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231章
第230章 畫舫偷歡

  話說這一夜江上風大,水流湍急。

  外間寒風嘯嘯却吹不散船艙裡火熱,那一對不敢出聲,却激烈交媾的男女,直到下半夜,那嬌小的女子實在受不住了,男人才意猶未盡地結束。

  射了她滿壺陽精,把穴兒都堵了,却還不讓她清理擦拭,就要她含著他的精水睡覺。

  趙姝玉腿根粘糊得難受,但又無法,泄憤地在嚴鋒胸膛上咬了幾口,才勉强閉上眼睡覺。

  然而她才剛睡下不久,就隱約聽見船艙外傳來一陣響動。

  似乎是雜亂的脚步聲和人聲,趙姝玉一驚,猛然睜眼,就見嚴鋒已經穿好了衣裳下榻。

  「你穿上衣服在屋裡躲好,除了我,任何人敲門都不要開門。」

  嚴鋒神情嚴肅地交代,眉間隱約一抹凝重。

  趙姝玉看著他,楞楞點頭。

  可在他轉身離開的一瞬,她忽然開口,「等等。」

  嚴鋒停下脚步,回頭看她。

  他本以爲她會害怕哭泣,讓他別走,却不料趙姝玉咬了咬唇,對他輕輕道:「你要小心。」

  嚴鋒一怔,那四個字像猫爪一樣輕輕撓過他的心口,讓他又酥又癢,心底發燙。

  他按捺著大步折回,抱著這小女人親吻的衝動,握緊手中佩刀,轉身打開房門,閃身離去。

  嚴鋒一走,趙姝玉迅速下床,鎖上房門,然後回到床上穿好衣服。

  然她環顧周遭,這小小的房間裡,幷沒有可以躲藏的地方。

  外間脚步聲越來越雜亂,還有不少呼呵尖叫聲和刀兵相撞的聲音。

  不禁讓人感到大事不妙的恐懼。

  從小到大,趙姝玉的日子是安樂富足的,還未經歷過這等亂事。

  慌亂中她不禁急思,究竟是何人夜襲畫舫——

  若說是戰亂,錦州地處中原,幷非邊疆,鮮有戰事。

  幷且當今天子施政仁厚,頗受百姓擁護,人人安居樂業,既沒天灾也無人禍,也未曾聽說過附近有盜匪流寇出沒。

  而且他們臨時包下的這艘畫舫,在烏溪江上幷不起眼。

  大有富貴人家和幾大秦樓楚館的豪舫長游於江中,若是爲財而來江匪河盜,選上他們這艘小畫舫,著實有些說不過去。

  趙姝玉躲在房間裡左思右想,都想不出個所以然。

  外間打殺的聲音越來越大,她的心臟砰砰直跳,打開船艙窗戶一看,江上大霧,水流激蕩,岸邊隱約有火把在動。

  但那火把是敵是友,是官兵還是强盜,她一無所知。

  而且情况似乎在失控,船上的叫喊打殺聲沒有停歇,反而越來越大。

  已經有人開始挨個撞門。

  趙姝玉不禁爲隔壁的嚴寶兒和小杏兒擔憂,也爲自己的處境感到心驚肉跳。

  忽然,幾道淩亂的脚步聲停在她的房間門口,有人試著推開房門,發現門被落鎖之後,陌生的男音在外間響起——

  「門鎖了,裡面有人。」

  「撞開門,抓活的。」

  趙姝玉一聽,頓時呼吸一窒。

  她下意識看向房間裡那唯一一扇窗戶,猶豫一瞬,下定了决心。

  當房門被撞開時,兩名黑衣人見房間裡空無一人。

  只有一扇木窗在江面寒風的吹動下,輕輕搖晃。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