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260章
第259章 游湖小宴,小玉兒脚底抹油失敗

  趙姝玉一楞,這是什麽意思?

  這時,高沁雪神情嬌媚地向後回望一眼,趙姝玉也隨之望去,只見一對容姿不凡的雙生子站在甲板上的不遠處。

  趙姝玉瞬間了然。

  可她幷不想繼續留在此處。

  不僅是因爲同樣不遠處那個名叫玉卿的男人太過深不可測,讓她感到不安。

  更是怕自己今日宿了柳眠閣頭牌的事情,被家中人知曉。

  可高沁雪明顯還不想走,一臉的春情蕩漾,意猶未盡。

  這時那對雙生子也走上前來,對趙姝玉客氣一笑後,便一左一右圍住了高沁雪。

  那二人動作十分親昵,攬了高沁雪的腰,低頭與她悄悄說著話。

  不知說了什麽,惹得高沁雪一陣嬌笑,更不耐在甲板上久留。

  「妹妹既然來之,則安之,今夜我家桃兒自然也會將杏兒安頓好,妹妹且放心吧。」

  高沁雪說完,便一轉身同那雙生子走入畫舫船艙。

  徒留趙姝玉吹著湖畔冷風,獨自淩亂。

  這時,忽然有人從身後抱住她,將她攏進溫暖的懷裡。

  「那對雙生是今夜擇君宴的壓軸戲,你家姐姐得了雙生服侍,自是捨不得走。」

  男人將她抱在懷裡,攏住她被冷風吹的冰凉的小手。

  可下一瞬趙姝玉毫不遲疑地抽出手,一步走出男人的懷抱。

  她垂著眼,客氣道:「今夜有勞玉卿公子,天色已晚,我該回府了。」

  說著,趙姝玉就想往甲板下走。

  然而還未走出兩步,她就驚恐地發現,這艘畫舫竟已不知何時離開了湖岸。

  趙姝玉急得想跳湖。

  岸邊燈火離她越來越遠,她焦急地左右尋望,最後無法,只得又轉身看向那伫立在冷風中的男人。

  他看著她,目光幽幽。

  眉間沒有怒氣,但臉上也沒有笑容。

  毫無警覺得趙姝玉見下船無望,不得不折返回男人身邊。

  她磨磨蹭蹭地走到玉卿面前,猶豫抬眼,低道了句,「玉卿,我想回去。」

  倒也是個知道審時度勢的。

  方才脚底抹油沒有跑掉,現在回頭求人,立刻伏低做小起來。

  玉卿面無表情地看著趙姝玉,幾息後,嘴角微抿,露出一抹看似溫和的笑容。

  「好啊。」

  接下來,畫舫駛向玉液湖,趙姝玉被帶進了船艙。

  裡面正上演著熱鬧的歌舞,席間美酒吃食如流水,一方方昏暗的席內鴛鴦交頸纏綿,樣樣不缺。

  畫舫裡的宴廳不大,統共不過七八方席位而已。

  但這游湖小宴比之畫雨樓的擇君宴,氣氛却曖昧了不少。

  趙姝玉放眼望去,昏暗中每方席位都有人影在晃動,有的是兩人,有的是三四人。

  男女的笑聲和呻吟不時從各個席間傳來。

  一切都在昏暗中變得肆無忌憚起來。

  同樣趙姝玉也被帶進了角落的一方席位裡。

  數層紗帳一放,裡面昏天暗地。

  她還尋思著開口詢問這游湖到底多久才結束,却不料人剛進席間,就被按倒在軟榻上。

  裙子被扯開,褲子又被扒下來。

  她的腿間還是一片粘糊,淅淅瀝瀝地流著男人不久前才灌進去的陽精。

  却是眨眼之間,換了個地方又被男人的陽具幹進了穴。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