我……嗚嗚……我根本就不認識你……」

  那嬌兒一哭,便要哭出滿腹委屈。

  水做的泪,却比火還燙,一滴滴都燙進男人心底。

  玉卿一邊吻去她的泪水,一邊拍撫她的後背。

  另一隻手却來到兩人交合的下體,溫柔又撩撥地揉著她被他撑開弄腫的那處小嘴。

  「姝兒說過,凉夏帶我吃甜瓜,秋起要帶我去看紅葉,以爲我喜歡紅頭大將軍,明明很害怕,但還要硬著頭皮去捉。」

  「姝兒還說,要把名字裡的玉字贈我,這樣,我就有了名字。」

  「可惜姝兒全都忘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