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259章
第258章 堵住她的穴兒灌精

  可憐趙姝玉在柳眠閣的畫雨樓中,還未見識到外間擇君宴的熱鬧。

  就被人在包厢裡幹到陰精尿水齊泄,最後被男人壓著腿兒,夾著腰胯,騎上腿心,一陣大開大合的地猛搗嫩穴後,直入最深處給她灌了滿滿一壺陽精。

  男人噴射時俊美的臉龐有三分扭曲。

  射完還不願意離開,胯下用力,肉棍狠狠壓進她瘋狂抽搐的穴裡,碾上她甬道深處的小宮口,將他的精水堵在裡面,一滴不漏。

  趙姝玉氣喘吁吁,腦袋暈眩。

  身體還在極樂中徜徉,眼角也挂了兩滴嬌氣的泪水。

  玉卿俯下身,吻去她的眼泪。

  然後將她抱進懷裡,跨坐在他的身上。

  兩人下體依然相連,他靜抱著她,趙姝玉懶得像隻猫,蜷在美人懷中。

  此時那美人已然饜足,開始饒有興致地給她講這華宴將末的最後。

  哪家夫人相中了新來的郎君。

  哪家再過不久就將出閣的小姐,偷偷來和心儀的小郎君私會。

  同樣也有不得丈夫寵愛的新婦,或是哪家有錢老爺的小貴妾。

  也有不少守寡的貴婦,同時要兩三個郎君伺候。

  這世道男人可以正大光明地流連秦樓楚館,女人却不能,但這不代表女人沒有欲求渴望,有極度壓抑下的磨鏡之誼,也有來此等風月場偷歡尋樂的貴婦小姐。

  總之這世間之事,人性之事,有被人稱頌的高風亮節,也有不能向外人道也的陰私癖好。

  都歸爲人之欲也。

  趙姝玉聽得一楞一楞,心中怔然不已。

  這場中不論是戴著面紗,還是身穿斗篷的婦人,玉卿都了若指掌,閒談一般向她徐徐道來。

  可趙姝玉却越聽越不是滋味,悶了半響,道了句:「你都認識她們?」

  她不敢問這些女子是否都曾是他的恩客,可又驚於他對場中客人竟這般瞭解。

  當然其中也包括她趙姝玉。

  哪想玉卿隻回了她幾個字,「姝兒覺得呢?」

  說罷又撩開她的衣衫,低下頭去咬她兩個小奶尖。

  捧著她一對奶兒不停吸舔,頂在她穴裡的陽具也漸漸又有了反應。

  這讓趙姝玉不禁暗暗叫苦,真真是體力太好,沒完沒了。

  然現在時辰已晚,她早該回府,便推推搡搡地說著不要。

  玉卿抱著她親吻揉弄一陣後,也沒再繼續弄她,整了兩人的衣衫,給趙姝玉又戴好了面紗,才攬著她離開了包厢。

  可玉卿帶著她出了畫雨樓却沒有放她離開柳眠閣,而是一轉彎,從湖畔棧道上了畫舫。

  「這、這是要做什麽?我想回府。」

  站在畫舫的甲板上,趙姝玉萬般抗拒繼續入內,急成了熱鍋上的螞蟻。

  就算今晚二哥三哥不在府中,但霍管家還在,若她不回府,定會急得全府上下都出來找她。

  就在這時,高沁雪的身影出現在了岸邊棧道。

  沒過多久,她也上了畫舫。

  趙姝玉一見高沁雪,趕忙上前將她拉到一旁,「高姐姐,時辰不早了,我們該回府了。」

  然而高沁雪却氣息不穩,滿面潮紅道:「妹妹莫急,方才我已差了人去趙府,今夜你宿在我的院子裡。」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